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1 就只差没把心给她了
    不是没求过顾雷顾电,可那两人超级死心眼,没有顾祁森的命令,无论她好说歹说,他们都把门守得死死的,根本就没给她出去的机会

    哎!

    沈轻轻窝在沙发里叹了叹气,看样子,这出国留学的机会得泡汤了!

    呜呜呜,赶明儿她要是得到自由,一定要去庙里算算,自己与顾祁森是不是天生犯冲,若不然怎么一遇到他,就那么多倒霉事发生?

    呜呜呜,可即使这样,她还是犯贱地喜欢着他呐

    寻思了好半天,都没想到离开的办法,眼见时间一分一秒迅速划走,沈轻轻是真的再也坐不住了。

    于是,她只好起身,推开门走出阳台。

    其实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想走“跳楼”这一步的,可现在看来,已经由不得她,不是么?

    深呼一口气,给自己壮了壮胆,她又重新回到房间里。

    迅速扯下窗帘,用剪刀剪成一条一条,接着像拧麻花那般拧紧,绑在阳台的栏杆上。

    做好一切的准备工作,她这才用布条缠住自己的腰,然后转过身,越过栏杆攀着大理石的墙壁慢慢往下挪。

    随着离地面越来越近,她也越来越激动,原以为万无一失了,谁知,到二楼的时候,她却清晰听到布料断裂的声音。

    “啊——”

    ——————

    顾氏集团,高管会议室。

    顾祁森坐在主席位上,手中把玩着钢笔,心不在焉听着各部门主管的月度汇报,脑海中装满的,却全是沈轻轻三个字。

    沈轻轻、沈轻轻,恼人的沈轻轻

    死丫头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究竟想通了没有?

    结婚这两个多月来,他一直惯着她、宠着她,就只差没把心给她了,难道这样还不知足,还想跟东方珏跑了?

    离婚?

    哼,孰可忍孰不可忍!

    越想,顾祁森越觉得气愤难平,不经意间,竟将手中的钢笔往椭圆形的桌子用力一扔,“砰”一声打断了会议议程,当然也让正在作汇报的某个高管脸刷地一下全白了。

    “总总裁,是不是我哪里讲得不好?”

    对方战战兢兢问,眼底有着掩饰不住的惶恐。

    顾祁森缓过神,意识到自己为了沈轻轻居然开会都走神了,不禁暗暗低咒一声,表面却是不动声色朝那位被吓坏的主管点点头,“没事,你继续!”

    “是!”

    对方闻言,终于松一口气,不过表现得更加卖力了。

    会议继续进行,大约过了十分钟,顾祁森放在桌面的手机突然震了震,提示有电话进来。

    他一看是顾雷的号码,深眸一眯,旋即作了个暂停会议的手势,按下接听键。

    在场的主管们见状,生怕打扰他,一个个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他们非常有默契地竖起耳朵,八卦地想知道究竟是哪方神圣打来电话,居然让他们家**oss破天荒在开会的时候接了?

    当然,这还不够跌破他们的眼镜,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在听完电话后,竟倏地站起身,连话都顾不上说,急匆匆出门了。

    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这会到底还开不开了?

    ————

    顾氏医院。

    “啊,医生,轻点,轻点!”

    顾祁森火急燎原赶到顾氏医院,还未进病房,就听里边传来女孩苦兮兮的惨叫声,他下意识拧拧眉,推开门。

    入眼的,是一名四十来岁的女医生,正在给躺在牀上的沈轻轻打石膏。

    “既然知道疼,跳楼的时候怎么就不惦着点?”

    “哎呀,这不是没想到嘛。”

    沈轻轻扁扁嘴,有些小委屈。

    若这个世界有早知道,那也不会有那么多不如意的事情发生了

    呜呜,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

    “这次算你运气好,下面是草地,要不然,可就不是只崴到脚那么简单了。”

    医生看着她,摇摇头。

    沈轻轻摸摸脑袋,继续问:“可是医生,我崴到脚也挺严重的呀,瞧,还得打石膏呢,弱弱滴问一句,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呀?”

    “两周吧,这两周左脚记得不能碰水。”

    “啊?还要那么久啊?”

    沈轻轻闻言,郁闷死了。

    “嗯!”

    医生一边说一边轻轻拍拍她的脚,“好了,你注意休息,有什么事按铃。”

    “谢谢医生。”

    沈轻轻朝她微微一笑,余光瞥到门口进来的男人,嘴角边漾起的笑容倏地僵住。

    医生注意到她的表情变化,也跟着回头,就见顾祁森双手插袋阔步走来。

    她稍稍愣一下,随后才恭敬地打招呼:“顾总!”

    “嗯!”

    顾祁森轻轻颔首,视线却是落在沈轻轻打着石膏的左脚上,眉头不自觉皱起,“她情况怎样?”

    医生赶忙汇报:“回顾总,沈小姐虽然没骨折,但韧带和肌腱都伤到了,所以给她打了石膏,大约两周后就好了。”

    “好的,谢谢。”

    顾祁森微微一笑,在医生想说“不客气”之前,又继续补充,“对了,这段时间请更用心照顾她。她是我太太!”

    “啊?”

    未料到这长相讨喜的女孩儿居然是他们顾总的太太,医生十分惊讶,但很快,她便接受这个事实,脸上又堆满了笑,“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少夫人的!那顾总,如果没其他吩咐,我先退下了?”

    “好,慢走。”

    顾祁森点了点头,示意她离开。

    不一会儿,偌大的病房就只剩他们两人。

    “哼,你来做什么?”

    一见他,沈轻轻就来气,干脆鼓起腮帮子,转过头不搭理他。

    顾祁森深眸微微眯起,划过一抹复杂的情愫。

    他没有出声,而是走到牀头,在牀沿坐下。

    因他的靠近,沈轻轻不淡定地咬了咬唇,突然,一只大手扣住她的下颌。

    “你——”

    正想骂他,小脸就被他扳过来,与他四目相对。

    触及男人那双像夜空一样深邃、神秘的眼眸,沈轻轻心跳骤时漏了半拍,她睁着骨碌碌的杏眸,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像是要看到他心里去。

    两人就这样你看我,我看你,无声传递着对彼此的感情,像是谁都舍不得开口去打破这一份难得的和谐。

    也不知过了多久,顾祁森才摸摸她的脸,沉声训斥:“长翅膀了?跳楼,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