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2 我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真的!
    面对顾祁森的质问,沈轻轻并没有回答,而是用力扯下他的手,然后别过脸,不理他。

    顾祁森气结,又再次伸手将她的脸给扳回来,语气顿时冷了几分:“说话!”

    “你你混蛋!”

    沈轻轻原本就觉得委屈,如今被他这么一吼,眼泪更是禁不住,扑簌扑簌掉下来。

    不想被他取笑,不想让他看到自己懦弱的样子,她费尽全力挥掉他的手,接着迅速拉起被子,蒙住自己的头。

    “呜呜呜”

    兴许是太过心酸,这一刻,哪怕她极力忍住不哭,可最后还是败给那个脆弱的自己,躲在被窝里低声啜泣起来。

    听着女孩呜咽的声音,顾祁森瞬时间心乱如麻。

    他知道,自己没救了!

    每一次,似乎只要她一哭,他所有的愤怒就会莫名其妙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唯有浓浓的心疼

    这真不是什么好现象!

    沈轻轻,我究竟该拿你怎么办?

    男人摇摇头,叹叹气。

    怕她蒙坏了,他只好轻轻扯了扯她的被子,低沉的嗓音不自觉变得温柔:“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嗯?”

    伴随着他话音的落下,沈轻轻那张梨花带泪的小脸亦是出现在他视线中。

    因为哭泣,女孩澄澈的杏眸此时被雾气氤氲,如同夜空中朦胧的星星,很美,却浸满了悲伤。

    顾祁森心头微微一动,脑海中突然想起几句歌词:最爱你哭泣时候的眼睛,轻轻地流露心中的秘密,舍不得让你碎了心,让我吻去唇边的泪滴

    这么想,当然,他也情不自禁这么做了。

    未料到这男人一言不合就吻她,沈轻轻当下懵了。

    她眨了眨晕染着水汽的羽睫,目瞪口呆看着他轻轻吻上她的眉,她的眼,她的脸庞,最后落在她娇艳-欲-滴的樱唇上。

    四唇相贴,她的心跳得飞快,别过脸想躲、想逃,可他的唇却如影随形,无论她躲到哪,他都能精准地攫住她的,然后,继续深吻。

    终究是自己深深爱着的人呐,他之于她就像是**药,每次沾染,哪还有理智可言?

    渐渐地、渐渐地,沈轻轻便放弃了抵抗,更甚至,主动回应他

    情根深种的两人吻得难舍难分,病房里的温度急剧上升,到处流动着浓浓的爱恋气息。

    也不知吻了多久,直到顾祁森放在裤袋里的手机响起,打断一室旖旎,男人才依依不舍松开她。

    厉眸微眯,盯着她那张被自己吻-肿了的小嘴,男人喉结滚了滚,忍不住再次低头亲了亲,这才哑声说:“等我接个电话!”

    话落,他旋即起身,走向阳台。

    男人一离开,沈轻轻总算彻底回过神。

    想起自己刚刚的主动,她小手倏地抡起拳,懊恼地砸了砸柔软的牀垫,羞得直接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顾祁森这通电话打个有些久,回来时,沈轻轻已不在牀上。

    去哪了?

    他拧拧眉,下意识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果真,走到门口就见她刚好推门出来。

    “脚都伤成这样了还敢乱走?”

    他一边说,一边抢过她手中的拐杖,轻而易举就将她打横抱起,送回牀上。

    “那我总要上洗手间吧?”

    沈轻轻没好气反驳。

    男人眸光沉了沉,随后一本正经说:“以后我抱你去。”

    沈轻轻撇撇嘴:“切,你又不可能时时刻刻在这儿。”

    “从现在起,我会在这照顾你,直到出院为止!”

    “什么?”

    ——————

    沈轻轻本来以为顾祁森只是开开玩笑,谁知,下一秒秦瑄就出现,特地给他带来换洗衣物,接着匆匆走了。

    看着男人慢条斯理将衣服一件一件挂到衣柜里,沈轻轻不由得再次问他:“你确定要住在这?”

    天,她真的难以想象,他堂堂一个集团总裁当陪护好么?

    可为什么,心里头却觉得甜甜的,仿佛被幸福包围了呢?

    沈轻轻呐沈轻轻,你好容易满足!

    她暗暗唾弃自己。

    顾祁森将衣服整理好,缓步走过来。

    他在牀沿边找了个位置坐下,揶揄道:“摔伤的是脚,怎么脑子也不好使了?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切,你的脑子才不好使呢。”

    沈轻轻不甘示弱回应。

    顾祁森被她生机勃勃的小模样逗笑,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眼角眉梢间的柔意未减:“晚餐想吃什么?我让人送来?”

    “随便吧。”

    她恹恹回答,其实没什么胃口。

    “好!”

    顾祁森没再问她,拿起手机打电话到顾氏旗下的饭店,让他们准备些清淡的饭菜送过来。

    见男人挂掉电话,沈轻轻这才后知后觉想起出国一事,整个人瞬时不好了。

    手机不在身边,又不记得袁老师的电话号码,她挠了挠头,只能对顾祁森说:“那个你能帮忙打个电话给段阳晖段总吗?”

    “找他问你袁老师的手机号码?”

    顾祁森一眼就看穿她的意图,深眸眯起,潋滟几丝复杂。

    “嗯啊!”

    沈轻轻点点头,并不打算隐瞒他,“我今天要给袁老师答复的。”

    “”

    “顾祁森?”

    “你真想跟我离婚,出国?”

    讲这话时,他脸上的线条倏然绷得紧紧的,看起来非常不高兴。

    沈轻轻小心脏颤了颤,不过她并不退缩:“是的,反正一年后要离婚,跟现在离也没多大区别。所以顾祁森,咱们还是好聚好散吧”

    “这是你的心里话?”

    “是!”

    “我不答应!”

    沈轻轻闻言,语调不禁拔高:“你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如果是因为爷爷,我会主动去跟他老人家讲清楚,是我为了前程不要这桩婚姻,责任不在你。这对于你而言,没什么损失!”

    “没损失?呵——”

    顾祁森冷冷勾唇,很快找了个借口,“我的妻子抛下我,跟东方珏双宿双飞去意大利留学,你说如果媒体知道这事报道出来,顾氏会受到什么样的牵连,嗯?”

    “这关东方珏什么事?你别听他乱讲,我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真的!”

    虽说要离婚,但沈轻轻才不想背这个“红-杏-出-墙”的黑锅,立马跟他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