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4 天助宫小爷也!
    她长得与自己认识的那人有几分神似,但,对方温婉可人,沈轻轻呢,却是多了几分灵气。

    原以为能空降品牌总监职位,又有顾祁森撑腰的“狐狸精”,至少也得有蒋昀儿那样八面玲珑的手段,可很明显,她没有,尤其是以自己阅人无数的经验来看,这女孩儿眼神清亮澄澈,怎么看都是一个心无城府之人

    面对着这样一张俏丽的脸蛋,顾怡珊发现自己竟无法讨厌她,但尽管如此,她依然没给她好脸色看。

    坐在大班椅上,她扬起涂着鲜红色指甲油的右手,优雅指着大班桌对面的转椅,不苟言笑开口道:“坐!”

    沈轻轻原本还担心自己见了顾怡珊会紧张得不知所措,可这时候,也不知为什么,迎上她犀利的目光,她居然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反而还很自然地朝她微微一笑,说了声“谢谢”入座,然后,礼貌地作自我介绍:“总经理,您好,我叫沈轻轻,是新来的yan颜品牌总监。我知道我年纪轻,经验浅,您担心我无法胜任这个位置的工作,但还请您给我一点时间,我保证将这个品牌做好!”

    “一点时间,是多久?”

    顾怡珊被她信誓旦旦的保证勾起了兴趣,忍不住多看她两眼。

    沈轻轻直接给出答案:“六个月内,让销售额同比增长百分之二十。”

    “三个月!”

    “啊?”

    “三个月内,让yan颜的销售和利润同比增长百分之三十,否则你必须辞职。”

    “这个”

    沈轻轻下意识咬了咬唇,有些犹豫。

    她看过财务报表,yan颜现在的状况一天比一天差,她提出增长百分之二十已是非常不容易的事,而总经理

    “怎么?没信心?”

    她的反应在顾怡珊预料之中,顾怡珊不由得双手环胸,劈头盖脸对沈轻轻一顿骂,“这点小事都办不到,你有什么资格胜任品牌总监这个职位?”

    沈轻轻垂着脑袋,作了个深呼吸,沉吟片刻后,硬着头皮反问:“如果这是一件小事的话,为何这么多年来,yan颜品牌的销售会每况愈下?”

    “你”

    未料到小丫头骤然间变得这么伶牙俐齿,顾怡珊红唇颤了颤,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知道与上司对着干是不明智的行为,于是,沈轻轻想了想,最终还是选择道歉:“对不起,我只是觉得——”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怡珊打断,“不必解释,就按我说的要求做!去忙吧!”

    “是,总经理!”

    深知对方主意已定,沈轻轻只好点头,被迫接受这个看起来貌似不可能完成的“军令状”。

    神色凝重回到办公室,这时,沈拂晓发了条微信过来:“小心宫天祺!”

    短短的五个字,却让她诧异地眨眨眼。

    堂姐什么时候跟宫天祺扯上关系的?而且还让她小心?

    奇怪,印象中,宫小爷对自己不错的呀,怎么可能会害自己?

    沈轻轻滴溜溜的眸子转了转,随即回复她:“为什么要小心他?”

    “你是美女,他是花花公子,遇到绕路走。”

    “噗——”

    看着堂姐的神理由,沈轻轻差点笑喷。

    她有自己的交友原则,也有自己的判断力,因此,沈拂晓的善意提醒,沈轻轻一笑置之,但为避免她担心,她很乖巧地打下一行字:“嗯,知道啦,我见到他会有多远躲多远的,放心。不过堂姐,你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个?”

    这一次,沈拂晓没回复。

    沈轻轻等了一小会,见她没动静,索性将手机搁一旁,继续认真工作。

    而微信另一端的沈拂晓,则坐在自己办公桌前,烦躁地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

    虽说她有把柄落在宫天祺手上,但幸好她用的是轻轻的身份-证跟网站签约,所以可以不承认自己是“轻拂我心”作者本人,但,既然宫天祺能查出来这个事情,指不定哪天就能知道她还有另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若那个秘密曝光,后果

    啊,不想了不想了,反正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罔顾轻轻的意愿,去强加干涉她与顾祁森的感情事,除非,轻轻被欺负!

    ————

    接下来的日子,沈轻轻忙成狗,另一边,准备算计她与顾祁森夫妻俩的顾长谦和宫天祺,亦闲不下来。

    特别是宫天祺,眼见自己死皮赖脸、好不容易才从大哥、二哥那求来的赌约就要到期了,他却迟迟打探不出沈轻轻的生理期,艾玛,好悲催有木有?

    其实,有顾爷爷帮助,设计他们肯定事半功倍,就怕万一沈轻轻刚好大姨妈报到,噢no,那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行不行,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兴许是上天怜悯他一片“苦心”,在某天下午,他终于从自己费尽心思才收集到的沈轻轻购物清单中,推测出她来例假的大概时间。

    嗯,正好是前些天,换言之,也就是说这段时间,都是她的危险期,哈哈哈,天助我宫小爷也!

    ——————

    周六。

    加班加点忙碌了一整个星期,沈轻轻狠狠睡到自然醒,然后,像只小猪一样吃完午餐,接着,又躺到牀上呼呼睡大觉。

    大约下午三点钟,顾长谦的一通电话,把她从睡梦中吵醒了。

    迷迷糊糊睁开眼,见手机屏幕显示“顾爷爷”三个字,沈轻轻瞌睡虫霍地一扫而光,赶忙从被窝里爬起来坐好,清清嗓子打招呼:“下午好,爷爷!”

    “下午好,轻轻。”

    顾长谦的声音听起来超级和蔼可亲,沈轻轻暗忖,该不会爷爷是有什么好消息告诉自己吧?

    心里正yy着,就听他笑着说,“轻轻啊,爷爷之前不是跟你提过,从国外带了礼物给你和阿森吗?等下有没时间,回趟老宅?”

    “可是爷爷,顾祁森在开会呢,也不知几点结束。”

    沈轻轻如实回答。

    记得吃午饭时有听他提过,今天要开一整个下午的会议。

    “这样啊”

    未料到那兔崽子大周末的居然还工作,顾长谦拧了拧眉,“那他晚上在不在家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