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2 你不在乎,我在乎
    ,宝贝轻轻:总裁,用力爱!!

    最后,沈轻轻还是被逼着帮东方珏煮了一碗鸡蛋面。

    单手托腮坐在餐桌前,看着男人仪态优雅吃着面,她忍不住摇了摇头。

    东方珏拿筷子的动作顿住,有些疑惑地挑挑眉:“怎么了?你在面里下毒了?”

    “噗——”

    她被这话噎得差点吐血,没好气翻了个白眼给他,“对滴对滴,我在里边下了砒霜,你最好别吃了!”

    “放心,砒霜毒不死我!”

    东方珏淡淡瞥她一眼,继续吃面。

    沈轻轻轻笑一声,忍不住八卦问道:“那什么东西才能毒得你死?”

    “目前来说,没有!”

    “切,我才不信呢,你又不是外星人,基因突变什么的,怎么可能会有毒不死你的药?玩笑开大了不好玩。”

    沈轻轻权当他在吹牛,一点都不相信。

    东方珏勾唇浅浅一笑,倒也不再多说些什么。

    不知是沈轻轻的厨艺太精湛,还是东方珏本身饿坏了,总而言之,满满的一大碗面,居然被他三两下就全吃完,更甚至,还让沈轻轻再煮多一份。

    沈轻轻才不理他,直接将碗筷收走。

    收拾好厨房,见东方珏坐在沙发上看夜间新闻,她眼珠子转了转,走过去赶人。

    “好了,宵夜也吃了,你可以回酒店了。”

    沈轻轻一边说,一边顺手把电视关掉。

    谁知,东方珏压根不配合:“我没订酒店。”

    “什么?”

    未料到竟会听到这样的答案,沈轻轻不由得拔高语调,“那你住哪?”

    “住你家。”

    讲这话时,东方珏趁机拿起遥控器,再次将电视打开。

    新闻继续播,沈轻轻却无暇观看,一心只想请他走:“不行!孤男寡女不方便,你这样会对我的名誉造成极大的损失!所以拜托你行行好,快走吧,嗯?”

    沈轻轻说完,生怕他不同意,赶忙虔诚地用双手合十,像拜神那样对着东方珏这身大佛拜了好几下。

    东方珏觉得她这样的动作十分可爱,但依然不为所动。

    他神色从容按了按手中的遥控器,漫不经心开口:“照你这么说,名誉倒是挺重要的。”

    “那当然啦,你不在乎,我在乎哇!”

    “是么?那你是在乎自己的名誉多一些呢,还是你堂姐的,嗯?”

    他抬眸,似笑非笑盯着她。

    沈轻轻眨眨卷翘的睫毛,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沈拂晓未婚生子一事,除了你之外,恐怕没几个人知道吧你说,万一消息爆出去”

    “停!”

    沈轻轻的脸色陡然一变,猛地打断他,“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很难?”

    东方珏勾唇反问。

    沈轻轻愣一下,闷声回应,“不难。”

    有心查的话肯定能查出来,哎,其实堂姐偷偷摸摸生孩子、养孩子这么多年没被发现,已经很厉害了

    想起沈拂晓的遭遇,沈轻轻的心情蓦然沉重起来。

    东方珏将她的小纠结看在眼底,深幽的眸光闪了闪,不怀好意问:“怎样?做好选择了吗?”

    “我”

    “沙发借我睡,你堂姐那事,我会替她掩盖。”

    “你是说,你会帮她保管这个秘密,不让别人查到吗?”

    原本她还担心以堂姐的能力迟早会让秘密曝光,若东方珏肯帮忙,约莫她就放心了吧?

    可让他住这里

    “你可以这么理解。”

    东方珏如大提琴般优美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沈轻轻攥攥手心,心里不断挣扎,一时间很难下决定。

    东方珏见状,深眸悄然掠过一抹暗光,干脆起身往外走:“看来沈拂晓对你而言一点都不重要,行,我走了!”

    “啊,别啊——”

    怕他真就这么走了,沈轻轻只好硬着头皮叫住他,然后,指了指自家客厅的沙发,不情不愿说道:“那你睡沙发吧!”

    “确定?”

    “嗯!”

    “成交!”

    话音落下,东方珏又迅速走回来。

    沈轻轻只能鼓着腮帮子,认栽了!

    但,她不是傻瓜,既然堂姐有把柄在他手上,为避免以后这事被他循环威胁,她很快就拿好纸笔,用一张空白的a4纸哗啦啦写下一大段文字,随后,递到他面前。

    东方珏接过纸条一看,见上边密密麻麻记录着今晚的口头约定,好看的嘴角不禁抽了抽:“行,我签!”

    他说完,拿起钢笔龙飞凤舞写下自己的名字。

    “嗯,这还差不多。”

    沈轻轻将凭证收好,总算满意地嘟囔了一句。

    夜已深,由于最近都没休息好,沈轻轻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就困得眼皮直打架。

    东方珏看着不忍,沉声催促她:“去睡吧!”

    “不行,我今晚不能睡!”

    “为什么?”

    “不为什么!”

    沈轻轻瞪他一眼,心想,你一个大男人晚上住我家,我要是能睡得着,这心得多大啊?

    呀呀呀,烦死了

    东方珏看穿她的心思,薄唇微微勾了一下:“莫非你是在怕我行为不轨?”

    “额”

    心事被戳穿,沈轻轻突然有些尴尬。

    她低下头,就听男人悦耳的声音响起,“我真想对你做些什么的话?你醒着和睡着,有何区别,嗯?”

    轰——

    非要这么直白吗?

    沈轻轻感觉瞌睡虫在这一刻全被他吓跑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说的也有些道理,以他的性子,若要强迫她,何须等到现在?而且向来很准的第六感告诉她,东方珏对她没有什么恶意,所以应该可信吧?

    一番苦想,最终,沈轻轻还是回了房。

    将门反锁,她缓缓踱步走向衣柜,拿一套睡衣进浴室洗澡。

    幸亏顾祁森在帮她重新装修房子时,给她房里多规划了一个洗手间,否则,今晚洗澡可就尴尬了

    哎沈轻轻,咱能不想他了么?

    二十分钟后,沈轻轻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出来,将手机关机,爬上床,钻进被窝里。

    原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然而,也不知是不是太累了,躺下不到几秒,她竟然沉沉睡了过去。

    屋里,沈轻轻呼呼大睡,屋外,东方珏就没她那么幸运了。

    他人高马大的,窝在小小的沙发里,怎么睡都不舒服,因此,他索性拿出手机开始处理公事。

    两个小时过去,感觉肩膀有些累了,东方珏伸了个懒腰,突然灵光一闪,倏地站起身,刻意放轻脚步走到沈轻轻房门前,不费吹飞之力,就将她的门锁给撬了。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