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5 只认定轻轻这么一个长孙儿媳妇
    “嗯,他在的,爷爷。”

    沈轻轻笑着点点头,随后补充,“他没有去公司,直接就在书房开视频会呢。”

    她的话让顾长谦眼珠子瞬间亮了,随即灵机一动,找了个借口:“我说轻轻啊,爷爷要见你们俩可真难呐,你看要不这样,我现在呢,先去养老院接你外婆,然后到你们住的地方瞧一瞧,顺便在你们那吃顿晚饭,怎样?”

    “这个”

    沈轻轻有些为难,既担心顾祁森不高兴,毕竟这里是他的私人领域,他平时最不喜欢被别人打扰,可此时此刻,她又不好意思拒绝顾爷爷,于是霎时间,她哑巴了。

    顾长谦假装不知道她的纠结,当机立断道:“那就这么说定咯。我们到了给你电话,记得煮些好吃的招待爷爷和你外婆。”

    话落,像是怕沈轻轻反悔似的,他立刻挂掉电话。

    “爷爷——”

    沈轻轻反应过来,迎接她的已是“嘟嘟嘟”的忙音。

    啊啊啊——

    爷爷和外婆要来了

    ————

    立刻起牀,以最快的速度冲进浴室洗洗刷刷后,沈轻轻匆匆走到书房门口。

    抬手正准备敲门,这时,书房的门恰好打开,男人高大的身影赫然出现在眼前。

    “找我?”

    顾祁森刚开完会,打算到厨房倒杯水喝,却是没想到门一开,就见到她。

    “嗯嗯!”

    沈轻轻点头如捣蒜,接着,低声说,“那个爷爷刚刚打电话过来了,说是要和我外婆一起来这看我们。对不起,我我实在不好意思拒绝。”

    她小心翼翼说完,心虚得不敢去看他,只好将眸光转向别处。

    原以为顾祁森会不开心,谁知,他却是伸手罩在她头顶上揉了揉,轻笑一声:“我猜,老爷子来看我们是假,想吃你做的菜是真吧?”

    见他似乎不介意,沈轻轻心头的大石总算放下,不由得绽开一抹笑,故作崇拜看向他:“咦,神了,你怎么知道?”

    顾祁森忍俊不禁,弯起右手,手背在她额头敲了一记爆栗:“行了行了,少来这一套,既然他们想过来,我们总要欢迎的。”

    “嗯嗯,对的对的。”

    沈轻轻非常赞同。

    兴许是爷爷和外婆第一次要来她住的地方,这一刻,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忍不住捏了捏手掌心,又来回踱步了两下,最后拍拍脑袋瓜,“啊,惨了惨了,冰箱里似乎没有食材了,啊啊啊我马上出门买。”

    顾祁森:“”

    ————

    最后,顾祁森还是舍命陪美女,跟着她一起去了超市。

    两人从超市回来,大约过半个小时,顾长谦和何思月就来敲门了,同行的,除了他们俩,居然还有宫天祺。

    见到他,顾祁森眉头不禁蹙起,“你来干什么?”

    宫天祺状作受伤捶胸顿足,“哇,三哥,你至于这么小气吗?听说三嫂厨艺很好,我来蹭饭吃也不行么?三嫂,你看我三哥,哼,欺负我!”

    “哈哈——”

    沈轻轻被他耍宝的模样逗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顾长谦喝斥顾祁森一句,“好了,人来都来了,你摆个臭脸给谁看?”

    “是吧是吧,还是顾爷爷对我好哇!”

    宫天祺立马谄媚对着顾长谦笑。

    顾祁森摇摇头,索性双手插袋转身往里走。

    “外婆,咱们进屋喔。”

    沈轻轻亲昵地挽着外婆的胳膊,体贴道。

    “好咧,让外婆看看你住的地方。”

    “嗯,好哒好哒。爷爷,您也请进。”

    “还是我孙儿媳妇懂事!”

    “三嫂,还有我呢。”

    四人说说笑笑,跟在顾祁森后边。

    这一次,顾长谦给小两口带了许多礼物,大部分都是女孩子爱吃的零食,沈轻轻见了喜笑颜开,一个劲忙着说谢谢。

    至于顾祁森的礼物,顾长谦没有当场给他,而是唤他一起到书房。

    关上门,静谧的空间只有爷孙俩。

    顾长谦径自走到沙发坐下,直截了当问:“我看你跟轻轻相处得不错,改变心意了吗?”

    原本他还在顾虑今天设计两人发生关系会产生的后果,但见自家孙儿对轻轻明显是喜欢的,顷刻间,所有的担忧,烟消云散。

    “”

    顾祁森默,一点都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他在旁边的单人沙发落座,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沙发扶手,眸光微眯,神色复杂难辨。

    顾长谦锐利的眸子在他那张精致的俊脸上绕一圈,语气却陡然变得无比笃定,“我说过,轻轻是最适合你的女孩,跟她在一起久了,你就会发现她的好,现在应该已经发现了吧?”

    针对这点,顾祁森并没有否认,但,想起某个重要的事实,他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恼怒,质问他:“爷爷,林希雅根本就不在您手上,是不是?”

    顾长谦脸色稍稍一变,很快又恢复正常,直接承认:“是!”

    “那她在哪?”

    “哼,别说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

    顾祁森被呛得没话说。

    可如果不是爷爷把人藏起来,那她究竟在哪?

    难道她真的

    顾祁森下意识攥紧拳头,眼角眉梢间不自觉溢满了痛楚。

    顾长谦将他的表情看在眼底,一张威严的老脸沉了沉,尽是不认同。

    他虽说没有门户之见,但也十分看重人的品性,之所以会那么喜欢沈轻轻,亦是因为女孩子不好的习气,她没有,女孩子应具备的良好品德,她几乎全有,而且他深信,换做是沈轻轻,就算她再怎么穷困潦倒,都不可能像那个叫林希雅的女孩一样,利用美-色去赌场当服务生,见阿森一表人才又倒贴上来

    其实,她救了阿森又如何,以阿森的身手,当时脱身完全不成问题,反倒是因为被拖累,才导致身受重伤,差点死掉。试问这样的女孩,他一个当人家爷爷的,如何能喜欢得起来?

    所以,不管怎么说,他顾某这辈子就只认定轻轻这么一个长孙儿媳妇,其他女人想进顾家大门?做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