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6 三嫂三嫂,把我三哥接回家跪榴莲
    顾祁森很晚才从公司离开,他并没有回家,而是驱车去了z会所。

    每当有烦心事时,他便习惯去那儿找自家几个兄弟喝喝酒、练练拳脚,不过这一次,专属的包厢里除了崔拓、蒋京修、宫天祺三人之外,竟然还有一个典雅高贵的女人,蒋昀儿。

    蒋昀儿原本在与崔拓他们说说笑笑,余光瞥到顾祁森推门进来,晶亮的星眸迅速眯起,掠过一缕盈盈笑意。

    她随即起身,风姿绰约迎上去,声音散发着小女人特有的温柔与娇媚:“森哥,你来啦。”

    “嗯,好久不见!”

    顾祁森朝她颔首,英俊非凡的脸上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任何情绪,对待蒋昀儿的态度,就仿佛只是点头之交那么疏离。

    蒋昀儿似乎也不介意他的冷漠,毕竟熟知顾祁森的人都知道,这么多年来,他的温柔只给过顾冉冉一个人,至于那个传闻中的林希雅,反正大家也都只是道听途说,没谁真正见过,所以可以忽略不计

    想到这,她脸上笑意未减,语气突然多了几分娇嗔的味道:“是啊,你每天那么忙,连我都到顾氏入职了,也未能见上你一面呢。”

    “工作还习惯吗?”

    顾祁森岔开她的话题,随口问道。

    虽说他私底下与蒋昀儿极少有交流,但对方再怎么说也是蒋京修的堂妹,是冉冉的闺蜜,他断不可能不搭理她。

    见顾祁森问起自己的工作,蒋昀儿笑得十分灿烂:“挺好的,顾氏不愧是最好的企业,森哥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做的。”

    “嗯,加油!”

    顾祁森微微一笑,接着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下。

    蒋昀儿眼尖发现他隔壁还有一个空位置,于是也跟着走过去。

    不想让人认为她是刻意接近顾祁森,她老早就找好了借口,因此,一落座后,便从包包里拿出自带的平板电脑,虚心地跟他讨教关于f&b品牌在大中华地区接下来的落地活动。

    顾祁森本来就是个工作狂,更是个惜才的老板,两人很快便旁若无人聊起了公事。

    “大哥二哥,他们俩太无聊了,咱们到吧台喝酒去。”

    宫天祺可受不了休闲时光还谈工作,当场便拽着崔拓和蒋京修走了。

    不一会,沙发的区域就只剩下顾祁森与蒋韵儿两个人。

    顾祁森一脸专注,帮她在平板电脑上圈圈点点,蒋昀儿则时不时点点头,眼神却偷偷瞥向他那张倾城的容颜,眸子里尽是毫不掩饰的痴迷,只可惜,顾祁森压根没有发现。

    “总体来说不错,看来你这个创意总监倒是上手很快。”

    顾祁森将平板还给她,颇为赞许地点了点头。

    此时此刻,在他看来,蒋昀儿完全就是一名表现突出的员工,甚至乎,连性别也被他忽略了。“呵呵,谢谢老板夸奖!”

    难得有机会与他如此接近,又刷了不错的存在感,蒋昀儿心底简直乐翻天,顿时笑得眉眼弯弯。

    顾祁森淡淡说了声“不客气”,见兄弟们都跑前边吧台喝酒了,他拧拧眉,正准备起身去找他们,这时,面前多了一只漂亮的手,手里,握着一杯鲜红的美酒。

    顾祁森微微愣了一下,就听蒋昀儿巧笑盈兮道:“森哥,我能不能敬你一杯呢?就当是谢谢你今晚的指教。”

    “不客气的!”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接过她递来的酒杯,优雅地与她碰了碰杯后,一饮而尽。

    其实,他们的行为举止并不亲密,但落在宫天祺眼里,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他放下手中的杯子,黑眸倏地一眯,划过一抹讶异。

    这昀儿究竟啥时候喜欢上他家三哥的?

    为何他之前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

    不对不对,那两人平时很少接触,他没发现也是正常。

    可三哥已经结婚,韵儿居然还喜欢他,貌似有点不合适吧?

    想到这儿,宫天祺拧起了眉头。

    兴许是对沈轻轻太有好感了,以至于他莫名其妙成为森轻的cp粉,所以,哪怕蒋昀儿与自己从小一块长大,在他心底始终认为,天底下只有沈轻轻跟他三哥最般配

    他摸摸精致的下巴,心中忍不住八卦起来:哎呀,结婚这么久了,面对着沈轻轻那样娇滴滴的美人儿,三哥到底破-处了没?

    不行,他等想个办法增进一下他们的感情,只有感情升温了,啪啪啪什么的才会接踵而来,

    若不然再这么下去,他宫小爷的身家可就输光光咯

    宫天祺灵活的脑袋瓜转了转,瞬时灵光一闪,咦,有了!

    他打了个响指,笑米米拿起手机离开吧台,找了个最暧-昧的角度,将顾祁森与蒋昀儿“亲密”的模样一一拍下,再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

    看着屏幕中惹人遐想的画面,宫天祺得意地笑了几声,随后打开手机里的美图软件,编辑、调光,把特效处理满意了,才在通讯录里找到沈轻轻的手机号码,发彩信出去,顺便附上一句话:“三嫂三嫂,快来z会所把我三哥接回家跪榴莲!”

    信息刚发送成功,就见顾祁森已大步流星朝这走来,宫天祺心虚,赶忙将手机揣回兜里,假装若无其事招呼他,“三哥,快过来,就等你啦!”

    “嗯,来了!”

    顾祁森沉声应道,自始自终,可怜的他都不知道自己就这么被他家不靠谱的弟弟给卖了,而且还卖得如此冤枉

    ——————

    宫天祺发短信给沈轻轻时,沈轻轻恰好在浴室里泡澡。

    大约半个钟过后,她裹着浴巾,一边擦头发一边从洗手间出来。

    走到牀沿坐下,她习惯性拿起放在牀头柜充电的手机瞄一瞄。

    “三嫂三嫂,快来z会所把我三哥接回家跪榴莲!”

    看到宫天祺发来这条信息,沈轻轻眨了眨迷茫的眸子,反应过来时不禁扑哧一笑,哈,这顾祁森是做了啥坏事得跪榴莲了?真逗!

    原以为是宫天祺在与自己开玩笑,谁知,当她点开图片,看到朦胧灯光下那对相视而笑的男女时,嘴角边的笑容霎时僵住,许久许久都没缓过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