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1 跟他在一起能幸福吗?
    “他——”

    苏晗微微顿住,下意识望了躺在病床上睡着的顾浩云一眼,然后才捂着话筒,小小声说,“他在睡觉。”

    “阿姨,那他伤得重不重?”

    见苏晗没有正面回答自己这个问题,沈轻轻不放心,又问了一句。

    “还好,都是皮外伤,休养几天就没事了。”

    其实顾浩云虽说不至于断手断脚,但也算伤得不轻,可苏晗怕沈轻轻担心,只好故意用云淡风轻的语气对她说。

    与此同时,她看向顾浩云的眼神,亦是不自觉多了几分疼惜,以及浓浓的愧疚。

    嗯,是愧疚,毕竟这事表面上看起来是兄弟俩为一个女人争风吃醋,可说到底,如果不是因为顾祁森对他们母子俩心中有恨,又怎么可能一上来就揍人

    沈轻轻并不知道苏晗的心思,她以为顾浩云真没什么大碍,悄悄松一口气。

    不过这事终究因她引起,哪怕佑辰没事,她亦难辞其咎。

    于是,她抿了抿唇,一脸诚挚道歉:“阿姨,对不起,这都怪我!如果不是因为我,顾祁森也不会跟佑辰起冲突了。”

    “轻轻——”

    苏晗稍稍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柔声安慰她:“这怎么能怪你呢?他们兄弟俩向来不合,就算没有你,也迟早会打架的。你千万不要自责,不要放在心上啊,佑辰也不希望见到你不开心的。”

    “阿姨,您——”

    未料到苏晗对她一点责怪的意思也没有,甚至还反过来开解自己,沈轻轻心尖暖暖的,益发笃定她不是那种会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

    她咬了咬唇瓣,正想再说些什么,电波另一头的苏晗却突然打断她,“好了轻轻,阿姨这边还有点事,先挂电话了啊。有空的话咱们再约出来喝喝茶。”

    “嗯,好的,阿姨。”

    沈轻轻点点头,连句“拜拜”都来不及说,就听“嘟嘟嘟”的忙音急促传来,电话断了。

    “妈您在跟谁说话?”

    苏晗刚挂掉电话,屋内便响起顾浩云虚弱而急切的声音,她眸光闪了闪,这才神色自若骗他,“妈的手机没电了,你爸爸打电话到你手机上,跟他聊了一会。怎么样,感觉好点了没有?”

    话落,她往牀边走去,一边将通话记录删除。

    顾浩云不疑有它,“嗯”一声表示回应之后,作势要下牀。

    苏晗见状,急急忙忙阻止他,“你想做什么?医生让你最好卧床休息,别乱动了。”

    “我想拿手机给轻轻打电话。”

    他如实回答,眼角眉梢中尽是掩饰不住的落寞。

    苏晗看了他这副模样,心隐隐作痛,可却还是将手机直接放回抽屉里,表情陡然变得严肃起来:“不行,等你伤好了再找她!”

    “妈——”

    顾浩云不禁急了,当即提高了语调。

    苏晗无奈,只能苦口婆心劝道:“佑辰,别去惹你大哥生气,听妈的话,咱先养伤好不好”

    讲到这,她突然一阵哽咽,有些说不下去了。

    该说些什么呢?

    又该如何劝他、安抚他?

    她不懂,真的不懂,但她却清楚明白,喜欢到骨子里的女孩一夕之间变成自己大嫂,这个事实任谁都无法平静接受,更别提,佑辰自小就死心眼,完全遗传了自己与顾正弘的专情

    哎,造孽!

    这辈子,无论沈轻轻与顾祁森结局如何,佑辰跟她注定是有缘无分了,试问自古至今,有哪个叔嫂恋有好结局的呢?

    没有,真的没有

    苏晗能想到的事,顾浩云岂会想不到?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在知道轻轻嫁给顾祁森那一瞬,反应如此激烈,如此痛不欲生。

    且不管轻轻与顾祁森是出于什么目的结的婚,单单冲着她是自己大嫂这点,他想光明正大与她在一起的机会就微乎其微,两人的路,简直比披荆斩棘还难走

    越想,顾浩云越不愿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

    只见他猛地摇摇头,大喊一声“不,我不要!”,便将手伸向抽屉。

    苏晗重重叹一口气,比他更快一步拿到手机,接着语重心长道:“佑辰啊,妈知道你一时间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但你现在打电话给轻轻,又能解决什么事呢?跟她表白,还是让她担心你?其实妈妈刚刚就是跟她打电话,她非常关心你,但是佑辰,如果轻轻对你真有男女之情的话,像她那样有主见的女孩怎么可能会嫁给你大哥?”

    “我”

    顾浩云脸色变了变,霎时语噎。

    苏晗知道他已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不由得继续往下讲,“男子汉大丈夫,要勇于担当和敢于放下,爱一个人是成全,不是自私地为她添麻烦,懂吗?”

    “什么叫成全?妈,您又不是不知道顾祁森有喜欢的人?轻轻跟他在一起能幸福吗?”

    “幸不幸福只有当事人才清楚,听妈的话,先养伤,等伤好一些了,咱再约轻轻好不好?”

    “”

    “佑辰?”

    “知道了!”

    顾浩云心不甘情不愿回答,心,在这此时此刻,痛得无法呼吸。

    ——————

    另一边,沈轻轻挂掉电话,见顾祁森还在房间里没出来,她鼓起腮帮子,索性走到阳台,双手撑着栏杆,抬眸望向被晚霞染红的天际,发起了呆。

    顾祁森洗完澡回到客厅,到处找不着沈轻轻,他下意识往阳台走去。

    果真发现她站在那儿,双手托腮仰望着天空,呆萌呆萌的模样儿,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男人深邃的凤眸微微眯起,潋滟柔情无限。

    对于他的到来,沈轻轻浑然未觉,直到一双大手轻轻捂上她的眼睛,她才“呀”一声缓过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