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8 深深爱着彼此
    男人理智的那根弦终于在这一刻绷断,心头那只猛兽霍地破笼而出,本就浴火焚身的他,此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那抹想将她占为己有的邪念,直接就将泡在水里的女孩儿捞起来。

    “嗯”

    沈轻轻无意识低吟一声,软软的小身子顺势靠向他的胸膛,而他却更快一步将她压在旁边的墙壁上,俯唇,攫住她那娇艳欲滴的小嘴儿。

    好甜,好甜

    她怎么能这么甜、这么香、这么软

    顾祁森疯狂地吻着她的唇,她并没有反抗,条件反射般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回吻着他。

    她的吻毫无技巧可言,非常地生涩,但由于药力作用,她又有些急切,像是恨不得将他温热的唇当成糖果,用力地啃咬着。

    两人吻得难舍难分,一遍又一遍地唇齿相依,然而,光是吻,怎能满足他对她无尽的念想?

    于是,渐渐地,想要与她更进一步的愈发强烈,男人宽厚的大手肆意抚过她那细腻的肌肤,每一丝每一寸,连最羞羞的地方,都没有放过

    沈轻轻脑袋晕乎晕乎地,整个身子都像火烧一样的热,可当他碰触她时,她又奇妙地发现,被他这么一吻,这么一摸,竟越来越舒服,更甚至,还有另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美好感觉迅速蔓延开来。

    她情不自禁娇喘出声,不小心溢出的破音,在这不算狭小的浴室里,却是益发地魅惑入骨

    一切,就那么自然而然发生,也不知是谁先开了头,也不知是谁勾引了谁,反正这些通通都不重要了,因为在这场意乱情迷中,他们深深爱着彼此,最后,一起达到了极致。

    在浴室里要了她两遍,沈轻轻的药效已经退散得差不多,可她到底还是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这时候,顾祁森的神智亦因药力的消退而渐渐变得清明起来。

    他眸光复杂盯着怀中那闭着双眼、沉沉昏睡的女孩儿,心里瞬时泛上一抹刺痛。

    事情怎么就成这样子了?

    他一向是个自制力强大到可怕的男人,虽然曾经也遭人暗算过,更甚至药力比今晚的还要强好几倍,但他都安然度过了,原以为今天也会一样全身而退,岂料,他偏偏低估了她对自己的吸引力

    沈轻轻啊沈轻轻,事到如今,我该拿你怎么办?

    为什么我要那么混蛋去伤害你

    顾祁森痛苦地闭上眼,霎时间,头疼欲裂。

    担心她着凉生病,顾祁森极力撇开内心的混乱,拿起毛巾温柔地帮她擦洗。

    看着她白皙的皮肤一大片一大片的青紫,密密麻麻的全是自己留下的痕迹,男人眼角眉梢间,满满的,全是懊悔与愧疚。

    以最快的速度清洗干净,顾祁森这才将她抱回床上。

    爷爷给他下的药剂份量实在太大,所以,即使他当真与她做过了,依然还有不少药力残存在身体当中,于是,帮她掖好被子之后,他只好重新回到浴室,打开蓬蓬头,将水量开到最大那档,任由那冰凉的冷水如瀑布般从头顶上倾泻而下

    翌日清晨,天空下起倾盆大雨。

    雷声轰轰,将沈轻轻从睡梦中吵醒。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却发现头昏昏沉沉的,十分不舒服。

    下意识抬手抚了一下自己的头,接着侧过身子想爬起来,可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竟让她感觉全身的骨头像是被人拆了重装一样,几乎没有不疼的。

    怎么回事?

    她这是怎么了?

    沈轻轻这会儿有些不在状态,过了好半晌,脑海中才隐隐约约掠过某些羞人的片段,白皙的小脸倏地爆红。

    天,怎么会

    她居然跟他做了?

    不不不,这一定不是真的,这绝对是一场梦,若不然,她怎么可能会那么、那么主动迎合他

    呜呜呜,完了完了,以后她可怎么做人?

    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轻浮的女孩子,或者认为自己别有居心?

    可她真的想不通为何会那样?

    呜呜呜,惨了惨了

    沈轻轻又羞又囧,不知接下来该如何面对他,她索性用被子将头闷住,躲在被窝里顿足捶胸。

    顾祁森推门进来时,就见到宽大的睡床上,娇小玲珑的女孩把自己裹成一团的这一幕。

    他稍稍顿住,深幽如墨的眼底,悄然划过一抹暗光。

    站在原地犹豫了片刻,他抿了抿唇,迈开两条大长腿,缓缓往牀边走来。

    静谧的空间,男人沉稳的脚步声无比清晰,伴随着他渐渐逼近,沈轻轻的心也越跳越快。

    许是由于太紧张,她贝齿紧紧咬住唇,居然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就怕一个不小心,被他看穿自己的心事。

    “轻轻”

    顾祁森总算来到床边,声音低低唤着她的名字。

    他的声线极为完美,每次说话时,就像大提琴那般低沉悦耳,而当“轻轻”二字从他口中缓缓吐出,更如同重力吸引那般,让沈轻轻一下子就忘记所有的矜持,不自觉地想要向他靠近。

    几乎是无意识地,她便拉下被子,露出一颗小小的脑袋。

    抬眸的那一刹那,恰好与他沉沉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

    沈轻轻有些慌,急忙别过脸。

    好尴尬好尴尬,她该说些什么呢?

    啊啊啊,疯了

    内心崩溃之际,男人却沉声开口了,他的语气特别真挚与无奈:“对不起!”

    轰

    对不起?

    难道他

    一抹不好的预感从脚底极速窜到胸腔处,沈轻轻瞪大眼,小脸瞬时变得煞白。

    她唇瓣颤了颤,想说些什么,话却硬生生卡在喉咙口,愣是发不出声。

    藏在被子里的小手忍不住握紧,任由修长的指甲直直嵌入肉中,可此时此刻,她并不感觉到疼。

    顾祁森将她的表情看在眼底,心痛得不能呼吸,有那么一秒,他甚至想要改变主意,但终究,他还是敌不过自己的心魔,只能自私地选择伤害她

    “这间公寓,我已经过户给你,这是房产证,还有这张银行卡,你先拿着。”

    讲到这,他突然不敢去看她的眼,直接将房产证和银行卡放在牀头柜上,随后,转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