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7 顾祁森欺负我 (祝高考的亲金榜题名!)
    沈轻轻拿出手机,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见是东方珏打来的,她抿了抿唇,按下接听键。

    还没来得及出声,电波另一头已响起东方珏如大提琴般优雅的声音:“你刚刚找我?”

    他的语调微微有些上扬,带着几缕笑意,跃入沈轻轻耳里,像是带着些许开心。

    而事实上,东方珏确实挺开心的,因为算起来,这还是沈轻轻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他。

    “嗯!”

    沈轻轻点点头,语带诚恳道,“快递我收到了,谢谢你送的音乐盒。”

    “喔,喜欢吗?”

    他沉声问,若是仔细一听,会发现他悦耳的声音中,夹杂着丝丝的忐忑。

    可沈轻轻此时哪有心思去关注那么多,她只是“嗯”一声,轻声说了句“挺喜欢的。”

    “喜欢就好!”

    听到自己期待的答案,东方珏勾勾唇,眼角眉梢间释出一抹温柔的笑意,那笑太暖,吓得刚进门准备跟他汇报的左星差点跌破眼镜。

    左星朝他做了一个有紧急重要事情汇报的动作,东方珏拧拧眉,只好对沈轻轻说,“我还有点事,下次再聊。”

    “嗯,去忙吧。”

    沈轻轻也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见他欲挂电话,她不自觉松一口气。

    东方珏像是看穿她的心思,唇角不禁微微勾起,“电话里跟你聊有点远,等我忙完了,去s市找你。”

    “哈?”

    沈轻轻被他吓一跳,咽咽口水正想说些什么,他已先行一步挂掉电话。

    不情不愿结束与沈轻轻的通话后,东方珏眸光淡淡瞥向左星,眼底的笑意迅速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如既往的冷峻:“什么事?”

    知道自己打扰了他的兴致,左星颤了颤,只得硬着头皮开口:“启禀少主,总统先生有事找您!”

    “好!”

    另一边,沈轻轻刚将手机装进包包里,又有另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她重新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浮现“堂姐”两个字,立马接起——

    “姐!”

    “抱歉,轻轻。我从外边刚回来,手机放家里了,所以没能接到你的电话。你找我有事吗?”

    沈拂晓坐在书桌前,一边打开笔记本电脑,一边跟她讲电话。

    “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我刚刚路过检察院,想去看看你。”

    沈轻轻如实回答,情绪却莫名有些低落。

    沈拂晓敏感捕捉到了,不由得关心问她:“你怎么了?”

    “我”

    沈轻轻顿住,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启齿。

    沈拂晓又问:“跟顾祁森吵架了?”

    “啊?”

    未料到堂姐竟猜得如此神准,沈轻轻眸光闪了闪,无奈告诉她,“哎,是,也不是!”

    “嗯?什么意思?”

    沈拂晓秀眉蹙起,被她搞懵了。

    沈轻轻没有回答,而是咬紧了唇,问:“姐,你在家吧?我现在可以去找你吗?”

    “嗯,过来,我等你!”

    “好的,那待会见!”

    “ok!”

    半小时后,沈轻轻抵达沈拂晓家。

    沈拂晓给她开门,

    一见自家堂姐,沈轻轻像是突然间找到了依靠,哽咽着喊她:“姐——”

    她的话音刚落,鼻头倏地一酸,眼泪竟不受控制,当着沈拂晓的面就这么扑簌扑簌掉下来。

    “你怎么了?快进来,进来再说。”

    沈拂晓吓坏了,慌慌张张请她进屋。

    揽着她到沙发坐下之后,她急忙抽出几张纸巾递给她,小心翼翼问道,“被顾祁森欺负了?”

    沈轻轻吸吸鼻子擦擦泪,闷声否认:“没有,他没有欺负我。”

    他只是不要我而已,呜呜

    心,再一次一阵钝痛。

    沈拂晓并不相信她的话,杏眸盯着她泛红的眼眶瞧了好一会,无奈叹气:“你这傻丫头,就是太善良了,被欺负了还一心向着他。”

    “我哪有?”

    沈轻轻弱弱反驳。

    “没有?”

    沈拂晓摇摇头,伸手在她脸上戳了戳,一边逗她,“瞧,你这张小脸分明就写着顾祁森欺负我六个大字,还敢在我的火眼金睛面前撒谎,嗯?”

    “哧,你当你是孙大圣呐?”

    沈轻轻被她逗笑,顷刻间,气氛轻松不少。

    见她情绪渐渐好转,沈拂晓这才稍稍放下心,走到厨房给她倒一杯水。

    “来吧,喝杯水润润喉。”

    “谢谢姐姐。”

    沈轻轻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温水。

    沈拂晓随后在她对面坐下,神色突然变得认真:“你到底是怎么了?不告诉我的话,我不放心。”

    “我”

    沈轻轻犹豫片刻,终于还是将自己与顾祁森被设计发生了关系,然后顾祁森不想负责,给了她一套房子和两亿现金这事简单说出来。

    沈拂晓一听,顿时气得把顾祁森给狠狠骂一通,若不是沈轻轻拦着,她非得直接杀过去找他拼命不可。

    因为这事,姐妹俩坐在沙发上,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偌大的客厅,静谧得依稀只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许久许久之后,沈拂晓才缓过神,语重心长告诫她:“我跟你说,既然他摆明了跟你划清界限,你也有骨气点,不许再惦记着他了。”

    “嗯,我明白。”

    沈轻轻垂着脑袋,双手放在膝盖上,悄悄攥紧。

    沈拂晓将她的动作看在眼底,突然伸手过来摸了摸她的头,柔声安慰她:“天底下又不止他一个帅哥,讲真的,我们检察院就有好多青年才俊喜欢你,顾祁森他是眼瞎了,才看不见你的好。”

    说到这,沈拂晓好不容易压下去的脾气又蹭蹭蹭冒出来。

    沈轻轻闻言,苦涩笑了笑:“爱情这东西,不是你足够好、足够优秀,对方就会爱你的。大家都是成年男女,发生那样的事,我其实不怪他。”

    “你哎,你怎么这么傻?”

    对于她的话,沈拂晓发现自己竟无法反驳,但她还是忍不住再次骂她傻。

    “不傻又能怎样?难不成苦苦纠缠他么?我做不到。”

    “”

    沈拂晓沉默几秒,才接着问,“那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我”

    沈轻轻捏了捏手心,缓缓抬起头,“先将yan颜这个品牌做起来吧,等积累足够的经验我再离开。反正他是高高在上的总裁,就算我留在顾氏,也很难跟他有交集,不怕见面会难堪。不过堂姐,你说这两亿,我要不要拿去还给顾爷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