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9 把东方珏给卖了
    “啊?你那么忙,赶紧去工作啦,我玩手机也能打发时间的。”

    知道自家堂姐有多繁忙,沈轻轻一点都不敢耽搁她,毕竟,堂姐的生活有多不容易,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沈拂晓抬手摸摸她的头,黑亮的眸子微眯,溢满浓浓的关心:“放心,耽误不了我的工作,倒是你,怎么就摔伤了?我接到那个叫秦瑄的电话,差点没吓死。”

    她那个时候刚审完一个嫌疑犯,正打算去跟上级汇报,结果接到秦瑄电话,二话不说就赶来了。

    工作之于她固然重要,可沈轻轻这个堂妹,却也在她心底占据重要的位置,她们俩,说是相依为命,亦不过分

    “哎,这事说来话长。”

    沈轻轻眨了眨滴溜溜的眸子,思索一番,最终还是决定将留学泡汤且顾祁森让自己去大深造的事情告诉她。

    沈拂晓听完,足足沉默了一分钟。

    “姐?”

    “嗯?”

    “你有没有什么建议给我?”

    长这么大,除了外婆之外,沈轻轻最听沈拂晓的话,因为在她的心目中,沈拂晓就代表着无所不能的存在

    “你是怎么想的?我想先听听你自己的想法。”

    沈拂晓不答反问。

    “嗯”

    沈轻轻垂下眸子,轻轻咬了咬唇瓣,沉吟片刻后才说,“去大深造其实不比去意大利差,但我不想欠顾祁森太多,所以打算这一年先工作存点钱,等等我们离婚后,再考虑考研的事情。”

    其实,哪怕是早就知道两人最终的结局,可每当提到“离婚”二字,心依然会隐隐作痛。

    有时候,她很想问顾祁森,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不喜欢她,要不然为何一定要离婚?

    可转念一想,两人条件相差那么悬殊,若不是爷爷威逼,他怎么可能会娶自己?问他那样一个问题,岂不是自取自辱吗?

    因此,她终究还是退缩了

    沈拂晓并不知道眨眼之间,沈轻轻的心思已经百转千回,见她似乎有了主意,她赞许地点点头,“我也支持你这么做!女孩子要自强自立,这样才能真正在你所爱的男人面前抬得起头。加油吧,我家阿轻,你是最棒的!”

    话落,她伸手用力在她肩膀上拍了拍,嘴角含笑,眉眼弯弯。

    沈轻轻也跟着笑了。

    不过,她对“阿轻”这个称呼太不满意了,忍不住反驳,“别叫我阿轻,难听死了。”

    “哈哈,阿轻很好听啊,阿轻阿轻——”

    沈拂晓愈发觉得自己临时起意想的名字不错,嘴边的笑意不禁越扩越大。

    沈轻轻伸手推她一记,一边笑:“堂姐,说好的高冷呢?众人面前高贵冷艳的女神检察官私底下是个女神经,你说被那些追你的男人知道了,确定他们不会开始怀疑人生?”

    “嗯,如果被他们知道,本小姐还是一名三流的眼前写手,估计更加跌破眼镜。”

    沈拂晓倒是一点都不在意,顺着沈轻轻的话开始自黑。

    除了检察官身份之外,她确实还有另一份职业,那就是在网络上写,这也是为什么她每天都忙得昏天暗地的原因。

    刚开始写只是因为兴趣,后来不小心走红了,她便入了那个坑,从此再也跳不出来

    “嘻嘻——”

    听着堂姐的话,沈轻轻顿时来了兴致,赶忙朝沈拂晓挤挤眼,“你的新坑想好了吗?我可等着看呢。”

    “故事大纲、人设等都想好了,目前只差男主角名字。”

    沈拂晓如实道。

    “嗯?男主角?什么性格来的?我可以帮你想想。”

    对于能够参与自己喜欢的作者大大创作这事,沈轻轻别提有多积极了。

    沈拂晓被她逗乐,很快就告诉她,“男主是个霸道、腹黑、专横,心狠手辣的黑-社-会头头,女主是一名警察,去他那当卧底,两人相爱相杀,结局男主死在心爱的女人枪下。”

    “咦,这个可以有。”

    “我也觉得可以写得惊心动魄,就是男主角名字想不到满意的。”

    提起这个,沈拂晓不禁十分郁闷。

    沈轻轻脑子转了转,突然闪过一抹高大的身影,杏眸倏地亮了。

    唉呀妈呀,那个人不就超级适合吗?堂姐中的角色简直为他量身定做嘛,而且他又是个外国人,绝对不会发现自己的名字被写到里

    嗯嗯嗯,太妙了!

    想到这儿,沈轻轻笑得很开心,赶忙对沈拂晓说:“姐,东方珏这名字怎么样?”

    “东方珏?”

    沈拂晓认真重复这三个字,觉得挺不错的,于是习惯性拿起手机,上网查了一下,见很少人使用,当即便决定由他来当自己笔下的男主。

    而这时,在市某家七星级酒店总统套房刚开完跨国视频会议的东方珏,则毫无预警地打了几个喷嚏。

    “少主,您感冒了吗?”

    在一旁的贴身护卫左星关心询问。

    “没事!”

    东方珏摇摇头,接着问:“下午回国的飞机是几点?”

    “三点。吃完午饭出发刚好。”

    左星恭敬回应。

    谁知东方珏却说:“备车,我先去一趟医院看轻轻。”

    “是!”

    知道沈轻轻在少主心中有着极重的份量,左星不敢怠慢,赶忙去安排。

    东方珏站在落地窗前,点燃一根细长的薄荷烟。

    他将烟夹在两指之间,看着它慢慢地燃烧,直到烧了一半,才放到嘴里轻吸了一口。

    为她精心准备的留学,被顾祁森从中破坏了,现在看来,想让那丫头心甘情愿跟自己走,可没那么简单,然而,他一定不会放弃!

    ————

    沈拂晓在医院陪沈轻轻吃完午饭,然后才回单位。

    她刚走不久,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东方珏大摇大摆走进来。

    “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见到他,沈轻轻华丽丽吓一跳。

    想起自己把他的名字给卖了,她下意识捂住心口,莫名地,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想知道还不简单?”

    东方珏双手插袋,款款走向牀边,顺手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来找我什么事?”

    知道他对自己没有恶意,沈轻轻倒是不害怕,但男女有别,想了想,她还是揽过一个枕头抱在怀里,以防万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