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6 被算计了
    每一次因为林希雅,顾祁森与爷爷最后都会闹得不愉快,今天亦是如此。

    祖孙俩神色各异,一前一后从书房出来,恰好就听沈轻轻在喊:“爷爷,顾祁森,洗手吃饭咯。”

    顾祁森应声抬眸,恰好见她站在走廊的拐角处,头顶上的壁灯泛出暖黄的光,洒落在她那张明媚的小脸上,衬得她愈发地甜美动人。

    若是以往,他一定会嘴角上扬,忍不住走过去抱抱她,然而现在,他完全没有心情。

    倒是顾长谦,他简直活脱脱一副沈轻轻亲爷爷代言人的模样,和蔼可亲赞美道:“辛苦啦轻轻丫头,这么快就有饭吃,你太能干了。”

    “嘻嘻,爷爷过奖啦,我就随便弄弄,您别嫌弃就好。”

    沈轻轻被夸得不好意思,下意识伸手挠了挠头。

    “怎么会嫌弃呢?爷爷巴不得能天天吃上你做的饭呢。走吧,轻轻丫头,带爷爷去饭厅。”

    “嗯嗯,好哒,爷爷。”

    一老一小边说边笑,直接撇下顾祁森便往饭厅的方向走去。

    见他们如此熟稔,顾祁森幽声叹气,心情陡然变得无比复杂。

    三人来到饭厅,刚落座,顾长谦忙不迭给宫天祺使了个眼色。

    宫天祺立马拍了一下脑门,嚷嚷出声:“顾爷爷,兰姨不是给三哥煲了汤吗?您放哪啦?”

    “喔,对!瞧我这记性,把这都忘了。”

    这时,顾长谦的演技也开始上线,只见他转头看向坐在顾祁森旁边的沈轻轻,眉眼间尽是慈爱的笑意:“轻轻啊,爷爷刚刚给你的一袋零食里边,有个保温壶,你去找出来吧。”

    “好的,爷爷。”

    沈轻轻不疑有它,快速起身走出去。

    不一会儿,她就回来了,手里果真拎着一个保温壶,“爷爷——”

    “拿给阿森。”

    “是!”

    沈轻轻听话地将保温壶递给顾祁森,笑着开口:“兰姨的一番心意,你要全喝了喔。”

    顾祁森此时还受林希雅影响,情绪不是很好,于是,他连看都不看保温壶一眼,兴趣缺缺道:“放着吧。”

    “喔。”

    沈轻轻扁扁嘴,将保温壶放一边。

    敏感如她,还是察觉得到他自书房出来后,整个人就变得怪怪的,难道,跟爷爷吵架了吗?

    貌似印象中,似乎每次他跟爷爷闹不愉快,都跟她脱不了干系,所以这一次,是不是也一样?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沈轻轻抿了抿唇,原本的好心情,骤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见气氛有些不对劲,宫天祺不由得转了转那双迷人的桃花眼,对顾祁森说:“三哥,我可是眼馋你那个保温壶里的东东好久咯,赶紧趁热喝了呗。”

    “既然你眼馋,那给你!”

    顾祁森干脆将保温壶拿起,放到他面前。

    宫天祺吓一跳,立刻还回来,“我倒想是呢,可兰姨千叮嘱万叮嘱,那是她专门给你熬的,我哪敢喝?你还是快喝了吧,不要辜负兰姨一片心。”

    知道三哥是被兰姨带大的,搬出兰姨最有效果,果不其然,顾祁森最终没有推托,打开保温壶的盖子,将汤水倒在碗里,一下子就喝光了。

    顾长谦与宫天祺见状,彼此心领神会。

    一听宫天祺提起兰姨,沈轻轻倒是想起兰姨要搬过来跟他们一起住这事,忍不住开口问顾祁森:“对啦,你不是说兰姨要搬到这边住么?那她究竟什么时候搬来呢?”

    她暗想,若兰姨没那么快搬进来,她还是坚持住回自己原先那个房间好了,毕竟一直霸占着顾祁森的牀,孤男寡女的,有时候想想,挺不方便的。

    未料到她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出这样的问题,顾祁森深邃的眸底悄悄泛过几丝尴尬。

    殊不知,兰姨过来小住之事,完全是他自己杜撰出来,为的就是骗沈轻轻跟他住一个屋,而如今爷爷在场,谎言恐怕得被拆穿了吧?

    可即便如此,他依然面不改色看向顾长谦:“爷爷,让兰姨这两天搬过来住,没问题吧?”

    原以为爷爷不会同意,结果,他的反应却出乎意料之外:“当然可以,阿兰擅长药膳,就让她过来给轻轻补补身子吧。”

    最好轻轻可以快点给他们顾家生个大胖曾孙儿,哈哈

    老爷子越想越高兴。

    “好!”

    虽不明白爷爷为何答应得如此爽快,但,谎言没被拆穿,总归是一件好事。

    沈轻轻闻言,知道自己“搬家”无望,不禁有些小郁闷。

    不过她的郁闷非常短暂,因为很快地,宫天祺又发挥活宝的本色,将大家逗得哈哈大笑。

    欢乐的时光,总是眨眼即过,不知不觉,晚餐就结束了。

    九点钟,顾长谦带头启程离开。

    依依不舍送他们下楼,再次回到屋里,不知为何,沈轻轻莫名变得伤感起来。

    见她坐在吧台上发呆,看起来似乎有什么烦心事,顾祁森索性走过去,在她对面的高脚椅坐下,“怎么了?”

    “没事,我就是有点累。”

    沈轻轻抬眸朝他微微一笑,并不敢告诉他,她之所以会情绪低落,是因为想起可以呆在他身边的时间越来越少,幸福也会越来越短暂,而她,已经开始舍不得

    “那去洗澡,早点休息。”

    顾祁森并不知道她的心思,一脸关切叮嘱道。

    “也好。”

    沈轻轻眸光闪了闪,旋即下了高脚椅,迈开长腿往房间走去。

    目送她窈窕的身姿离开,顾祁森好半晌才将视线收回。

    突然有些口渴,又有些热,他伸手扯了扯衣领,随后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

    一口气喝掉大半瓶冰水,可那抹燥热感非但没有褪去,反而身上像是着火那般,疼痛难忍。

    顾祁森拧拧眉,当下就明白,自己是被算计了。

    该死!

    爷爷怎么可以给他下-药?

    他愤怒地握紧拳头,用力砸在冰箱门上。

    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耽搁下去,必须立刻去医院,因此,顾祁森极力隐忍住身体的不适,拿起车钥匙大步流星往门口冲。

    输入密码解锁,岂料,他家的大门却不知何时,已被人在外面多加一层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