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3 名花已有主
    沈轻轻被男孩突如其来的熊抱吓一跳,还没反应过来这是谁,对方就“啊”一声接着松开她,他整个人因惯性而连连后退好几步。

    沈轻轻缓过神,才发现是顾祁森出手了。

    而这时候,她亦总算认出,来人正是恩师袁琳教授的小儿子段阳泽,今年十六岁。

    “喂,你谁啊你?”

    无缘无故被人当垃圾一样扯开,年轻气盛的段阳泽哪里忍得下这口气?他当下就挽起袖子,准备跟顾祁森大打一架。

    可顾祁森却压根不将他放在眼里,连应都不应一声直接走到沈轻轻身旁。

    “有没有被吓到?”

    他一把搂住她的肩膀,语带关心问。

    “没”

    沈轻轻摇摇头,之后看向气呼呼的段阳泽,笑着说,“好久不见了阳泽,刚刚是一场误会,你别放心上了哈!”

    “我没放心上,不过轻轻,这谁啊,太没礼貌了!”

    段阳泽一边说一边瞪向顾祁森。

    虽说此时是晚上,路灯昏黄看不清对方的脸,但莫名地,他就是不喜欢这个搂着轻轻的男人。

    哼,有啥了不起的!

    知道这事不能怪顾祁森,沈轻轻立刻就为他说好话,“谁让你冒冒失失跑上来抱住我呀,我朋友又不认识你,出手也是人之常情,换做是你,你也会这么做的,对不对?”

    “好吧,轻轻,我说不赢你。”

    段阳泽自知理亏,索性岔开这个话题,跟沈轻轻话起家常,“对啦,你怎么会回学校来?是不是我妈打电话给你了?”

    “啊,袁老师没找我呀。我是带朋友过来随便看看。”

    沈轻轻如实解释,随后问他,“袁老师还好吗?”

    “嗯,我妈很好,她经常念叨你呢。”

    段阳泽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不,刚刚还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转眼间就惷光明媚了,只见他笑嘻嘻回答沈轻轻提出的问题,又继续往下讲,“对了,她今天下午还说找你有重要的事,所以我才以为你是特地来我家。”

    “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沈轻轻忍不住好奇问道。

    “我那时候赶着出门也没仔细问。”

    段阳泽说完,便开始热情邀约,“轻轻,既然你都到学校来了,要不干脆现在跟我一起回家吃饭得了,怎样?”

    沈轻轻想都不想就拒绝,“没提前跟袁老师说一声就上你家吃饭,这不太好。”

    “你以前又不是没试过?我妈今晚煮了我爸和我哥的饭,但他们都临时不回来吃,要是见到你啊,她肯定很高兴。”

    “呵,是么?”

    “当然!”

    这两人你一言一语聊得非常起劲,看着他们熟稔的模样,顾祁森眉头拧了拧,正想打断他们的谈话,就见沈轻轻突然扭过头来,朝他笑得眉眼弯弯,“咱们今晚去蹭饭好不好?”

    “你确定?”

    未料到她竟真想答应这小子的邀请,顾祁森眸光一沉,迅速掠过一抹异色。

    “嗯!”

    沈轻轻点点头,柔声对他说,“宇珉是我恩师袁教授的儿子,也是我大学时家教的学生,他家就在学校里,我以前经常去蹭饭吃的,段教授和袁教授夫妇都对我特别好。”

    顾祁森勾勾唇,“你说的段教授该不会是段文山教授吧?”

    沈轻轻闻言,杏眸倏地染上几丝讶异,“对啊,你怎么知道?”

    “因为那是段阳晖的爸爸!”

    “哈?”

    顾祁森最后还是同意跟沈轻轻一起去段阳泽家。

    出于礼数,他们特地去超市买了几袋礼品,这才拎着大包小包走去教师宿舍楼。

    袁琳提前接到段阳泽的电话,知道沈轻轻会来,老早就在门口等了。

    原以为只有沈轻轻一个人,岂料,她竟带着一个非常高大帅气的年轻男子,瞬时间,八卦之心华丽丽被挑起。

    走上前,热情地挽着沈轻轻的胳膊,眼神却在顾祁森身上打转,意味深长问:“轻轻啊,这是带男朋友来见袁老师咯?”

    “啊当然不是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啦。”

    沈轻轻囧死了,有些招架不住她如此直接的问话,急忙摆摆手否认。

    顾祁森俊脸沉了沉,对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

    但他并没有反驳她,而是礼貌地朝袁琳点头打招呼,“袁老师您好!”

    他跟段阳晖是多年朋友,可却不认识段家其他人。

    “你好!请问你怎么称呼呢?”

    这个年轻人气度不凡,袁琳对他的第一印象极好,心中不禁暗忖,原本她还打算将沈轻轻介绍给刚回国不久的大儿子呢,谁知这下名花有主了,而且这主看起来一点都不比自己儿子差,哎,算了算了!

    袁琳的心思顾祁森当然不知,见她问起自己名字,他潜意识不想暴露身份惹他们局促,因此随口道,“叫我小顾就好了。”

    “好的,小顾。”

    袁琳和蔼地笑了笑,一边招呼他们,“快进屋吧,饭菜都准备好了,洗手吃饭。”

    “嗯嗯,谢谢袁老师。”

    沈轻轻乖巧地点点头,撇下顾祁森与袁琳有说有笑走进去。

    屋外,只剩段阳泽和顾祁森。

    段阳泽本来就看顾祁森不顺眼,听沈轻轻否认他这个男朋友的身份,这会儿他不由得开始幸灾乐祸:“哟,搞了半天,原来只是轻轻的普通朋友呀,那太好了!”

    原以为顾祁森会被自己激怒,可惜偏偏估计错误,他居然理都不理自己一下,面无表情进屋了。

    段阳泽自讨个没趣,只好摸摸鼻子,跟在他后边。

    愉快地用完晚餐,四个人在客厅喝茶。

    沈轻轻突然想起袁琳说找自己有事儿,于是迫不及待问:“对了,袁老师,您找我什么事呢?”

    袁琳将手中的茶杯搁在茶几上,语气变得认真:“我记得之前你跟老师有提过,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希望能去国外留学,现在就有一个免费的名额去意大利深造读研,由学校提供全额奖学金,我和你段教授都向校方推荐了你,您愿意去吗?如果愿意的话,下个月初就可以启程。”

    “啊?”

    没想到居然会有这等好事,沈轻轻愣了愣,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一脸激动问道:“袁老师,您说的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