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5 以后的每一年你都不准缺席
    当女孩用蕴着水光的眸子直勾勾盯着他,问出这一句约莫是鼓足勇气才说出口的话时,顾祁森足足愣了几秒钟。

    有没有喜欢过谁?

    怎么可能没有?

    更甚至,现在还依然喜欢着

    可此时此刻,触及她那水盈盈的目光,顾祁森却没有办法点头,也不忍去伤她的心

    最后,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竟说了一声“没有”,将自己的感情否认。

    “真的没有吗?”

    沈轻轻不死心,又问一句。

    顾祁森硬着头皮回答:“嗯!”

    他说完,潜意识里想逃避,于是,抬手摸摸她的头,直接岔开话题,“好了,很晚了,早点休息吧。”

    话落,转身,双手悠闲地插在裤兜里,大步流星走向自己的房间。

    沈轻轻站在原地,呆愣地望着他挺拔的背影,澄澈的杏眸,悄悄泛上几丝黯然。

    他说没有,没有喜欢过谁,这是不是代表,四年前的自己,在他心里仅仅是他生命中一个转身即忘的过客?

    其实答案早在当初就已经公布了,只是她太天真,才会一直沉浸在自己为自己编织的情网里,不肯走出来

    沈轻轻,别傻,你的人生除了顾祁森之外,还有许多许多重要的人,外婆、堂姐、袁老师一家,他们一个个都对你寄予厚望,你应该振作起来,好好为那些在乎你的人努力努力再努力

    眼眶的湿意渐渐氤氲,眼见就要化作泪水掉落下来,她用力眨了眨有些酸疼的眼睛,深吸一口气,留学吧,就这么定了!

    ——————

    这壹夜,沈轻轻华丽丽失眠了,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才醒过来。

    顾祁森已不在家里,不过,他体贴地给她点了外卖,还留了字条,嘱咐她好好吃饭。

    看着便签纸上他龙飞凤舞的钢笔字,沈轻轻抿了抿唇,思绪不自觉飘回四年前——

    那时,两人死里逃生,她为救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他,主动去引开那些杀手,顾祁森当然说什么都不同意,无奈却阻止不了她,最后,只能跟她约定,若这次能顺利捡回一条命,6月1日儿童节在游乐场门口见。

    许是幸运吧,她与他都躲过了那一劫,可那一天,她在游乐场翘首以盼,却等来他的手下捎给自己一张支票和一封他的亲笔信。

    她记得很清楚,那个人是这么对自己说的,“沈小姐,我们顾少是天之骄子,以你的身份地位,怎么可能配得上他?你还是乖乖收下这张支票,好好给你外婆交手术费吧,千万别来纠缠我家主子了。还有,这是他写给你的信,你好自为之!”

    那人说完头也不回离开,只留下目瞪口呆、深受打击的她。

    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也不敢相信那个拼着命保护自己的男人,会如此言而无信,所以,沈轻轻当即就颤抖着双手拆开密封的信函,里边简简单单,只写了一行字:“从此天涯是路人!”署名,顾祁森!

    直到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这位如同天神一般俊美的男人,他叫顾祁森,是近几天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顾氏集团新任总裁顾祁森!

    她与他的距离,岂止隔了一个天涯

    小手,紧紧攥着那张沉甸甸的支票,沈轻轻差一点点,差一点点就想把它撕了,可终究,屈服于外婆的生命,她唯有将自尊赌上,收下了它

    信,早已被她销毁,可那苍劲有力的笔迹,却深深镌刻在她脑海中,如果说沈轻轻原本还对那封信的真伪有所怀疑的话,这一刻,她彻底选择了相信!

    心不在焉填饱肚子,将家里收拾干净后,沈轻轻拿起手机,给外婆打了个电话。

    跟外婆说好去养老院,她拎着包包,很快就出门了。

    抵达养老院时,恰好顾长谦也在那儿。

    见他陪着外婆坐在花园里聊天,两人有说有笑的,看起来十分和谐。

    沈轻轻安静地站在不远处,突然不想前去打扰他们,只不过她还是忍不住,拍了张照。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听到外婆念叨着自己的名字,沈轻轻这才扯出一抹甜甜的笑,迈开长腿迎上去。

    “外婆,爷爷——”

    礼貌地跟他们打完招呼,沈轻轻乖巧地扶着自家外婆,随后一脸歉意对顾长谦说:“对不起爷爷,昨天的事,真的很抱歉。”

    “都过去了,提来干嘛?”

    顾长谦摆摆手,接着摸了摸灰白的胡子,由衷说道,“不过,你给爷爷煲的养生汤,满满的心意,爷爷收到了,谢谢你了,丫头。”

    以他的身份地位,哪怕再贵重的礼物,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丫头竟会那么有心,特地给他煲了汤,毫无悬念,这绝对是他今年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

    思及此,顾长谦心底对沈轻轻的喜爱,有更上一层。

    被爷爷这么一夸奖,沈轻轻摸摸头,谦虚笑了笑:“我是随便煲的,也不知合不合您口味呢。”

    “哈哈,当然合口味了,只要是你做的,我老头子都喜欢!”

    “爷爷——”

    “好啦乖丫头,不过,以后的每一年你都不准缺席,不然,爷爷可真要生气了喔。”

    “嗯,好的爷爷!”

    知道爷爷这是在委婉地支持自己与顾祁森的婚姻长长久久,沈轻轻心头一热,不想拂了他老人家的好意,她只能重重点了点头。

    ———————

    对比起沈轻轻沉重的心情,顾祁森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呆在公司一整天,他几乎无时无刻不被沈轻轻要去留学这事困扰着。

    心里一千万个不希望她去,然而,他亦明白,做人不能太自私,她有她的理想和追求,他又凭什么阻止?

    男人站在落地窗前,烦躁地抽着烟,深邃的杏眸微眯,潋滟愁绪无边。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秦瑄推门匆匆进来,他这才将烟掐灭扔进烟灰缸,重新坐回大班椅。“boss,少夫人要去深造的那所大学资料查到了,那是意大利数一数二的名校,能入读非常难得,不过”

    秦瑄讲到这,突然顿了一下,才继续说,“东方珏是最大的股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