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6 不许跟东方珏走太近
    顾祁森原本以为那个有趣的小玩意儿是沈轻轻自己买的,可当看到她竟当着自己的面打电话给东方珏时,他那张精致的俊脸瞬间宛若翻滚的雷云般恐怕到极点。

    几乎是不经思考地,他就抢先一步在电话没接通之前就将她的手机夺过去,迅速按下结束按键。

    “喂,你怎么可以这样?”

    沈轻轻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一跳,缓过神正想把手机抢回来,就听男人冷冰冰开口:“顾氏给你报销电话费,可不是让你打无关紧要的国际长途。”

    “那我这个月的电话费不报了,可以吧?”

    沈轻轻咬牙切齿反驳,接着朝他伸手,没好气出声,“手机还我!”

    顾祁森顺手关机,这才将手机丢给她,斜睨她一眼,厉声警告:“东方珏不是什么好人,以后不许跟他走太近!”

    沈轻轻一听,立马站起身抗议:“他是不是好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他,或许我早就葬身在大海中,没有他送的手表,上次在医院落水的时候,我约莫也已经淹死。对于一个连续救了我两次的人,你没有理由阻止我跟他来往。”

    其实,她说的并不是气话。

    她不讨厌东方珏,更从未在他身上感受过任何一丝不善,而且外婆从小就给自己灌输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的观念,所以她更加不可能去做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划清与东方珏之间的界线。

    当然,感恩是一回事,以身相许又是另一回事了,她才不会那么傻,为报恩而用自己的感情去换,如若东方珏真对她有那方面的意思,那她估计就会跟他保持距离了。不过幸运的是,至今她还没察觉出来他对自己有男女之情。

    “你——”

    顾祁森被她的话气得差点想捏死她,但最后,还是硬生生忍住了。

    她说得对,如果没有东方珏,她兴许早已命丧大海,基于这点,他就没有资格阻止她,可为何看到她言语间处处维护着东方珏,他的心竟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刺痛呢?

    不舒服,非常不舒服,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快要消失,而自己却怎么抓都抓不住的那种无力感。

    思绪突然变得好乱好乱,顾祁森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对,你说得对!打电话给他吧,或者坐飞机去m国找他也行,反正我也管不了你了。”

    是啊,他怎么管得了?又凭什么去管?

    早在他决定将她从自己的生命中摒除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失去干涉她行为的资格,哪怕如今,他们还是法律上的夫妻。

    “”

    沈轻轻朝他吼了一通,心情本来就十分糟糕,未料他会对自己说出这些话,霎时间更是有一股想哭的冲动。

    她承认,自己对他是抱有幻想的,刚刚之所以会当着他的面给东方珏打电话,其实也含有故意试探的成分,可结果

    呵,他竟让自己去m国找东方珏?

    看来他是当真不在乎自己

    她紧紧攥住手心,垂眸,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眼底的悲伤。

    而顾祁森就在这时候转过身,背对着她缓缓开口:“我回来是拿几件衣服,以后不会在这住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安心住下吧。”

    话落,他头也不回走向卧室。

    望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沈轻轻身子猛地一颤,鼻头一酸,眼泪不由自主就掉下来。

    她赶紧捂住嘴巴,不敢让自己发出声音,以免被他知道。

    所幸男人一直没有回头,才让她不至于那么丢脸。

    见他终于消失在拐角,她无力跌坐在沙发上,忍不住将头埋在膝盖中,无声地哭了一小会。

    拼命地稳定了情绪,沈轻轻咬紧唇瓣,这才缓缓抬头,站起身。

    走到洗手间洗一把脸之后,她重新走回客厅,仍未见顾祁森从卧室出来。

    虽说他不会回来住,但这里充满着他的生活气息,到处都有她与他的回忆,沈轻轻心想,她又不是自虐狂,怎么可能安心住下来?

    离开,这是必然的选择!

    不过在离开之前,她得趁这个机会,将银行卡还给他。

    思及此,沈轻轻将音乐盒装回包包里,然后把卡从包里拿出来。

    坐在沙发上大约等了五分钟,就见顾祁森拎着一个行李袋走到她面前。

    “我走了!”

    他盯着她,如黑夜般深邃、神秘的长眸,潋滟着说不清的复杂情愫。

    沈轻轻“嗯”一声点点头,伸手递给他一张银行卡。

    顾祁森拧拧眉:“什么意思?”

    沈轻轻抿着唇,扬起一张素净的小脸看向他,神色极为认真:“里边有两亿,我不能收!”

    “不收,那扔了吧。”

    顾祁森冷声说。

    “什么?”

    沈轻轻微微一愣,澄澈的眸底尽是不可思议:“这是两亿,不是两千万,两百万!”

    “那又如何?它是用你名字登记的卡,钱是你的,随你处置。”

    “我不接受!”

    沈轻轻摇摇头,语带坚定道:“如果你不收回去,那我明天去银行转账给你。”

    顾祁森亦是斩钉截铁:“如果你这么做,我会继续让人转回你卡里。”

    “你”

    沈轻轻被他这话噎住,还没想到该怎么应对他,却听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保重。”

    他说完,未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迈开长腿像逃离那般大步流星往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从外边把门关上,顾祁森并没有走远,而是靠着墙壁,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

    抽出一支点燃,他拿到嘴边轻吸了一口,不一会儿,袅袅的白烟升起,烟雾缭绕下,男人那张如雕刻般完美的五官显得愈发地阴郁。

    屋外,男人心情烦躁抽着烟,屋里,女孩神情木然玩着音乐盒,两个人虽然做着不同的动作,脑海中却是不约而同开始思念彼此

    沈轻轻出门的时候,顾祁森刚离开不久,走廊上空,依稀还有他留下的烟味。

    锁好门,她就在他稍早之前站过的地方停留了好半晌,才无精打采坐电梯下楼。

    抵达一楼时,已经重新开机的手机突然震了震,唱起悦耳的音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