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3 打定主意不放她出国
    不得不说,她信誓旦旦的话语,让顾祁森阴郁的心情霎时间阳光灿烂起来,可转念一想,就算不是因为东方珏,她也是为了留学要跟自己离婚,怎么都令人无法高兴。

    于是,他一张俊脸沉了沉,冷声问:“为什么要离婚?”

    “我”

    沈轻轻一时语塞。

    为什么要离婚?

    因为你不爱我!

    可,她能将这个真正原因说出来吗?

    答案显然是不能的

    眸光悄悄掠过一抹黯然,沈轻轻舔了舔唇,很快就恢复平静,假装淡定开口:“我这一出国就是三年,指不定以后就留在意大利不回来了,所以为避免后续一连串的麻烦,离了婚一身轻啊!”

    顾祁森斜睨她一眼,完全不信:“真心话?”

    “当当然!听说意大利超多帅哥,兴许我到时候真看上一个呢。”

    沈轻轻讲完,故作一脸向往。

    顾祁森是何等精明之人,怎会看不出她的言不由衷?

    其实,无论她离婚的原因是什么,他都已经打定主意不放她出国,所以——

    “意大利的帅哥再帅,也没有本土的好。留下来吧,若你想深造,我可以帮你安排进大,那是全球排名前十的大学,不会比国外差。”

    讲这话时,他的神色无比认真,却把沈轻轻华丽丽吓一跳。

    她咽了咽口水,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不需要这么做的,因为我想靠自己的能力去留学,而不是靠男人!”

    “我明白!但意大利那所大学是东方珏投资的,他对你不安好心!”

    顾祁森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她实情。

    他的话音刚落下,果真就见沈轻轻俏脸倏地一变,“你没骗我?”

    “嗯!”

    顾祁森轻轻颔首,随后咬牙切齿问道,“或者说,你就算知道那与东方珏有关,还是决定去留学?”

    “当然不是!”

    沈轻轻想都不想,马上就摇头了。

    她的反应成功取悦某个吃干醋不自知的男人,只见他微微一笑,抬起右手像拍宠物一样拍着她的脑袋瓜,语气十分愉悦:“那就这么说定了,不用离婚也不用出国,你可以继续深造!”

    沈轻轻:“”

    ——————

    论起谈判能力,沈轻轻绝不是顾祁森的对手,因此,留学这事,在他强势的反对之下彻彻底底告吹。

    当沈轻轻打电话婉拒袁琳的好意时,袁琳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堆好可惜的话。

    “袁老师,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您和段教授!”

    “跟我们你就甭客气了哎!”

    袁琳见她主意已定,也不再说些什么,让她有空多去她家吃饭,然后挂了电话。盯着屏幕上已经断线的通话记录,沈轻轻嘟嘟唇,心底无奈叹口气。

    她的出国梦就这么醒了,说不失落是假的,但经过查证,那的确是东方珏为她挖的坑,她总不可能傻乎乎往里边跳吧?

    这么安慰自己,沈轻轻也终于释然,不过,她很快就为另一件事犯愁了。

    看着某人完全不顾她的感受,在她面前大大方方表演起脱、衣秀,沈轻轻赶忙捂住自己的双眼,失声尖叫,“啊,你这个暴-露-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