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3 默默地陪着她
    恋上你 630 ,宝贝轻轻:总裁,用力爱!最新章节!

    从得知顾祁森要来z会所的那一刻起,沈轻轻紧绷着的神经就没再缓和过。

    时间一分一秒迅速划过,可在等他来的过程中,沈轻轻却感到万般的忐忑与煎熬。

    “你去里边的房间吧。”

    就在她觉得自己的心快跳出来的时候,乔志安突然开口,紧接着,就有人走到她面前,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沈轻轻只好硬着头皮离开。

    房门刚关上,隔着门板就听有人来报:“主人,顾少来了。”

    “请他进来!”

    “是!”

    对方又退出去。

    一想到顾祁森就要进来,沈轻轻的心瞬间又提到了嗓子眼。

    她背靠着门,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不一会儿,他那富有磁性的嗓音就那样一字不落地跃入她的耳中:“舅舅,您这么急找我过来,所谓何事?”

    “哼!你说呢?”

    乔志安冷哼一声,态度如同以前一样恶劣。

    顾祁森拧拧眉,心底虽有些不悦,但他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毕恭毕敬开口,“如果是关于国的总统大选,这个问题我之前已经解释过了,顾氏并不由我一个人说了算,所以——”

    “都这时候了,你还想骗我?”

    乔志安语带不耐打断他,“有个女孩叫沈轻轻是吧?你就是为了她,才与东方珏做交易,从国撤资以便让东方瑾上位的。祁森啊祁森,舅舅对你不薄吧?自小到大,我拿你当亲儿子看待,你又是怎么回报我的?在最关键的时刻跟敌人站一条阵线来扯我的后腿你说,这事要我怎么原谅你?”

    许是太生气了,乔志安一张脸霍地涨成了猪肝色,一向保养得宜的他,最近也开始多了几分颓废。

    未料到他会知晓这么一段插曲,顾祁森半眯着狭长的眸,悄然闪过一抹异光。

    “怎么,不说话了?”

    见他沉默,乔志安再次咄咄逼人问道。

    顾祁森这才缓缓开口:“从国撤资这事,是集团的董事会在五月份就做下的决定,跟沈轻轻无关。如果您不信,我可以让人调出当时的会议视频给您看。在商言商,我还不至于会为了一个女人,头脑发热去拿整个集团、还有您的未来去开玩笑。”

    “但这个女人是你妻子!”

    乔志安说完,有意无意往沈轻轻所在的房间瞥一眼。

    顾祁森并不知道沈轻轻在现场,此时此刻,生怕乔志安会对她下手,他只能尽力撇清与她的关系,违心说道:“您误会了,她是我的妻子没错,但她是我爷爷自作主张给我娶的,而且我们很快就会离婚,还请您不要听信外边的传言,认为她对我有多重要。尤其是从国撤资这事,她更不可能影响到我做的任何决策!”

    “是么?”

    乔志安微微一笑,笑意却不达眼底,“看样子沈轻轻是没骗我了。”

    一听沈轻轻的名字,顾祁森心中骤然泛起不好的预感。

    果真下一秒,他就听“吱呀”一声某个房间的门被打开,转头,居然见沈轻轻从里边走出来。

    四目相对,他们的视线却没有像以往一样胶在一起不舍得移开,反倒是避之唯恐不及,纷纷避开彼此。

    所以,连一秒对视的时间都没有,顾祁森便重新扭过头看向乔志安,冷冰冰问:“您什么意思?”

    “将事情弄清楚的意思!”

    乔志安冷哼一声,继续说,“既然你们都要离婚了,那我也没必要再追究。不过——”

    讲到这,他顿一下,眸光沉沉瞥向沈轻轻,语气中蕴满威胁,“要是被我发现你们窜通起来骗我,后果自负!来人,送客!”

    “是!”

    他的话音刚落下,就有人上前,将沈轻轻和顾祁森请出去。

    离开乔志安所在的套房,沈轻轻连看都不看顾祁森一眼,头也不回便疾步往电梯间的方向走去。

    “轻——”

    顾祁森原本想叫住她,但最终,话还是卡在了喉咙口没有说出来,只能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她娇小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沈轻轻浑浑噩噩走出z会所的大门。

    她没有叫计程车,也没有去坐地铁公交,而是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逛着。

    “您误会了,她是我爷爷自作主张给我娶的妻子,而且我们很快就会离婚,还请您不要听信外边的传言,认为她对我有多重要。尤其是从国撤资这事,她更不可能影响到我做的任何决策!”

    脑海中像是播音乐那般,一而再再而三重复播放着男人稍早之前对乔志安所说的信誓旦旦的话,明明那么长的一段,可她竟一字不漏全部记得清清楚楚,他所说的每个字,更是化作一把把锋利的小刀,无情凌迟着她的心。

    她之于他不重要,其实这点她早就有自知之明了,然而,自己体会是一回事,亲耳听到他讲出来,又是另一回事

    呵,这下总算可以真正地、彻彻底底地与四年的单恋告别了,若不然以她这般执着的性格,还真不知何年何月才会从失恋中走出来,因此基于这点,或许自己应该感谢乔志安,哪怕他不怀好意

    城市的夜晚,霓虹璀璨,路上来来往往的,几乎全是一对一对的情侣,或手牵着手,或肩并着肩,或搂在了一起

    不管哪种相处方式,落在沈轻轻眼底,全都是那么地虐狗,那么地令人羡慕。

    她勾唇笑了笑,眼眶却莫名一酸,像是有泪要飚出来,幸好此时灯光昏暗,即使哭了,也不怕被人看笑话。

    从z会所出来,顾祁森一路跟在她后面,看着她一会儿小跑几步、一会儿又停下来站着不动,单薄的背影散发着浓浓的悲伤,让他的心也不由自主跟着痛了起来。

    看着她在前边蹲下,他很想走过去牵她的手,很想把她抱到怀中,可才往前踏出一步,理智又硬生生将他拉了回来。

    不能,他不能再放任自己,也不能再给她希望,既然没有办法承诺她一个光明的未来,他就不应该再去招惹她

    沈轻轻,对不起!

    长痛不如短痛,我相信乐观开朗如你,一定可以重新振作,彻底把我从心底抹去

    这一晚,顾祁森一直默默地陪着她,也不知走了多久,直到她回到家里,关上门开了灯,他才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