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0 离婚?休想!
    她,要跟他离婚了?

    为那么一个东方珏,她竟做到如此地步

    他知道东方珏的优秀不亚于自己,可她曾经是那么深深爱着他啊,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变了心?

    不,他不允许,绝不允许她爱上别人!

    思及此,顾祁森“砰”一声锁上车门,接着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驾驶座,然后,在沈轻轻激烈的抗议中,发疯似的将车子开回环山别墅。

    车子刚停下,他阴着一张冰冷的俊脸,一把将沈轻轻抗在肩上匆匆往屋里走。

    “顾祁森,你混蛋,你究竟想干什么?”

    “放我下来,顾祁森——”

    “我警告你,再不放我下来,我就咬你了!”

    “顾祁森——”

    一路抱着她上楼,任她怎么闹怎么捶打他,顾祁森都不为所动,直到打开某个房间的门,他才把她甩在那张柔软的kingsize大牀上。

    沈轻轻被砸得差点两眼冒星星,费了好大的劲才总算爬起来。

    抬头望着那个一边扯领带,一边往自己走来,满脸戾气的男人,她小身子颤了颤,艰难的咽咽口水,说:“你你不要过来!咱们有话好好说!”

    她说完,很没用地往牀的另一边缩了缩,就怕他盛怒之下会把自己给打了。

    此时此刻,若顾祁森知道沈轻轻原来这般看他,约莫得气得干脆从三楼跳下去。

    眸光触及她那张惊慌失措的小脸,顾祁森眼底的厉色莫名消退许多,只是,转念一想到她竟对自己提出离婚,眼神陡然又恢复了冰冷。

    他欺近她,唇角飞扬,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有话好好说?你配吗?你有什么资格跟我离婚?”

    “你”

    沈轻轻小脸刷地泛白,睁大了眼睛瞪他,故作镇定反驳道,“现在是婚姻自由,我当然有资格提离婚!”

    “自由?呵呵——”

    顾祁森不由得冷笑几声。

    婚姻自由?

    是啊,当代社会男女平等,婚姻自由,而他呢?在s市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却连这一点小小的自由都不能拥有

    恨!

    好恨好恨!

    恨爷爷自作主张决定了他的婚姻,更恨眼前这丫头,在打扰他平静的生活后,居然不负责任地拍拍屁股想走人?

    他顾祁森是那么好打发的吗?

    不!

    既然这桩婚姻的开始不由自己左右,那么结束,必须他说了算!

    想到这儿,顾祁森嘴角的笑意越变越冷,看着沈轻轻的目光,也完全没有了以往的温度。

    只见他微微倾身,伸手拽住她的肩膀,俊脸凑过来,薄唇掀动,一语一言清晰得像是直接印在沈轻轻心尖上:“记住,我顾祁森不是你想要就要,想扔就扔的。离婚?你休想!”

    话落,他倏然松开她,未等沈轻轻反应过来,高大的身子已转身离开,房间的门,随之关上。大约过了一分钟,跑车的引擎声响起,终于让沈轻轻彻底清醒过来。

    天,他走了?

    他把自己抛在这儿走了?

    不——

    沈轻轻一骨碌从牀上爬起,疾步跑去开门,可却万万没有想到,门居然打不开。

    天,有没有搞错?

    沈轻轻气得只想踹门,当然,最后还是耐着性子连续试多好几次,可惜结果依然一样

    可恶的顾祁森,要不要这么混蛋啊?

    啊啊啊——

    她抓狂地在房间里乱转,烦躁地挠了挠头,想打电话求救,然而下一秒,她悲催地发现,自己的包包落在顾祁森车里

    呜呜呜,她该怎么办?

    跳楼?

    这可是三楼哇!

    “顾祁森回来——”

    “顾祁森——”

    扯开嗓子朝外边大喊几声,已经离开的顾祁森当然不会应答,不过,令沈轻轻意想不到的是,真有其他人应声了。

    “少夫人,boss不在这了,您有什么吩咐,可以跟我提!”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声音低沉,夹杂着一抹恭敬。

    沈轻轻觉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但又想不起在哪听过,于是忍不住问:“你是谁?”

    “抱歉少夫人,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顾雷,额就是上次在在您家守门的其中一个保镖。”

    想起前段时间被boss派去少夫人家守门,最后还害得少夫人发高烧,咳咳,这实在是不美好的回忆,因此讲到最后,顾雷是益发没有底气了。

    “喔原来是你啊,保镖大哥!”

    沈轻轻了然地点点头。

    那件事不提起还好,一提起,她就对顾祁森更加恨得牙痒痒。

    坏蛋,长那么帅有什么用,整天变着法子欺负她,她又不是上辈子欠他的?

    不,她就是上辈子欠了他,这辈子才会被虐得那么惨

    “是的,少夫人!这一次也是由我们两个守着您,boss吩咐,您必须呆在房间里,什么地方都不准去!”

    顾雷的声音将沈轻轻飘远的思绪拉回。

    她眨了眨灵动的眸子,大约两秒之后才消化了他话里表达的意思,直接炸毛,“什么?他怎么可以这样?私自囚禁他人是犯法的!”

    “抱歉少夫人,boss的命令就是法!”

    这句话,沈轻轻记得他上次也说过。

    知道他们只对顾祁森唯命是从,讲理**压根不会有任何作用,她无奈叹叹气,只好暂时先放弃了。

    不过,硬的不行,软的呢?

    是人总该有警惕性松懈的时候吧?

    沈轻轻咬了咬唇,脑子不断运转,拼命想着脱身之策。

    要不,先套近乎?

    “咳咳”

    她轻咳两声,突然笑了,清甜的嗓音半带揶揄成分:“保镖大哥,你叫顾雷,另一个该不会叫顾电吧?”

    “回少夫人,属下确实叫顾电!”

    另一抹男音响起,让沈轻轻差点风中凌乱。

    顾风、顾雨、顾雷、顾电,风雨雷电

    哈哈哈,帮他们取名字的人太有才了!

    沈轻轻苦中作乐,笑得眼泪都快飚出来。

    “夫人,您没事吧?”

    门外不约而同传来顾雷顾电焦急的声音。

    沈轻轻止住笑,“我没事!我饿了,你们谁给我中午饭吃?”

    ————

    沈轻轻焦虑不安在房间里一直呆到第二天下午,都未见顾祁森回来,她不禁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因为今天就是与袁老师约定给答复的最后期限,可自己压根联系不上她,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