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2 有他顾祁森,她沈轻轻何需走弯路?
    听到顾祁森讽刺的声音,顾长谦微微一愣,随后立刻说:“你有那么想我这个老头子?轻轻受伤了,好好照顾她,就这样,没事不要来打扰我!”

    话落,他不等顾祁森反应过来,直接挂掉了电话。

    “喂爷爷”

    听着“嘟嘟嘟”的忙音,顾祁森不禁风中凌乱。

    他拧拧眉,索性回拨过去。

    原以为爷爷不会接,谁知,电话响了几下,还是接通了

    “喂!”

    听听,爷爷这语气与之前对沈轻轻的,那简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顾祁森忍不住腹诽,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沈轻轻才是他的亲孙女。

    “爷爷,您什么时候回国?”

    当着沈轻轻的面,顾祁森不可能质问爷爷林希雅的下落,再加上这种事情当面沟通最好,所以,想了想,他终究还是耐着性子,打算等他回国再说。

    “嗯”

    顾长谦沉吟片刻,才说,“应该要过一阵子,有事?”

    “没事,就问问。那您在国外保重吧,挂了!”

    顾祁森轻声说完,随即将电话切断。

    把手机还给沈轻轻,见她正睁着骨碌碌的眸子盯着自己看,他微微勾唇一笑:“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好像心事重重似的,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吗?”

    沈轻轻一脸关心问。

    未料到她的洞察力那么敏锐,顾祁森眸光闪了闪,心头莫名泛上一抹异样的情绪。

    这一刻他禁不住想,若被她知道自己是因为另一个女人心神不宁,应该会很难过吧?

    他不想看到她难过,所以,有关林希雅的一切,都不会让她知道

    于是,他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优雅地提了提裤腿,坐到牀沿上。

    大手摸了摸沈轻轻的脸,低声说:“没遇到不开心的事情,若说有,也因为你!”

    “我?为什么?”

    沈轻轻懵了。

    “因为我喜欢看到你活蹦乱跳的样子,所以你要赶紧好起来。”

    讲这话时,顾祁森的声音如同优雅的大提琴般,又透出几分魅惑,轻而易举就让沈轻轻红了脸,尤其是那“喜欢”二字,更是让她的心不由自主漏了半拍。

    喜欢呐

    他终于亲口说喜欢她了吗?

    呃,虽然他没直接讲清楚,但,她可不可以那么自以为呢?

    脑子里正胡思乱想着,脸颊就被男人用力掐一下,她缓过神,正想伸手过去打他,却又听他颇为赞许开口,“这么好的皮肤,很适合当&p;p;p;b的形象代言人,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啊?什么?”

    沈轻轻被他这话吓一跳,当场愣住。

    顾祁森又意犹未尽戳了戳她满是胶原蛋白的脸蛋,眸光潋滟一抹认真:“&p;p;p;b正在甄选中国区的广告代言人,1825岁的漂亮女孩子都有入选机会,但我觉得你的形象非常吻合这个品牌,而且你对它也比较熟悉,诠释得会更到位一些。”

    “可是我对娱乐圈没任何兴趣呀,所以还是算了吧。”

    沈轻轻想都不想,直接拒绝。

    其实,以她的外表,早在读初中时就有星探上门了,可她天生不喜欢镜头,每次一照相就会笑得十分不自然,所以哪怕当明星的前途有多么美好,她依然不为所动。

    这一次,亦是如此。

    “没有人说拍广告就一定要进入娱乐圈,你可以当玩一玩,报酬任你开。”

    顾祁森试着说服她。

    倒不是说&p;p;p;b的代言人非沈轻轻不可,而是,他这么做,有自己的理由。

    第一,她是他见过最美最有灵气的女孩儿,与&p;p;p;b特别契合

    第二呢,也是最重要的,以她的脾性,就算两人离婚,她亦不可能会要自己的钱,所以,他才挖空心思想要间接帮她。

    他希望她过得好,以后哪怕离开自己,亦能生活无忧!

    沈轻轻并不知道男人正在暗暗为她的未来铺路,但听到他说“报酬任你开”这句话,她还是扑哧一声,笑了:“任我开?那我要是狮子大开口,提一个亿呢?”

    “有何不可?”

    “哈?你疯了!”

    沈轻轻摇摇头,接着赶忙转移话题,“好啦,就算再多钱我也赚不了。今晚吃什么?我好饿呢!”

    见她对拍广告毫无意愿,顾祁森也不好再提了,抬腕看看表,说:“定了外卖,很快就送来了。”

    “喔!”

    沈轻轻应一声,拿起刚刚被他放在牀头柜的手机,开始浏览网页。

    顾祁森见状,脑袋跟着凑过去,“在看什么?”

    “找工作呢。”

    沈轻轻一边打开招聘网站一边回答。

    顾祁森眯着长眸盯着手机屏幕,看到她所投递的那些职位全部是最基层的策划专员、执行专员这一类的,他不由得蹙起了眉头,完全不认同:“这种职位不许投!”

    “以我的资历也就只能找这些工作啊。”

    沈轻轻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

    虽然她认为自己确实有广告方面的天分,但在这一行,资历太浅,总要从底层坐起,基本功才会更加扎实,再者,她才22岁呢,还那么年轻,怕啥?

    顾祁森却不这么想,在他看来,一个人的能力,与她的资历并没有太大关系,有些人资历深却能力平平,所以一辈子只能待在一个岗位上碌碌无为可有些人不一样,他们能力超凡,哪怕没有资历,只要有机会,一定绽放出夺目的光彩。而沈轻轻明显是后者,他又怎能允许她在所谓的基层耗费时间呢

    有他顾祁森,她沈轻轻何需走那么多弯路?

    想到这,他一把抢过她的手机,沉了沉声,说:“到顾氏来工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