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5 连话都不愿跟他讲一句
    20分钟后,车子抵达天际双子塔。

    不知道要在这边呆多久,所以沈轻轻并没有让司机等她,好心让他提前下班了。

    “谢谢您了,沈总。”

    未料到还有这种好事,司机对沈轻轻的感激又多了几分,毕竟这个世界上,年轻漂亮又善解人意的女上司,相信没几个男人不喜欢的。

    “不客气!”

    挥别司机后,沈轻轻掠了掠有些凌乱的长发,这才拎着公文包款款走进这栋地标性的建筑。

    再次踏进这儿,她情不自禁回想起初来乍到的那一天,那时候的自己,完完全全一个刚步入社会的小女孩,天真得可怕,而现在呢,居然摇身一变,成为顾氏的品牌总监

    这一刻,沈轻轻骤然发现,才短短的几个月,自己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而她的人生,更是如此。

    怀着复杂的心情,沈轻轻走到电梯间,按下了上升键。

    不一会儿,电梯门“叮”一声打开。

    包包里的手机在这时震了震,提示有信息,沈轻轻后退到墙角,低头将手机拿出来。

    见是许丝蕴发来的,她赶紧回复。

    编辑短信编辑得十分认真,因此,她不知道雷娜从电梯里走出来。

    刚刚被公司炒鱿鱼的雷娜,此时对顾浩云有着满腔的怨恨,可她又不敢当面对他大发脾气,于是这会儿见到沈轻轻,火气突然蹭蹭蹭窜上来了。

    见沈轻轻正低着头捣弄手机,她嘴角不由得勾起一记冷笑,随即踩着七八厘米高的高跟鞋,盛气凌人就往她冲过去。

    沈轻轻顾着回短信,压根没注意到周遭的情况,直到高跟鞋踩着地板的“叩叩叩”越来越近,她这才下意识抬起头。然而,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对方一巴掌就呼过来——

    “沈轻轻,你这小贱人,看我不打死你!”

    “啊——”

    沈轻轻惊叫一声,立刻闪躲。

    幸好她反应够快,及时避开,这才惊险地逃过雷娜的袭击。

    可雷娜就没那么幸运了,由于用力过猛,再加上沈轻轻站的地方又是墙角,她那涂满朱红色指甲油的纤纤玉指就这么撞在墙壁上,当下疼得她哇呜大叫起来。

    沈轻轻在一旁看着她作死,忍不住摇摇头,眸光微冷讽刺道:“雷总监,何必对我行这么大的礼?瞧这漂亮的指甲,约莫都得剪掉咯。”

    “哼,沈轻轻,你别得意!不要以为顾浩云把我炒掉了,你就可以回来ak上班?我告诉你,像你这种靠姿色上位的女人,绝对没好下场!顾浩云迟早会把你玩腻了!”

    雷娜捂住受伤的手指,咬牙切齿怒骂道。

    沈轻轻眸光闪了闪,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她是丢工作了,怪不得这么不要形象。

    不过,她被炒鱿鱼关自己什么事?是看她长得娇弱好欺负吗?

    换做以前,兴许她会碍于她是自己上司,暂时忍一忍,但如今,她才不愿做个软柿子,由着她们欺负呢。

    思及此,沈轻轻拽紧了包包,吐字无比清晰对她说:“跟我道歉!”

    “what?”

    雷娜眼睛瞬时瞪得老大,接着嘲讽出声,“想让我跟你道歉?做梦吧你!我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跟你道歉!”

    “你——”

    沈轻轻被她气得涨红了小脸,若不是顾及到淑女风度,她一定扑上去,打得她满地找牙。

    她拳头攥了攥,做了个深呼吸,正打算再给她呛声,身后突然传来一抹熟悉的男音,“是么?那你就去死吧!”

    轰——

    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语气却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危险,雷娜当场愣住,缓缓抬头往来人的方向望去。

    不看还好,这一看,吓得她差点下跪。

    “顾顾总!”

    看到顾祁森那张如雕刻般完美的俊脸此时尽是肃杀之意,雷娜全身颤抖,战战兢兢开口。

    而沈轻轻呢,在听到他的声音时,早就呆若木鸡。

    没想到,她与他同个公司上班都见不着面,在这儿反倒是遇见了,这是不是所谓的冤家路窄?

    不,她只想跟他形同陌路,才不要当什么冤家!

    见两部电梯还在顶层,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抵达一楼,她咬了咬唇,打算前往大厦另一个电梯间,可不知道为什么,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怎么挪都挪不动。

    顾祁森幽幽看了沈轻轻一眼,这才转头警告雷娜:“跟她道歉,否则我会让你在广告界混不下去。”

    “顾顾总,我”

    雷娜心不甘情不愿还想辩解,顾祁森却压根不留任何余地:“道歉!”

    “是、是”

    知道眼前这尊大佛是s市最不能得罪的人,雷娜纵有万般的恨,也不敢在这时候造次,于是,她只好低声下气对沈轻轻说:“对不起!”

    “呵”

    沈轻轻冷笑一声,并不愿接受她的歉意,“雷总监的道歉,我可不敢当,免得晚上做噩梦!”

    雷娜被她这么一刺激,瞬间又是满面狰狞:“沈轻轻,你别太过分!别以为有顾总给你撑腰,你就小人得志了,我警告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祁森厉声打断,“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抓到派出所,告她寻衅滋事。”

    “是,boss!”

    顾祁森的话音刚落,后边就窜出两个高大的男人。

    他们一左一右提着雷娜,不顾她的尖叫、反抗,直接往外走。

    偌大的电梯间渐渐恢复宁静,最后只剩沈轻轻与顾祁森两个人。

    虽说他帮了她,但此时此刻,沈轻轻却连话都不愿跟他讲一句,完全把他当空气那般。

    抬头看了一眼显示器,发现两部电梯都还停在20层以上,约莫要等多1分钟才抵达一楼,沈轻轻悄悄捏捏手心,暗暗祈祷着时间能快一点过去。

    顾祁森将她的冷漠疏离看在眼底,心头闷得慌,几乎是不受控制的,他便主动开口问她:“上班时间,你来这做什么?找顾浩云?”

    这个认知,让他一双深邃的眸子顿时染上几分暗色。

    “是,我有私事找他!想记我旷工、扣我工资的话,您请便!”

    不想回答的,可到底,沈轻轻还是忍不住应声,当然,她那语气,是怎么冲怎么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