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9 顾冉冉VS沈轻轻(七)
    “啊?什么交代?”

    沈轻轻愣了愣,很快就反应过来,“哎呀姐,其实也不能怪顾冉冉,早上我同学来看我时,还说顾冉冉昨天崴到脚,而且都被轮椅给破皮了呢,所以,这事就算了算了,嗯?”

    “你啊,就是太善良。”

    沈拂晓伸手戳戳她的额头,接着语重心长道,“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总而言之,以后你小心点。”“嗯嗯,知道了!”

    沈轻轻点头如捣蒜。

    不过,许是因为爱屋及乌的关系,她倒不认为顾冉冉是有意害自己的,毕竟顾家的人都那么好,顾冉冉怎么可能坏呢?而且,自己跟她素不相识,无仇无怨不是?她犯得着害自己么?

    这么想,她也就慢慢释然了。

    顾祁森进来时,就见到姐妹俩正坐在牀边窃窃私语,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这段时间,他偶尔会遇到沈拂晓,两人也算认识了。

    跟沈拂晓打了个招呼,他便将视线转向沈轻轻,笑着问:“聊什么那么开心,嗯?”

    “就聊八卦,也没啥。”

    沈轻轻随口应了一句,谁知,下一秒,就听沈拂晓说:“我们在聊轻轻落水的事情!”

    “嗯?”

    “姐”

    担心沈拂晓会惹怒顾祁森,沈轻轻出声打算阻止,可惜晚了一步,因为她还来不及开口,沈拂晓已站起身,走到顾祁森面前,扬起下巴看他,一语一句十分认真:“顾总,我认为,你妹妹害轻轻差点丧命这事,不应该就这么过去。”

    “那你想怎样?让冉冉道歉?”

    顾祁森眯着长眸打量她,沉声问。

    沈拂晓摇摇头,“不,道歉这事暂且放一边。为搞清轻轻落水的经过,我希望顾总能够同意调出当时的监控,如果你妹妹确实是无辜的,我们也不想冤枉她。你看,这样可以吗?”

    “”

    未料到沈拂晓竟会怀疑是冉冉做了手脚,顾祁森微微怔住,霎时间竟忘了应声。

    不想让顾祁森为难,于是,沈轻轻急忙劝沈拂晓:“姐,不都说跟冉冉无关了吗?你还去调取监控,没必要吧?”

    她的话音刚落,沈拂晓就一记冷光射过来,“我只相信证据!”

    “姐”

    “你别说话!”

    沈拂晓冷声打断她,随后又噙着一抹浅笑看向顾祁森,“怎样顾总,我这要求不过分吧?”

    “行,你等等!”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沈轻轻咬着唇,听着他吩咐下属将视频送到这儿,心不禁沉甸甸的,莫名的有些复杂。

    大约20分钟后,医院保安室的负责人送来一个盘。

    顾祁森将它插进笔记本电脑,不一会儿,湖边清晰的画面就跃入他们的视线中。

    可不知道是顾冉冉的演技太浑然天成,还是她当真不是故意的,总之,哪怕是对自己的洞察力非常有信心的沈拂晓,此时连续看了两遍视频,亦是没瞧出不妥的地方。

    或许,是她太敏感了吧?

    沈拂晓暗忖。

    她抿了抿唇,收起稍早之前的那抹疑虑,语带诚挚对顾祁森说“抱歉顾总,看来是我多虑了。”

    “没事!轻轻有你这样的堂姐,是她的福气!”

    顾祁森倒是不介意,相反,见沈拂晓真心为轻轻着想,他心里头反而是欣慰的。

    “呵”

    沈拂晓抿唇笑了笑,“有轻轻这样的堂妹,才是我的福气。她是个非常好的女孩,真希望顾总能够好好珍惜她。好啦,不打扰两位了,我走了。再见!”

    送走沈拂晓,沈轻轻双手抱着一个枕头,下巴抵在枕头上,幽幽叹了叹气:“我堂姐这人做事很认真负责,她不是故意针对你妹妹的,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是那么小气的人?”

    顾祁森坐在她旁边,伸手揉了揉她的头,眼角眉梢间尽是温暖的笑意。

    “也不是说你小气,而是没人喜欢被怀疑。顾祁森,你能不能答应我,这事别告诉你妹妹呀?”

    沈轻轻将抱枕扔到一旁,然后拽着他的胳膊,轻轻晃了晃。

    看着她无意识朝自己撒娇,某人十分受用,不由得斜睨她一眼:“嗯哼,你这是在求我?”

    “你说求就求呗,又不会少块肉。”

    沈轻轻回答得理直气壮。

    顾祁森闻言,视线不禁往下瞥,最后落在她心口处。

    不得不说,小丫头人虽瘦,但身材却是极好,哪怕此时穿着宽松的恤,依旧挡不住那若隐若现的完美弧度。

    心头倏地泛上一阵燥热,突然很想将手伸过去狠狠地揉,但这时候,理智还是占了上风,他硬生生忍住了。

    轻咳一声掩饰尴尬,顾祁森站起身,逼自己恢复冷静后,才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表,递给沈轻轻,“喏,你的!”

    “哇,手表!天啊,你竟然真的找到了,太棒啦!”

    一见到那只失而复得的手表,沈轻轻顿时喜笑颜开。

    正想把它拿回来,岂料,顾祁森却将手举高不让她碰到,“东方珏的东西,什么时候成为你的宝贝了?”

    “啊?你怎么知道那是他的?”

    沈轻轻眨眨眼,有些讶异。

    “你先回答!”

    “是那时候在他岛上,我顺手牵羊偷走的。”

    不想让他知道东方珏有来医院看望过自己,于是这一刻,沈轻轻选择了隐瞒。

    “真的?”

    “嗯!我那时候觉得它很稀奇就带走了,也幸好在关键时刻,它救了我一命。”

    想一想,还真是多亏了东方珏,自己貌似欠他越来越多了

    沈轻轻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一点都没发现顾祁森在听到她的答案后,深邃的眸子悄悄掠过一抹冷光。

    她,撒谎了!

    为了东方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