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0 送她礼物(2千字)
    东方珏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底,索性双手环胸优雅靠着椅背,薄唇微勾冷冷一笑:“莫非你认为我想对你做些什么的话,抱着枕头有用?”

    真是个傻丫头!

    也不知这些年她是怎么过的?

    会不会受很多苦?

    会不会经常受伤?

    想到她有可能吃尽苦头,东方珏墨黑的瞳仁悄悄一缩,迅速掠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以后再也不会了,有他在,他绝不允许她再受任何苦

    “抱着枕头是没用,但至少还能有点安全感!”

    沈轻轻将枕头揽紧,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得不对。

    她的话打断了东方珏的思绪,只见他摇摇头,视线落在她打着石膏的左脚上,眸光微微一沉:“怎么受伤的?”

    兴许是因为太过心疼,这时候他的语气并不好,再加上他本身就是一个极具危险气息的男人,于是他这么一问,倒有点像是兴师问罪的口吻,把沈轻轻给吓了一跳。

    “怎怎么受伤的,关你什么事?”

    她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话,随后,见东方珏的脸色变得阴沉,她又很没骨气补充,“就是不小心崴到了,没啥大不了。”

    说完,连她自己都唾弃起自己,为啥就那么怕他

    不过讲真,像东方珏这样的男人也没几个人不怕的好不好?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嘛,她可不敢在这个节骨眼去得罪他,免得想跑都跑不掉。

    沈轻轻的回答,终于让东方珏满意了一些,当然,他也没有起疑,毕竟谁能想象这妮子竟敢跳楼呢?

    打量她的脚一圈之后,他的视线又重新回到她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柔光不经意温和许多:“疼吗?”

    他突如其来的关心,让沈轻轻怔了怔,好半晌她才反应过来:“不不疼了!”

    她一边说一边暗自腹诽,就算疼我也不可能在你面前喊哇,你又不是我的谁!

    “我下午的飞机回国!”

    “啊?”

    未料到他思维竟如此跳跃,沈轻轻差点招架不住,但消化完这个消息,她立马就笑了,“那时间也差不多了,东方少主还是赶紧去机场吧,若是赶不上飞机可就麻烦啦。”

    “这你倒不用担心,陪你说话的时间还是有的。”

    东方珏假装听不出她的逐客令,似笑非笑道。

    沈轻轻闻言,脸上的笑容瞬时僵住,只好硬着头皮说:“但我跟你没啥共同话题呢,而且,咱们孤男寡女的在一个屋也不方便,要是被我老公瞧见了,又跟你打起来,可怎么办?我呢,非常感谢你对我的关心,但以后——”

    还没来得及将“不要再见面”五个字说出口,东方珏就霸气将她的话打断,“以后我还会来看你!”

    话音落下,他倏地站起身。

    以为他要离开了,沈轻轻暗暗松一口气,谁知,他却突然走到牀头,一把抓住她的右手。

    “喂,你做什么?”

    沈轻轻急了,声音不自觉拔高几度。

    东方珏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蹙着两条好看的剑眉,从口袋里拿出一只精美的手表,不由分说就给她戴上。

    “这个我不能要!”

    沈轻轻一边说一边急急忙忙想去将手表取下,这时,就听他如大提琴般优雅的声音响起,“不许摘,否则我不走了!”

    汗——

    哪有这样威胁人的?

    上演霸道总裁的戏码吗?

    可她能不能不要当这个女主角?

    沈轻轻忍不住吐槽。

    虽说跟东方珏不熟,但她却清楚他与顾祁森都是那种强势得令人发指的男人。

    顾祁森比他还好一些,至少顾祁森的心没那么冷,而且他当过警察,行事作风比较正直,而东方珏可就不一样了,这人一看就是自小浸染在黑暗世界里长大的,他喜怒无常,仿佛稍有不高兴就会要人家小命,因此,在双方势力悬殊的情况下,她不敢跟他硬碰硬,反正嘛,不就一块手表,收下就是了!

    这么想,沈轻轻便将左手缩回来。

    东方珏见她乖乖收下手表,嘴角不着痕迹勾了勾,接着声音清冷开口:“这不是一只普通的手表,你最好每天都戴着。”

    “哈?不普通?难道还能当指南针不成?”

    沈轻轻没好气与他抬杆。

    东方珏斜睨她一眼,索性将手表从她手里取下来,直接演示给她看,“表带经过特殊材料研制,像这样子打开,可以变成一把锋利的小刀,你戴在身上,必要时可以自保。”

    他说完,不等沈轻轻应声,又再次帮她戴好。

    “那谢谢你了!”

    不得不说,这份礼物沈轻轻非常喜欢,所以也不再矫情,大大方方收下。

    而东方珏亦说到做到,送出手表后,他很快便离开了。

    偌大的病房,不一会儿又恢复原有的静寂。

    沈轻轻坐在牀上有些无聊,干脆拿起手机刷微博。

    微博头条不是这个明星闹绯闻,就是那个明星离婚,越看越没意思。

    眼皮一直打架,沈轻轻撑不住打了个呵欠,想了想,还是决定躺回床上睡觉。

    这一觉,就睡到傍晚。

    醒来时,又有人来看她。

    “三嫂,你的腿好些了吗?”

    来人,正是宫天祺。

    “嗯,还好,谢谢关心。”

    沈轻轻笑着回答,这才发现他穿着一袭白大褂,不禁懵了,“四少,你是医生?”

    宫天祺眯着两只好看的桃花眼笑得格外灿烂,顺带比了一个耍帅的姿势,得意洋洋开口:“当然,小爷我可是本院最英俊多金的医生呢!”

    “真的假的?”

    沈轻轻一脸狐疑,杏眸微眯扫了他几眼,怎么看都看不出他有医生的气质,不过,很帅这点倒是真的!

    “骗你干嘛?喏,看看,儿科医生宫天祺!”

    他一边说一边把工作牌摆到她眼前。

    沈轻轻不由得失笑,“好了,我信你,行了吧?但我记得儿科不在这栋楼啊。”

    “儿科在前面那栋楼。小爷我是特地抽空来看你的呀。话说三嫂,你跳楼是不是因为我那条短信啊?”

    讲起这个,宫天祺心头不免泛过几丝愧疚。

    其实,他原本是出于好意,可若好心办坏事的话,真害得三嫂想不开,那可就罪过了,所以经过慎重的思考,他还是决定来为三哥洗脱嫌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