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1 顾祁森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2千字)
    宫天祺的话,让沈轻轻愣了一下,过了好几秒,才总算反应过来。

    哎呀妈呀,这两天因为留学这事,她竟然将顾祁森与某个女子在酒吧暧-昧这事忘得一干二净,她嗯,她实在是太佩服自己了!

    想到这,她蹙了蹙好看的黛眉,下意识伸手拿起水杯,猛灌了几口水。

    宫天祺见状,以为她还在生气,马上补充:“那张照片是我经过特殊技术处理的,我敢以我的名誉保证,我三哥绝对没有背着你泡-妞哈,如果你没跟我三哥发生关系,我三哥就还是处呢!”

    “噗——”

    沈轻轻一听,没忍住,直接把嘴里的水全给喷出来。

    幸好宫天祺隔得远,不然肯定会被波及。

    “哇,三嫂,你至于那么激动吗?还脸红了,哈哈——”

    “咳咳——”

    沈轻轻一边咳一边否认,“哪有?我没事干嘛脸红?”

    她说完,生怕被宫天祺取笑,马上就故意板着小脸问,“所以,你这是故意在挑拨离间我们的感情咯?”

    “绝对没有!小爷我巴不得你们感情好呢。”

    宫天祺急忙摆摆手。

    沈轻轻却是突然笑了,笑容特别灿烂,“不知道顾祁森知道你这个弟弟如此坑哥,会不会认为四少应该再去一趟南极呢?”

    “三嫂,你要不要这么狠哇?”

    没想到他家三嫂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骨子里一点都不软,宫天祺在心底大呼被她的外表骗了,呜呜呜

    “那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开这样的玩笑。”

    这一刻,沈轻轻不禁收起笑容,小脸变得认真。

    虽然明白宫天祺没有恶意,但她的心脏是脆弱的,她的感情亦是脆弱的,实在经不起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惊吓与试探

    “安啦,以后不会了。”

    宫天祺拍拍胸口保证。

    “好吧,那这事就过了。”

    沈轻轻也不是小气之人,当场就翻了篇。

    可翻篇归翻篇,对于潜在的情敌,她还是好奇的,于是她终究还是忍不住打探:“那个女孩是谁呢?”

    “哪个女孩?”

    宫天祺脑子一时没转过弯。

    “照片!”

    沈轻轻好心提示。

    宫天祺这才恍然大悟,“喔,蒋昀儿,市第一名媛,你听过吧?”

    “没有!”

    沈轻轻摇摇头,心想,上流社会的东东,她这个底层劳动人民哪有时间八卦那么多。

    不过,市第一男神身边站着第一名媛,男才女貌,挺门当户对的。

    这么一想,心底霎时酸酸的。

    她垂下眸子,下意识咬紧了唇瓣。

    宫天祺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知道她肯定是介意蒋昀儿的存在,不由得勾唇一笑,安慰她:“蒋昀儿是我二哥的堂妹,自小就跟我们混的,在三哥眼里她就跟妹妹一样,三嫂可别有误会喔。”

    “不会!”

    沈轻轻抬眸,假装淡定出声。

    她哪有资格误会?

    他们青梅竹马也好,两小无猜也罢,其实都与她无关,不是吗?

    反正他们再过十个月就离婚了

    宫天祺还是有些不放心,“我三哥很喜欢你的,我可从没见他在乎过除了冉冉之外的女孩子哟,加油加油,小爷看好你!”

    他说完,习惯性伸手,想去拍沈轻轻的肩膀,然而,手还没碰到她,就被人从后边拽住。

    “你在这做什么?”

    阴森森的声音跃入耳中,宫天祺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妙,嘴角的笑意却益发明媚,“哦呵呵,三哥,你下班好准时啊!”

    “不准时怎么能看到你在偷懒?”

    顾祁森挑挑眉,松开他之后,皮笑肉不笑继续说,“若我没记错的话,现在是你的值班时间!”

    “啊啊啊,对对对,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先走了。三嫂,你好好保重哈,小爷闪了。”

    话落,他倏地转身,像是被几只饿狼追赶一样,落荒而逃了。

    “呵——”

    沈轻轻被他们兄弟俩有爱的互动逗乐,不自觉扑哧笑出声。

    顾祁森也被她的笑意感染,嘴角微扬,勾起一抹浅浅的笑。

    他眯着眼睛看她,而这时,沈轻轻亦抬起头,两人的视线就这么凑巧地在空中碰撞,然后,不约而同眉眼弯弯。

    想起宫天祺跟自己说过,顾祁森还是处这个事实,沈轻轻至今仍觉得不可思议,因此,情不自禁看多了他几眼。

    他,应该不会不行吧

    男人显然不知道她一刻小脑袋在想些什么,见她直勾勾盯着自己看,他索性走到牀沿边坐下,笑着揶揄她,“看够了吗?”

    “看看够了!”

    沈轻轻还没来得及思考,话已脱口而出。等她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如果看不够的话,那就——”

    顾祁森正想说些什么,沈轻轻的手机突然响起。

    她一个激灵,不等他把话讲完,便立刻按下接听键。

    电话是顾长谦打来的。

    “爷爷——”

    沈轻轻甜甜地唤了他一句,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顾长谦焦急的声音已经透过电波传来,“轻轻啊,你摔伤严重吗?是不是顾祁森那混小子弄的?不要怕,告诉爷爷,爷爷帮你教训他。”

    “不是的爷爷,是我穿着高跟鞋,不小心崴到脚了,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您好好在国外旅游,不需要担心我。”

    怕他真的会去找顾祁森算账,沈轻轻赶忙解释。

    “真的没事?”

    “当然啦,要不我哪能这么生龙活虎跟您讲话?对吧,嘻嘻。”

    “呵,你这丫头——”

    顾长谦微微一笑,话语间尽是浓浓的疼爱。

    沈轻轻一向把他当自己亲爷爷看待,此时此刻亦不忘叮嘱:“爷爷您要好好保重自己喔。”

    “嗯,会的。还是你这丫头有爷爷的心!”

    “顾祁森也有的!”

    “他啊?”

    提起爱孙,顾长谦哼一声,“不气死我就很好了。”

    “他——”

    “给我!”

    沈轻轻刚吐出一个字,手机就被顾祁森抢了去。

    “爷爷,打了您一整天电话都无人接听,您可真忙啊!”

    顾祁森讲这话时,几乎是咬牙切齿。

    自从知道林希雅不在爷爷手上后,他便拨了无数遍电话给他,岂料老爷子竟一直不接,可没把他气死。

    正愁着怎么找他,呵,自个倒是送上门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