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1 瘦了很多
    ,宝贝轻轻:总裁,用力爱!!

    “他爱不爱轻轻,那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作为外人,我们没办法插手,所以你也不需要去做些什么,懂吗?”

    顾正弘语重心长道。

    感情之事,他也是少年时披荆斩棘走过来的,当中的辛酸苦辣,只有自己知道。

    人家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其实他对这句话有些不认同,爱情也好、婚姻也罢,就跟穿鞋子一样,舒不舒服只有自己清楚,别人又如何能理解?

    顾正弘懂这些,可他发现,顾老爷子一直都不懂,他还是像以前干涉自己与苏晗的爱情那样,去干涉顾祁森。

    如果非要说老爷子跟以前有不一样的地方,那也只能讲,20多年前的自己不爱乔若敏,而20多年后的顾祁森,爱沈轻轻不自知

    见父亲似乎很看好顾祁森与轻轻这一对,顾浩云忍不住表达自己的想法:“我知道我不应该去干涉他们,但顾祁森他明明有心爱的女人了,我担心轻轻吃亏”

    “你应该对轻轻有信心,她那么好一个女孩子,你哥要是眼睛不瞎,肯定会喜欢上她的。倒是你,年纪也不小,该为自己打算了。”

    父子俩聊了些什么,沈轻轻没有继续往下听,此时此刻,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唯一记住的是“顾祁森他明明有心爱的女人了”这句话。

    果真呐,她的第六感没有出错,顾祁森他真有心爱的女人

    呜呜,怪不得她是那么努力、那么努力地想要走近他,可他却义无反顾一次又一次将自己推开,甚至不惜用钱伤害她,原来如此!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大门的,也不知自己怎么走着走着,就走到了环江公寓附近。

    她站在大路边,抬起头眺望着那几栋奢华的公寓,其中有一间,是他们曾经的家。

    可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到那些甜蜜融洽的小日子里,回不到她最纯粹的单恋时光,因为,有心上人的顾祁森,已经不是她能爱得起的了

    恍惚间,放在包里的手机震了震,沈轻轻愣了一会,这才缓缓打开包包拉链,将手机拿出来。

    电话是顾浩云打来的,他焦急地问她为什么那么久了还没到医院,沈轻轻极力忍住想哭的冲动,慌乱间找了个蹩脚的借口,幸好他那边刚好有事要忙,并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

    挂掉电话,沈轻轻像行尸走肉般,浑浑噩噩往回走。

    夜幕渐渐来临,整个城市华灯初上,透出别样的朦胧美。

    经过商业街某家唱片店,里边恰好应景地飘出一首歌——

    “这夜满街的孤独,安静的让人想哭,握着你的照片,重播我的幸福,重播那些曾有你的幸福”

    许是歌手演绎得太过动人,深深戳进沈轻轻的心窝里,让她不禁停下了脚步。

    “我曾是那么的接近幸福,近的可以贴到爱的温度,难道是命中的劫数,还是注定结束,你是我永远解不了的毒”

    一曲终了,她呆呆地站在唱片店门口,反应过来时,已是泪流满面。

    是啊,顾祁森何尝不是她解不了的毒?

    如果她早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中他的毒如此之深,当初一定不会不顾一切闯进那扇门,反正他也有能力化险为夷不是?

    沈轻轻,别傻了!

    抬手擦了擦模糊视线的泪水,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

    沈轻轻深吸一口气,索性决定化悲痛为食量,好好慰劳自己一顿。

    见附近刚好有家吃自助餐很出名的大饭店,人均消费要500块以上,换做平日,她肯定不舍得花钱,但今天她彻彻底底失恋了,失恋最大,她就花个500块吃顿饭,过分么?

    不过分!

    像她这么乖巧的女孩失恋不去酒吧买醉,只是单纯地吃个自助餐不行么?

    行!

    所以沈轻轻,进去吧,呜呜呜,进去吧,沈轻轻

    ————

    一个人吃饱喝足,沈轻轻走出那家自助餐饭店时,郁闷的情绪总算得到宣泄。

    今天是国庆节,路上处处张灯结彩,整个城市似乎洋溢在为祖国妈妈庆生的欢乐中,就连她家那条小巷子的上空,也有漂亮的烟花朵朵绽放。

    沈轻轻站在自家门前的台阶上,望着璀璨的夜空,都禁不住激情澎湃起来。

    爱情,算什么东西?

    顾祁森跟伟大的祖国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啊——中国,我爱你!”

    “我爱你,祖国妈妈!”

    扯开嗓子朝着天空喊了两句,女孩清脆的嗓音,在一大片烟火声中显得微不足道,可却让隐匿在黑暗中的俊美男人不自觉勾起了唇。

    见她吼完了转身准备开门,他立刻迈开长腿走上前去。

    沈轻轻将门打开进了屋,正打算关门,突然,一个黑影迅速窜进来,吓得她赶忙失声尖叫。

    “啊,抓贼啊唔——”

    还没嚷完就被对方用手捂住,下一秒,耳边传来一抹熟悉的男音,“是我,东方珏!”

    呼——

    沈轻轻心里顿时松一口气。

    见她不吵不闹了,东方珏这才松开她。

    得到自由,沈轻轻第一时间摸了墙壁的电灯开关,点亮屋里的黑暗。

    果然,一抬头,就看见东方珏那张俊逸非凡的脸。

    “你怎么来了?”

    不可否认,见到东方珏的这一刻,沈轻轻心底竟浮现高兴两个字,就好像是故友重逢那般,满心满眼尽是欢喜。

    东方珏双手插袋,深眸灼灼盯着她,沉声道:“我说过会来看你,不过”

    “不过什么?”

    沈轻轻顺着他的话接下去。

    “你看起来不太好,瘦了很多。”

    他的语气虽冷,但却有着掩饰不了的关心。

    沈轻轻心尖一颤,莫名泛上几分暖意。

    不愿在他面前表露脆弱的一面,于是,她悄悄攥了攥手心,逼自己扯出一抹灿烂的笑:“最近工作很忙,经常加班,瘦了就当减肥呗。”

    话落,不等他出声,她又问,“你什么时候来市的?”

    “刚到!”

    东方珏一边说,一边往客厅的方向走。

    沈轻轻瞄一眼墙上的挂钟,十点十二分。

    这么晚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好吧?

    她滴溜溜的眸子转了转,开始寻思如何将他请走,这时,却听他悦耳的声音响起,“有东西吃吗?我一天没吃饭了。”

    “哈?”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