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2 在我心里,你已经足够完美!(祝亲们端午节安康!)
    白天天走了一小段路之后,突然放慢了步调,双手紧紧攥成拳,眸光阴冷落在不远处相谈甚欢的一男一女身上,嘴角微勾,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

    顾氏对她进行封杀,聪明如她,不难猜出是顾祁森授意,原以为他对沈轻轻只是玩一玩而已,岂料两人竟发展到可以见家人的程度了。

    沈轻轻这贱丫头可真厉害,不管是顾浩云,还是顾祁森,他们都是男神级别的大人物呐,但这兄弟俩为什么偏偏就看上她了呢?

    恨!

    她到底哪点比自己强了?

    白天天越想心里越不平衡,对沈轻轻的嫉妒已经迅速占满整个胸腔,若不是此时还有一丝理智存在,她非扑上前狠狠扯她的头发,扇她一巴掌不可

    算了,她忍!

    顾小姐告诫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今晚她只要好好完成任务,以后还怕没好日子过?

    所以,她就听顾小姐的吧,其实事到如今,她也只能这么做了,因为除了顾冉冉,再也没有谁可以依靠

    想到这,白天天做了个深呼吸,阴森森的表情瞬间脱胎换骨,变得格外可怜兮兮。

    沈轻轻正与顾祁森畅谈着第一天上班的感受,突然一抹黑影窜上前来,把她给吓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白天天。

    这女人想干什么?

    她眸底倏地划过一缕戒备,正想出声,却见白天天压根没有理会自己,反而神色无比幽怨看向顾祁森,哭哭啼啼喊道:“顾总,求求您了,放我一条生路吧,顾总!”

    顾祁森显然没料到白天天会出现在这打扰他们用餐,甚至还敢求自己放她一马,一张俊脸瞬时冷下几分,“来人,把她赶走!”

    白天天见状,不禁急了:“顾总,您当真相信沈轻轻是清白的吗?那全是她装出来的啊,她就是一个专靠美色上位的绿茶-婊,之前跟顾浩云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我亲眼看到她在他家过夜,您不信可以去查啊,别抓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左右胳膊就分别被两个高大的男人拽住,快步往外拖。

    然而,白天天岂能善罢甘休。

    这一切都是她早算计好的,知道挣扎无用,于是她又发挥自己表演的天赋,一边被拖着走,一边声泪俱下:“呜呜呜,顾总,您堂堂一个大企业家,用非正当的手段为难我一个贫苦人家的女孩,就不怕良心受到谴责吗?”

    “呜呜,我只是好心提醒您,千万不要上沈轻轻那狐狸精的当,为何您不肯听我把话说完呢?”

    “顾总——呜呜呜,顾祁森,跟你弟弟睡同个女人,你不觉得恶心吗?还是说你们上流社会的人,都有这种嗜好?”

    “呜呜呜,饶命啊,顾总,我错了”

    拖着她走的两个男人,是餐厅的员工,毕竟开门做生意,他们也不好太过蛮横去捂住白天天的嘴,因此,经她尖锐的哭声这么一闹,整个高雅幽静的餐厅,迅速掀起一阵八卦的浪、潮。

    在场的顾客饭都无心吃,纷纷窃窃私语。

    未料到s市第一名门顾家,竟有如此秘辛,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可即使他们再好奇,碍于顾祁森的权大势大,亦不敢明目张胆将视线往他所在的方向望去。

    不过,那女孩也是厉害,这种分分钟会令自己家破人亡的话,竟敢当着顾boss的面说出来,就不怕顾祁森打击报复么?

    白天天被带离现场之后,顾祁森冷峻的脸色总算稍稍缓和一些。

    见沈轻轻低垂着一颗脑袋,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他拧拧眉,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不用担心,我相信你不是她说的那种人。”

    沈轻轻这才抬起头,“我其实不是担心你误会,我是她那样大吵大闹,会不会害了你?”

    “不会,放心!”

    顾祁森笃定回答。

    “那就好!”

    沈轻轻松一口气,看着他的眸光中夹杂着浓浓的无奈,“她怎么能这般颠倒是非呢?”

    自小到大,她从未想过要去陷害别人,更不会像白天天那样无中生有、无所不用其极地去抹黑对方,白天天,算是刷新了她对人性的认知,让她明白,原来这世间,除了那些明面上看起来大奸大恶的人之外,还有许许多多随时会害你的卑鄙小人

    心,突然好累,亏她昨晚还那么傻乎乎地想不计前嫌,求顾祁森网开一面,可事实证明,有些人,是不值得心软的!

    唇瓣咬了咬,沈轻轻又闷闷开口:“我觉得自己好蠢,看人的眼光太差了。”

    “你不是蠢,是单纯!”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将手从她头顶挪开,搭在她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沈轻轻摇摇头,自嘲一笑:“是单蠢吧?”

    不想看她继续愁眉苦脸,顾祁森忍不住安慰道:“单纯也好,单蠢也罢,坚持自我,才是最重要的。你身上有许多可贵的品质,不要因为一个跳梁小丑就开始否定自己,嗯?”

    “真的吗?”

    不得不承认,他的话就像是一记强心针,让她原本就快颓废的心,刹那间振作起来。

    “嗯!”

    顾祁森颔首,眸光灼灼落在她那张楚楚动人的俏脸上。

    兴许是此时的她太过脆弱,激起了男人的保护欲,几乎是情不自禁地,他就倾身过去捧着她的脸在她额头亲一记,富有磁性的声音低低的,异常温柔:“在我心里,你已经足够完美!”

    ————

    顾冉冉并没有去洗手间,而是躲在角落里,默默欣赏自己导演的一场好戏。

    戏很精彩,结果,却不是自己要的,亲眼目睹那两人你侬我侬的画面,她攥紧手心,眼角眉梢间溢满狠戾之意。

    这时,手机震了震,见是白天天打来的,她眸光一闪,索性悄悄走出餐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