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9 他压根就拿她没办法
    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顾祁森都不愿见沈轻轻与顾浩云走得近,更不想看到她与那一家三口和睦相处的样子,那无疑地是在他的心窝处狠狠地捅一刀子,让他鲜血淋漓弥漫着疼。

    可沈轻轻这丫头拧起来,他压根就拿她没办法,不舍得打不舍得骂,也不可能把她给关起来,因此在这件事上,顾祁森感到从未有过的郁闷。

    针对这个问题,他认真思考许久,终于决定亲自去找顾正弘。

    哼,他就不信了,这个对不起母亲对不起他和冉冉的负心汉,还能不顾顾家声誉、理直气壮赞成沈轻轻与顾浩云在一起

    得知顾正弘一直住在苏晗病房里,于是,顾祁森特地趁大家都上班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开车前往医院。

    抵达苏晗病房门口,他正想敲门进去,却耳尖听到里边传出一男一女的对话声

    “轻轻这孩子是我的得意门生,人不仅长得漂亮,还特别体贴懂事,让人怎么看都喜欢。”

    “是啊!我们家那老爷子看人的眼光还是挺准的,大老早就下手将轻轻定给阿森!”

    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顾祁森眯着长眸,很快便记起,她是沈轻轻的恩师袁琳,而男人,他当然更加不会陌生了。

    顾祁森抿了抿唇,索性倚着门边的墙,光明正大听他们谈论沈轻轻与自己的八卦。

    “你那位大儿子我见过一面,当时他说叫他小顾,所以我也没认出他就是顾祁森。不过那小两口的感情真是好啊,简直是蜜里调油,就跟你以前和苏晗一样。”

    “希望他们过得比我们幸福吧,不要像我们,历经那么多坎坷,现在苏晗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讲到这,顾正弘顿时沉默了。

    袁琳亦跟着没有说话。

    空气中一阵静寂,莫名渲染着哀伤的气息。

    顾祁森拧着眉,眼神陡然变得复杂起来。

    原本还打算进去找顾正弘,可这会儿,他改变主意了。

    兴许是自己担心太多,沈轻轻与顾浩云根本不会在一起,因为如果他们能擦出火花,八百年前就成男女朋友了,哪有自己什么事?

    这个认知,让顾祁森抑郁的心情,一眨眼全消失不见了。

    他微微勾动性感的薄唇,双手插袋款款离开。

    许是心情好,顾祁森一上车,竟破天荒给世界顶级的脑科专家罗伊博士打电话,请他抽空飞市帮苏晗治疗。

    罗伊博士向来超级难约,但碍于顾祁森的情面,最终还是确定国庆节那天前来市看诊。

    时间一分一秒划过,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国庆节前夕。

    由于新加坡分公司出了问题,顾祁森在9月30日便离开市,临走前,命令宫天祺负责安排苏晗的手术事宜。

    接到任务的宫天祺惊讶得瞪大眼睛:“三哥,你没在开玩笑吧?你居然为了自小到大最讨厌的苏晗,特地去请罗伊博士给她治疗?还要我去接待?”

    “有问题吗?”

    顾祁森坐在贵宾候机室里,凉凉开口反问。

    “问题可大着呢。”

    宫天祺急忙道,“我跟你说,你外公一家那么恨苏晗,若不是忌惮你家老爷子的势力,早派人把苏晗杀了,如今他们要知道你这么做,跟你翻脸怎么办?还有,你之前因为三嫂就已经把你堂舅舅给得罪了,你难道不怕跟他们的仇怨越结越深?”

    “所以,身为医生的你,是打算让我见死不救?”

    顾祁森眨了眨狭长的眸,俊脸倏地泛上一抹冷色。

    宫天祺说的利害关系,他当然都分析过,可即使这样,他还是选择救苏晗,毕竟那始终是一条人命,而且她还是因为见义勇为才落得如此地步的

    “三哥,你心地真好!”

    宫天祺不禁有感而发。

    “行了,去干活吧!”

    见差不多时间登机,顾祁森索性挂掉电话。

    宫天祺单手托着腮帮子,忍不住摇摇头,一边叹气:哎,心地善良有时候是好事,可有时候,也不见就好哇

    苏晗的病这么多天来一直没有起色,顾正弘与顾浩云父子俩一直活在愁云惨淡当中,特别是爱妻心切的顾正弘,短短的一个多星期仿佛老了十岁,白头发更是多了几十根。

    下午时分,父子俩坐在病床前聊天,宫天祺穿着一身白大褂,风度翩翩就出现了。

    宫天祺与顾浩云两人向来不对盘,再加上因顾祁森的关系,他对顾正弘也没啥好感,所以他并没有很礼貌地跟他们打招呼,而是双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拽拽出声:“哟,不就是有可能成为植物人嘛,至于这么伤心欲绝么?依小爷我看”

    他的话还没说完,顾浩云就“啊”一声,蹭一下站起身,气势汹汹往他那张精致的俊脸挥一拳。

    宫天祺早有防备,立马躲过他的攻击。

    眼见自己的拳头扑一场空,顾浩云咬着牙正想再补一拳,却被顾正弘给拉开。

    “住手!”

    “爸,你看他”

    “我知道!”

    顾正弘安抚完气急败坏的儿子,随后冷冷瞪了宫天祺一眼,话里蕴满浓浓的责备:“胡闹也得有个度,你是想让我告诉你父母?”

    “告诉就告诉呗,谁怕谁?”

    宫天祺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

    未料到他竟比小时候还顽劣,顾正弘一张脸瞬间涨成猪肝色。

    “宫天祺,你别欺人太甚!”

    顾浩云实在看不过眼,撸起袖子又准备跟他大打一架,宫天祺后退一步,摸摸好看的下巴表明来意:“小爷我来这呢,其实是想告诉你们,明天上午罗伊博士会亲自到医院操刀,所以苏女士很快就会苏醒,你们都不让人把话说完就开打,啧啧啧,这家教也没了。”

    “明明是你出言不逊”

    顾浩云简直服了他颠倒黑白的能力,而顾正弘则被“罗伊博士”四个字吸引全部注意力,一脸不敢置信问:“你说的是那个顶级的脑科权威罗伊博士?我之前联系过他被拒绝了,他怎么可能还愿意来给苏晗做手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