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7 顾冉冉VS沈轻轻(五)
    “轻轻——”

    “轻轻——”

    沈轻轻睡得迷迷糊糊,耳畔时不时响起男人用那富有磁性的嗓音,婉转流长地喊出自己的名字。

    她好想给他回应,可眼皮突然间变得很重很重,努力了好几次都睁不开。

    顾祁森在牀边坐了大约20分钟,突然有人来电,他才将她的手放下,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电话是顾长谦打来的,也不知谁将沈轻轻溺水的消息传给他,老爷子对着顾祁森就一顿臭骂。

    关于此事,虽说不是顾祁森直接造成,但他亦认为自己难辞其咎,因此不管爷爷怎么骂,他都忍了下来,态度诚恳地承认错误。

    挂断电话后,他无奈叹了叹气,这时,却发现女孩睁着一双迷蒙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盯着他看。

    见她醒了,顾祁森微微怔住,接着扯出一抹浅浅的笑,声音从未有过的温柔:“什么时候醒的?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渴口渴。”

    沈轻轻哑声回答,一边撑着牀垫,打算坐起来。

    顾祁森见状,急忙伸手过去扶住她。

    拿一个枕头垫在她背后,他亲昵地摸摸她的头,沉声说:“我帮你倒水!”

    话落,他动作极快走到饮水机旁。

    沈轻轻在一旁默默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澄澈的眸光里,悄悄闪过一抹叫做感动的情愫。

    生病了还能被他照顾,挺幸福的,不是么?

    顾祁森将杯子装满,喝一口,见水温刚刚好,然后才转身走回床边,把杯子递给她。

    这一切沈轻轻看在眼底,莫名有些小害羞。

    哪有这样子的呀,自己喝了才给她,不就是间接接吻么?

    不行不行,不能被他在这方面占便宜!

    于是,她故意不接,摇摇头表示抗议:“你都喝过了,我不要。”

    顾祁森闻言,不禁莞尔:“我的口水你都吃那么多次,这个倒是计较了,嗯?”

    “喂,我我哪有吃你口水?不许胡说!”

    沈轻轻立马就红了脸,恼羞成怒之下,只能鼓着腮帮子瞪他。

    “看来是我太久没吻你了,以致于你竟然忘记有这回事。”

    顾祁森说着说着,俊脸已凑到她面前,“要不要来重温一下,嗯?”

    沈轻轻眨眨卷翘的睫毛,生怕他真吻自己,她赶紧往后缩,伸手捂住自己的唇,闷声道:“不要!”

    见她这么一副孱弱的模样,顾祁森也不忍心“欺负”她,当即就扯下她的手,把杯子贴在她唇边,柔声哄她,“乖,不是口渴了么?水温刚好不会烫,慢慢喝。”

    “你换一杯!”

    沈轻轻别过脸。

    其实她倒不介意喝下这杯子,但此时此刻,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就是不想听他的话,就是想任性一下。

    或许,是她太矫情了吧?

    “行,换一杯。但这几天你喝的水,每一杯都是我先喝过的,你现在才来避嫌,有点晚了。”

    顾祁森好心告诉她这个实情,气得沈轻轻又将头扭过来,“你这坏蛋,欺负我你好意思么?”

    “好意思!”

    “顾祁森——”

    “也就只欺负你,不喜欢,那算了!”

    顾祁森说完,索性换过另一个杯子,给她装了半杯水,又拿回来,“喏,喝吧!”

    “谢谢!”

    沈轻轻双手捧着杯子慢悠悠地喝着水,心里却因他那句“也就只欺负你”荡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女人,无一不希望自己能成为男人的唯一,而她,亦不例外。

    心不在焉喝完杯中的水,她就听顾祁森歉意满满对自己说:“rry,我代冉冉跟你说声抱歉,你不原谅她也可以,没关系的!”

    沈轻轻抬眸看他,唇角勾勾,笑得眉眼弯弯:“她又不是故意的,我不怪她,毕竟谁能预料会发生那样的事呢?”

    “她太胡闹了!”

    顾祁森还是没办法认可顾冉冉的行为,不过对沈轻轻这个受害者,他也觉得有必要教育一下,“还有你,不知道自己是个伤员吗?路都不能走还敢去湖边,脑抽了?”

    “我——”

    沈轻轻摸摸鼻子,正想解释,然而,顾祁森却不给她解释的机会,继续训斥,“她小女孩不知轻重,怎么你也一样?”

    “我——”

    沈轻轻扁扁嘴,不满嘀咕,“弱弱滴说一句,我也是个小女孩,我比她还小几个月呢!”

    顾祁森:“”

    愣了好几秒,见她耷拉着一颗小脑袋,顾祁森自知理亏,不由得伸手过去将她揽到怀里。

    大手揉了揉她头发,又亲了亲她的脸,他这才低声说:“好了,我的小女孩,是哥哥不对,以后你想去哪,哥哥都陪你去,嗯?”

    沈轻轻被他的话逗笑,没好气推了推他,娇嗔:“切,你才不是我哥哥,你是顾冉冉的哥哥,陪你妹妹去吧。”

    “她不需要我陪!”

    “那我也不需要!”

    “不,你非常需要!”

    顾祁森下意识抱紧她,心头却沉了沉:其实,是他需要,需要她陪

    几分钟过去,沈轻轻总算后知后觉想起自己昏迷前见到的那两个人,赶忙问顾祁森:“对啦,是不是苏阿姨和袁霏雨救了我?”

    顾祁森沉吟片刻回答,“是那个女孩救了你,我已经代你感谢她了。”

    “喔,她是我小学同学呢,失去联系好多年了,希望能再有机会见到她。”

    沈轻轻咬着唇,神色落寞。

    顾祁森忍不住拍拍她的肩膀,“如果她心里有你这个朋友,应该还会来看你。”

    “是么?”

    “嗯!”

    “那太好了!”

    沈轻轻忧愁来得快去得也快,听顾祁森那么一说,她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机勃勃。

    但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太久,就发现自己双手空空,东方珏送她的手表不见了。

    糟糕!

    该不会掉到湖里了吧?

    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