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0 顾冉冉VS沈轻轻(八)
    恋上你看书网(630bk),宝贝轻轻:总裁,用力爱!最新章节!

    国。

    沈轻轻溺水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东方珏耳里。

    他当场大发雷霆,将派在沈轻轻身边保护的暗卫狠狠责罚一顿,甚至连心腹左星都不放过,哼,谁让他是暗卫的头儿呢。

    左星亦觉得十分委屈,毕竟谁能想到,在顾祁森的医院里,他自己的老婆居然会出事,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少主,那您要去市一趟吗?”

    知道自家少主肯定担心沈轻轻,左星不禁问道。

    东方珏修长的手指敲了敲紫檀木的办公桌,随后冷冷瞥他一眼,:“过段时间再说!”

    现在最重要的是叔叔东方瑾的总统大选,至于轻轻先放一边吧,反正也不差这几天!

    这么想,助理便敲门进来。

    只见他手上拿着一个小盒子,恭敬禀告:“少主,有您的快件!”

    “拆!”

    “是!”

    助理礼貌颔首,当着他的面将盒子打开,里边装着的是一块造型精美的手表。

    几乎第一眼,东方珏就认出,那是他送给沈轻轻的。

    这丫头竟然用这样的方式把表还回来?

    真聪明!

    但太不可爱了!

    他一点都不高兴!

    东方珏眯着狭长的眸,眼底迅速划过一缕流光。

    盒子里,还有一张卡片。

    东方珏伸出两指优雅地将卡片夹起,视线落在上边,只见灰蓝色的纸面,有人用黑色钢笔苍劲有力写着一行字:我太太的礼物我自己会送!

    他把卡片撕掉,勾唇冷冷笑了,“自己会送?你能送一辈子?哼!”

    ————

    这几天,沈轻轻很郁闷。

    由于不小心骗顾祁森手表是自己偷来的,结果,被他当成小偷训斥一顿不说,他还强行把手表抢了。

    记得那时候,某个霸道的男人是这么说的:“做错事了就要勇于承认,我是你老公,所以这事我会替你担着。”之后,他便让人直接把东西寄回国还给东方珏了。

    啊啊啊,如果事情到这儿划下句点也就算了,偏偏东方珏是个麻烦的主,于是这会儿,她收到他短信了:“既然你不喜欢手表,没关系,我送钻石、送项链,总有一款你喜欢!等我!”

    轰——

    等你个头!

    沈轻轻赶忙将短信删了,把手机丢一旁,用枕头狠狠捂住脸。

    ————

    z会所。

    顾祁森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看着沈轻轻与东方珏不一般的互动,就仿佛自己心爱的玩具被人窥视了一样,好不舒服的感觉。

    东方珏条件那么好,身边美女如云,为什么要来招惹沈轻轻?

    而沈轻轻,之前明明那么喜欢自己,难道感情真如此廉价,这么快就见异思迁,说变就变?

    不,应该不至于

    可其实,变了又如何?

    理智告诉自己,他没有权利去约束她的感情生活,但不知为何,一想到她有可能会对着东方珏,甚至是别的男人撒娇,胸腔就像燃起一团火,恨不得将那个男人碎尸万段。

    宫天祺明显感觉到自家三哥最近心情不好,因为自打他一进包厢就没出过声,一个人坐在吧台喝酒,怎么看都是失恋即视感。

    于是,他不由得拐了拐蒋京修的胳膊,低声说:“二哥,三哥平时跟你最聊得来了,你要不要过去八卦一下,他是不是跟三嫂吵架了?为什么这几天都像是谁欠他几百万似的。”

    “你为什么不去?”

    蒋京修玩着手机,眼皮都不抬一下。

    宫天祺撇撇嘴,接着说:“我前两天已经问过啦,除了挨白眼还是挨白眼,但你不同,你可是有名的心理专家呢,肯定不会吃闭门羹的。”

    “嗯,这点倒是没错!”

    蒋京修闻言,点了点头。

    然而,就在宫天祺以为他答应,差点眉开眼笑之际,他又一盆冷水泼下来:“不过,我对他与沈轻轻的发展不感兴趣,倒是你”

    讲到这,蒋京修突然顿住,抬手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深深睨他一眼。

    他怪异的眼神让宫天祺心里不禁咯噔一下,霎时间闪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二哥,我怎么了?“

    他迫不及待问。

    蒋京修这才似笑非笑说:“据说你家里已经给你谈成了一门亲事,恭喜恭喜,祝贺你成为我们当中第二个走进婚姻坟墓的幸运儿。”

    “什什么?”

    ————

    被顾祁森打伤后,顾浩云就一直在医院里疗养,不知不觉,就过了两个星期。

    这段期间,他并没有与沈轻轻联系。

    一方面,是不希望她知道自己的伤势而担心自己,另一方面,又在痴心等着她打电话过来解释。只可惜,等了一天又一天,直到他快要出院了,她别说一通电话,就连一条短信都没有

    轻轻啊,你究竟在忙些什么呢?

    是不是有了顾祁森,就不理我了

    顾浩云坐在窗台前,对着手机发呆。

    苏晗从外边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年轻俊美的男人穿着宽松的病号服,脑袋低垂盯着手机,神色落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站在原地,眸光复杂看了他几眼,心里暗暗叹了叹气。

    儿子是自己生的,她怎能不明白他心底的苦,原以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但都半个月了,他的情况却似乎越来越糟糕,越来越颓废

    她,该做些什么,才能让他快乐起来呢?

    “阿姨,您在门口怎么也不进去呢?”

    甜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打断苏晗的思绪,她转过头,就见顾冉冉提着一篮水果,站在后边,朝她笑得格外明媚。

    苏晗微微一愣,反应过来赶忙请她进屋,一边说:“冉冉,你的脚受伤都还没完全好,不需要这么奔波过来看佑辰的!”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