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5 她好乖,好乖
    顾祁森心事重重,帮沈轻轻洗头的动作亦是在不知不觉中放慢了许多。

    修长的手指穿插在她丝质顺滑的秀发之间,男人眸光沉沉,看着此时正闭着眼睛的女孩儿,悄悄潋滟几丝温柔。

    她好乖,好乖,如同一个精致的瓷娃娃那般,非常的漂亮,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抱一抱,亲一亲。

    这个时候,顾祁森不由得想,如果他们有个女儿,应该也会长得像她那样好看吧?

    轰——

    这个念头从脑海中一闪而过,霎时将他彻底吓住。

    他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想法?

    他居然会想跟她生小孩

    天!

    他绝对是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顾祁森猛地摇摇头,将这股念想迅速抹去,随后深吸一口气,逼自己镇定下来,帮她仔仔细细地将头发冲洗干净,用毛巾擦了擦。

    长这么大,这还是他第一次帮人家洗头发,虽然经验尚缺,但用了心,结果还是令人满意,至少,沈轻轻非常心满意足。

    洗完头发,沈轻轻坐起身,生怕他真要脱自己的衣服,她赶紧抢先一步说:“那个,你出去吧,不用麻烦你了!”

    “”

    顾祁森没有应声,而是用一种深沉的目光打量着她。

    沈轻轻被盯得有些头皮发麻,只好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继续道:“男女始终有别,咱们又不是真正的夫妻,这样不好!”

    其实,顾祁森本来就已经打消了帮她洗澡的念头,毕竟他早就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她面前所剩无几,再加上他刚刚居然还幻想起两人所生的小孩模样,因此,这种时候他怎么敢去惹火上身?

    可沈轻轻拒绝的态度,却又让他莫名高兴不起来,所以,他改变主意了

    不就帮她洗个澡吗?

    有什么大不了的?

    又不是没看过

    思及此,男人忍不住再次回想起那一天晚上在他房间的浴室里,她一丝-不-挂的场景,心神不禁荡漾起来。

    于是,他勾勾唇,大手伸过去捏了捏她的脸,然后,往下落在她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又不是没见过,你害什么羞?”

    “切,哪有见过?没有没有!”

    沈轻轻眨眨卷翘的睫毛,娇嗔几句,脸,红了。

    她当然知道他说哪一次,不就是他喝酒睡着,自己傻乎乎披着浴巾去叫醒他那天晚上么?

    可那天她应该不至于被看光

    嗯,的确没有!

    这么想,她心里轻松了一些。

    顾祁森倒没继续揪着这事,因为说到底自己那时的所作所为也见不得光,她不知道是最好的!

    不过,这一次,他是不打算放过她了,她太美,以至于他迫不及待想要将她好好看个够

    沈轻轻并不知道他旖旎的心思,她双手用力将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扯下,像一只逃避的小鸵鸟转过头,声音急促:“那个我还是不洗澡了,我去吹头发!”

    话落,她赶忙挪了挪小pp,正打算从这张长长的洗头椅离开,然而,顾祁森岂能让她如愿?

    几乎是下一秒,她就听他悦耳的笑音低低传来,“都湿了,怎能不洗?”

    啊?湿了?

    沈轻轻愣住,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已先一步拿起刚刚洗头的花洒,直接将温热的水浇在她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