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7 不给看
    衣服突然间湿掉一大半,沈轻轻不由得哇哇大叫起来:“啊,你这混蛋,住手,快住手!”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想去抢他手中的花洒。

    顾祁森当然是躲,这一抢一躲的,水花也跟着乱溅起来,最后连她的短裤都未能幸免。“啊啊啊,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人?”

    见自己全身湿透,沈轻轻别提有多郁闷了,右手抡起拳头正想打他,男人却先一步抓住她的小手。

    “放手!”

    沈轻轻想将手抽出来,谁知,他越握越紧,无论她怎么使力,都没有办法挣脱。

    “顾祁森”

    某女不禁恼羞成怒,见男人还在一旁低笑不语,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索性用左手拆掉头上的毛巾,劈头盖脸往他砸去。

    顾祁森显然未料到她竟会来这一招,视线霎时就被遮住了。

    沈轻轻则趁机挣开他的钳制,顺手捞起旁边叠放着的大浴巾,慌忙披在身上。

    哼,想帮她洗澡不外乎想看她,她才不要呢!

    虽然她是很喜欢他,但人家也是有原则的好不好?

    哪能说看就给看的呢?

    就是不给看,不给不给!

    顾祁森慢悠悠将毛巾从脸上拿下,见她已经用浴巾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深邃的眸子眯了眯,潋滟几分复杂。

    知道她不愿意,他亦不想强迫她,而是抬手摸摸她未干的头发,沉了沉声,说:“我先出去,你赶紧把湿衣服脱下来,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

    话落,他深深睨她一眼,随后走到置衣架将属于她的一袋换洗衣服拿过来放在椅子旁,这才转身离开。

    浴室的门开了又关,偌大的空间此时仅剩沈轻轻一个人,她下意识咬了咬唇,心头莫名沉甸甸的,有些说不出的难受,至于为何会这样,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左脚打了石膏,没办法站着冲凉,不过,幸运的是,她现在所坐的这张洗头椅,倒挺适合坐着洗澡。

    于是,她很快便拿开浴巾,小心翼翼脱下足以拧出水的恤和裤子,接着重新打开花洒,冲洗一身的疲惫。

    浴室外,顾祁森背靠着墙,听着里边潺潺的水声,勾了勾唇,无声苦笑。

    其实,她拒绝也好,若不然,他真不敢保证,自己会在冲动之下做出什么事

    沈轻轻这个澡足足洗了半个钟。

    艰难地穿上衣服之后,她没办法出去,只能硬着头皮往外喊:“顾祁森”

    室内一片静谧,不见男人应答。

    “顾祁森”

    沈轻轻又扯开嗓子喊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

    奇怪,哪去了?

    该不会是生她气,走掉了吧?

    这个认知让沈轻轻心蓦地一疼,不自觉攥紧了手心。

    再等多一会儿吧,若是他再不出现,那么,她就得自力更生了

    顾祁森当然没有走,他只是去阳台接电话,那是顾冉冉打来的。

    这一次,顾冉冉特地打来电话,就是为了告诉他某件事,可他听了之后,却久久没有应声。

    一直等不到他表态,顾冉冉有些着急,忍不住继续加把劲:“哥,这一次我也不想帮爷爷说话了,他老人家确实做得过分,逼你结婚也就算了,怎么还能骗你说林希雅在他手上呢?偏爱沈轻轻也不能拿你的幸福开玩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