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4 呜呜,太丢人了!
    顾祁森衬衣的纽扣刚解了三颗,耳边便传来女孩尖锐的声音。

    他愣一下,停止手中的动作,抬眸,就见她用双手挡住眼睛,那模样儿煞是可爱。

    “不就脱一下衬衣,怎么就暴露了?”

    顾祁森不禁失笑,索性扣子也不解了,大步流星往她走去。

    听到脚步声,沈轻轻愈发将眼睛捂得紧,声音急促说道,“你你快把衣服穿上!”

    “我没脱,不信你瞧!”

    他无奈轻笑,接着伸手将她的手扯开。

    沈轻轻迫于无奈睁开眼,果真见他白色的衬衣还穿在身上,不过,此时此刻,她视线所及之处,恰好是他敞开的领口,从她的角度望去,男人古铜色的胸肌若隐若现,分分钟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呼

    这妖孽,要不要这么诱惑?

    沈轻轻倒抽一口气,只差没将鼻血喷出来。

    “好看吗?要不要摸一下?”

    男人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嗓音幽幽响起,打断沈轻轻的花痴。

    意识到自己竟盯着他的胸肌流口水,她小脸倏地变得通红,简直恨不得找个地洞跳下去。

    急忙别过脸,她支支吾吾反驳,“什什么好看不好看的?我才不要摸你!

    艾玛,他怎么可以这么戳穿她?

    呜呜,太丢人了!

    “我是问你这条项链好不好看,要不要摸一下,你想到哪去了?”

    男人笑着揶揄。

    沈轻轻闻声回头,恰好对上他深邃灼人的眼,心又不争气漏跳了半拍。

    不想被他看到自己的羞囧,她很快就稳住呼吸,瞥了瞥他手中那条银光闪闪的链子,假装镇定转移话题:“呀,好漂亮!该不会是送给我的吧?”

    “嗯!”

    顾祁森淡淡点头,接着解释,“这是姨奶奶给你的,说是谢谢你救了宋浅影和小小霍。我放在裤袋里,刚刚才想起来。”

    “啊?那这个我不能要!”

    沈轻轻摆摆手,并不想接受。

    “一点小礼物而已,不需要想那么多。”

    “可我又不是冲着回报才去救人的!”

    “礼物我已经帮你收了,你不要的话,下次去看宋浅影,自己还回去。”

    顾祁森说完,直接拨开她披散在肩膀的头发,语气不自觉温柔了几分,“来,我帮你戴上。”

    因他的靠近,沈轻轻有些紧张地眨了眨水润润的眸子,这时候,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而男人的动作并不娴熟,弄了许久才总算将项链戴上。

    宝蓝色的钻石吊坠,贴着她白希的脖子,在灯光映衬下,美得光彩夺目。

    顾祁森满意地盯着她弧度优美的颈部看了几眼,视线忍不住渐渐往下移,最后,定格在她心口处。

    然而,他的眸光并没有停留太久便移开,注意力重新落在她脸上,沉了沉声,开口:“时间不早了,赶紧洗澡睡觉吧。”

    听到“洗澡”两个字,沈轻轻倏地瞪大眼。

    天,她左脚打了石膏,怎么洗白白?

    向来有洁癖的她,若不洗澡的话,今晚压根没办法睡觉,而且最要命的是,她今天还倒在草地上,别提有多脏了

    嘤嘤嘤,肿么破?

    兴许是看穿沈轻轻纠结的小心思,顾祁森好看的俊眸眯了眯,下一秒,突然把她抱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