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0 爷爷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想到自己不仅赢了大哥和二哥的赌约,还可以取消那门自己不喜欢的亲事,继续做他无拘无束的单身贵族,宫天祺就开心极了。

    一开心,人也变得贱贱的,在这个当口,他居然没心没肺揶揄顾祁森:“早上好啊三哥,看你这一脸铁青的样子,该不会是三嫂身子太娇弱,昨晚满足不了你吧?哈哈,没事没事,第一次都不尽兴,多弄几次就好了。”

    未料到他竟还有脸主动提起这茬,顾祁森原本就阴沉的俊脸,此时更是冷下几分。

    他索性挽起袖子,一副想找他干架的架势。

    宫天祺一看,眼睛倏地瞪大,急忙后退两步,一边笑嘻嘻说:“别啊三哥,我刚刚可是被你摔伤了,你要再把我打出个什么好歹,我妈非得哭天抢地,到顾爷爷面前告你不可!所以咱们有话好好说哈,嘿嘿嘿”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宫天祺心想,他三哥也不至于真再对自己动手吧?况且,若不是他煞费苦心,他能吃到肉么?

    然而,他却低估了顾祁森心底的愤怒,话才说完,顾祁森已迅速窜到他面前,一手拽起他的衣领,不由分说就给他一拳。

    不偏不倚,钢铁一般的拳头落在宫天祺俊挺的鼻子上,疼得他闷哼了一声。

    宫天祺下意识抬手抹了一下嘴角,湿湿的,天,真流血了,够狠!

    于是,他不禁哇哇大叫起来:“哇,三哥,你来真的?”

    “这还有假?”

    顾祁森冷冷瞪他一眼,作势再往前。

    宫天祺吓得直接躲到旁边的洗手间,“砰”一声关上门,贴着门板与他对话。

    这时候,他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吊儿郎当,反而语重心长道:“三哥,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沈轻轻绝对是最适合你的女孩,错过她,你会后悔的!”

    “”

    顾祁森闻言,沉默了。

    他嘴角微微往上扬,露出一抹苦涩的笑。

    她是不是最适合自己的,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当自己做下那个决定时,他已经没有资格后悔

    迟迟没有听见顾祁森的声音,宫天祺以为他走了,忍不住试探着喊一句:“三哥?”

    咦,真走了吗?

    但没脚步声啊?

    宫天祺眼珠子转转,郁闷道:“三哥,哎,算了算了,如果你吃了不想认账,又摆不平三嫂,那就交给我好了,我保证帮你办得妥妥的。”

    “不用了!”

    顾祁森这才总算开口,他的声音沙哑,看得出,心事重重。

    原本,宫天祺是坚信自己没做错的,可此时此刻,他却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过分了点?

    虽说他是森轻cp的忠粉,但若三哥真的爱那个林希雅爱到骨子里,他岂不是同时害了三个人?

    阳光的俊脸顿时变得沉重,宫天祺掀了掀唇,最后终于垂下脑袋,由衷道歉:“对不起,三哥!我以后不会再自作主张了!”

    “但愿你说到做到!”

    毕竟是跟着自己走南闯北的弟弟,顾祁森对宫天祺的感情自当与别人不一般,于是,他也没再继续说些什么,撂下这句话后便转身离开了。

    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宫天祺才缓缓抬起头。

    对面就是一面镜子,他恰好看到自己嘴角带血的样子,不由得摇摇头,自嘲一笑。

    好心办坏事,他宫小爷这次可算栽跟头了!

    不过,三哥这是摆明了不想负责的态度,那三嫂该怎么办呢?

    这一刻,他突然无比心疼沈轻轻

    ——————

    心情不好的时候,沈轻轻最喜欢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因此,哪怕身子骨早已累坏,她一回到家,还是不让自己闲下来。

    到阳台浇浇花、刷刷地板搞卫生,这一忙就到了下午。

    一整天连水都没喝,不敢让自己累病,她只好休息,给自己倒了杯水喝。

    喝完水,刚躺在沙发上,包里的手机就响起。

    原本不想接的,可对方却跟她较上了劲,一直拨个不停,不得已,沈轻轻只能恹恹地爬起来,拉开包包的拉链。

    拿起手机,见屏幕中显示“顾爷爷”三个字,沈轻轻怔了怔,一时间,竟不知该接或不该接。

    她不是傻瓜,自己与顾祁森住一起那么久都相安无事,而爷爷一上门,他们就发生关系了,这其中,若说不是爷爷作了些什么,她是不信的。

    不过,转念一想,老人家也是为自己好,她实在不应该怪他

    思及此,沈轻轻咬了咬唇,硬着头皮按下接听键。

    电波中很快就传来顾长谦苍老的声音,“丫头,你没事吧?你怎么那么傻,就搬走了呢?”

    他的语气不若以往那般神采飞扬,听着倒是溢满了关心。

    沈轻轻心一酸,莫名地,又有掉泪的冲动,但这一次,她硬生生忍住了:“爷爷,您都知道了?”

    “出这么大的事,爷爷想不知道都难啊。”

    顾长谦无奈叹气,接着诚挚出声,“这事是爷爷对不起你,丫头你放心,爷爷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生怕他会去为难顾祁森,沈轻轻急忙阻止他:“不用了爷爷,还请您不要为我们担心,我们自己能处理好的。”

    “怎么处理?处理好的结果就是从家里搬出来吗?”

    顾长谦拧拧眉,不是很认同她的话。

    沈轻轻牵强笑了笑,故作平静开口:“这样挺好的,爷爷。”

    至少,不需要面对他,至少,这儿清净适合疗伤

    知道她约莫是死了心,顾长谦的语气心中不免怅然,“轻轻啊,阿森是喜欢你的,他只是——”他只是看不清自己的心,暂时被狐狸精蒙蔽了双眼而已

    林希雅的存在可不是什么好事,因此,后面这句话,他当然没有说出来。

    “爷爷,我都明白的。”

    沈轻轻点点头,随后语带恳求说,“但感情的事谁都插不了手,所以我能不能求求您,别再因为我而影响你们祖孙俩的感情了,可以吗?”

    “轻轻——”

    “爷爷——”

    “哎,好吧,爷爷这次听你的!”

    “谢谢爷爷!”

    挂掉电话后,沈轻轻将手机扔一旁,却是连躺着休息的心情都没有了。

    浑浑噩噩度过一个黑暗的周日,周一早上,沈轻轻睡过头忘记去上班,被顶头上司顾怡珊一通电话吵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