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8 被心爱的男人如此温柔相待
    “好了,这事我知道了,我会看着办的,你不需要管。”

    兴许是潜意识里不想再从顾冉冉嘴里听到任何有关沈轻轻不好的言论,顾祁森有些不耐烦,直接就结束这个话题。

    当了他20多年的妹妹,顾冉冉相当了解自己这个哥哥,听他的语气,她就知道他不高兴了,更甚至知道,沈轻轻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越来越高、越来越高,长此以往,恐怕迟早得超越曾经的林希雅

    不,她怎么能任由他就这样爱上沈轻轻呢?

    他怎么可以爱上任何女人?

    不,绝对不能的!

    思及此,顾冉冉垂了垂眼眸,敛去眼底的那抹异光。

    她很快又恢复正常,扁扁嘴,语调柔柔的溢满了委屈:“哥,你的事我怎么能真的放下不管?我我是你亲妹妹啊!林希雅救了你,对我来说,她就是救命恩人一样的存在,如今她下落不明,我怎么可能不紧张?”

    讲到这,她顿一下,思绪顷刻间像是回到了过去,哀声说,“我永远忘不了四年前的那一天,那时候,我跟秦浩哥哥在草丛里发现你,你浑身是血奄奄一息、差点死掉的场景。呜呜呜,如果不是那个女孩引开杀手,我早就失去你了当时我就发誓,如果找到她,我一定要对她加倍好的,可是谁知找了四年都找不到”

    听着顾冉冉越讲越激动,声音都是颤着的,顾祁森拧了拧眉,薄唇微微掀了掀,想说什么,最后却选择沉默。

    而这时,顾冉冉又接着道:“哥,你有在听吗?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呀?既然爷爷不知道林希雅的下落,我们是不是应该再多花点人力去找找?”

    找?

    怎么找?

    他都已经找了四年,可她就像凭空消失一样,任何踪迹都没有

    有时候,顾祁森忍不住会想,与她的那一场遇见,会不会只是一场梦,那么美好的女孩,会不会是他自己想象出来的

    “哥?”

    “嗯,好!”

    顾冉冉的声音将顾祁森飘远的思绪拉回,他点点头应一声,随后说了一句“很晚了,你早点休息”,便挂掉电话。

    随手将手机放在阳台边,顾祁森没有立刻回房,而是倚着栏杆,抬头仰望遥远的夜空,深眸微微眯起,潋滟无尽的愁绪。

    今晚的月亮很圆,天空中不见一颗星星,医院周围更是一片静谧,似乎,就只听见风吹过的声音,还有他烦躁的心跳声。

    ————

    时间一分一秒划过,不知不觉又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在这个过程中,沈轻轻吹干了头发,又继续喊了几遍顾祁森的名字,可惜左等右等,都不见男人出现。

    混蛋顾祁森,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哼!

    她咬咬唇,鼓起腮帮子下定决心。

    知道不能再干等下去了,于是她强撑着站起来,准备单脚跳着出去,这时,门外传来“叩叩叩”敲门声以及男人低沉的嗓音——

    “沈轻轻,洗好了吗?”

    哼,不理!

    “叩叩叩——”

    “沈轻轻?”

    顾祁森连敲两次门,女孩都没有回应,生怕她出什么事,他俊脸微微一变,倏地将门打开闯进去。

    “沈轻——”

    见她扶着墙,一跳一跳艰难地往门口移,素净的小脸格外认真,莫名让顾祁森闪了闪神,唤了一半的名字硬生生咽回喉咙里。

    担心她跌倒,他仅仅是愣了一会儿,很快便走过去,不由分说就揽过她的腰。

    “走开,我不需要你!”

    沈轻轻推推他,不领他这个情。

    看得出她在生自己气,不知为何,顾祁森低落的心情竟奇迹般好了许多,脸上也不自觉有了笑容:“没有我,你要磨蹭到什么时候?我可是迫不及待想洗澡的。”

    “你洗澡关我什么事?”

    沈轻轻撅着小嘴,顺口反驳一句,却不曾想,就听他说,“你占着地方,我怎么洗,嗯?难不成你很想看?”

    “切,我哪有你这么不要脸?”

    沈轻轻回过头剜他一眼,气嘟嘟的模样让人情不自禁想抱着亲一亲。

    顾祁森被她撩得有些心神荡漾,不过还是克制住了。

    他不由分说就将她打横抱起,一边往外走一边解释:“刚刚是去打电话了,你洗那么久,洗干净了没有?”

    “我才不告诉你呢!”

    与他谈及这些话题,沈轻轻不争气害羞了,急忙垂下眸不敢去看他。

    顾祁森倒是没再逗她,他盯着她乌黑的头顶深深睨了一眼,如星钻般闪耀的眸子里,悄悄泛上一缕黯然。

    抱沈轻轻回床上,他体贴地帮她盖好被子,俯下身子在她额头亲一记,低声说:“我去洗澡,你先睡。晚安!”

    “嗯嗯,晚安!”

    被心爱的男人如此温柔相待,沈轻轻哪怕刚开始因为在浴室久等有怨言,这会儿也早就忘得一干二净,满心满眼装着的,是他温柔的额头之吻,还有那迷人的一声“晚安”!

    顾祁森并不懂女孩的心思,见她乖巧地闭着眼睛睡觉,他这才伸手关掉房间的灯光,只剩一盏橙黄色的床头灯亮着。

    他拿好自己的换洗衣物款款走向洗手间,门刚关,沈轻轻就睁开了眼。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他睡哪?会不会跑过来跟她睡?

    想到这,她下意识攥了攥手心。

    哎呀妈呀,睡不着觉了,肿么破?

    沈轻轻骨碌碌的眸子转呀转,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了很多,既紧张又兴奋,其中还夹杂着一丝丝的小期待。

    大约过了20分钟,顾祁森洗完澡走出来。

    沈轻轻急忙闭上眼,屏住呼吸等着他下步动作,可男人并没有走近她,而是直接睡沙发。

    这个结果虽说让她松口气,但不可否认,心底隐隐总会有那么点小失望。

    各怀心事的两人就这么相安无事过了壹夜。

    第二天,顾祁森去公司,沈轻轻百无聊赖在牀上玩手机,临近中午,沈拂晓突然来医院看她。

    “姐,你怎么知道我受伤?”

    沈轻轻讶异极了。

    沈拂晓走到她牀边找了张椅子坐下,接着微微一笑:“是你那位顾总让人打电话给我的,说是怕你无聊,让我来陪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