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4 爱她爱到骨子里
    ,宝贝轻轻:总裁,用力爱!!

    抬头,骨碌碌的眸子充满抗议瞪着他,樱唇轻启正想开骂,男人性感的薄唇便气势汹汹对着她的唇压下来。

    “唔”

    未料到他一言不合又吻自己,沈轻轻心头不禁泛过一丝气恼。

    不想配合,她拼命闪躲,然而,男人却索性伸手扣住她的下颌,让她压根无处可躲,无处可逃。

    他的吻,带着浓浓的惩罚,是那么地狠,那么地粗暴,对着她又啃又咬,仿佛要将她摧毁那般,肆意折磨她所有的感官,于是下一秒,女孩晶莹的泪滴就这么啪嗒啪嗒掉下来。

    不想哭的,也不想在他面前表现得那么软弱,可不知是他身上的烟味太刺鼻,还是她心里实在太过委屈,她,真的、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

    呜呜呜

    嘴里全是她咸咸甜甜的泪,顾祁森心情益发烦躁,索性松开她的唇。

    大手托起她的下巴,逼她与自己四目相对。

    女孩泪眼婆娑的模样直接撞进他眼中,硬生生刺痛他的心,可早就被嫉妒冲昏头的男人,此时此刻情商智商全是零,开始口不择言伤害她:“你不是喜欢我吗?怎么,吻一下就哭了?看来你的喜欢也不过尔尔!2个亿,眼不眨一下就给了顾浩云?顾浩云才是你真爱,是不是?沈轻轻,你真当我是傻瓜,是冤大头”

    “我”

    沈轻轻被他这话弄得稀里糊涂,被泪水浸湿的眼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

    她什么时候把2亿给佑辰了,为什么她不知道

    还没整明白,又听他继续咄咄逼人,说话越来越过分,“还有东方珏!呵,一天一夜呆在屋里?是不是被他睡一次了,他也给你两个亿?说!你给我说!”

    顾祁森一边质问一边用力摇着她的双肩,眼角眉梢间透出的绝情,像是一把利刃,深深扎进沈轻轻的心窝里。

    唇瓣颤了颤想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愣是发不出来,只能梗在喉咙口,闷得她无法呼吸。

    见她一直不反驳、不解释,男人愈发坚定自己的猜测,盛怒之下,攥紧铁拳狠狠砸向墙壁,刹那间,鲜血汩汩流出,在浅色的墙面,绽开一朵妖冶的红花。

    “你太令我失望了!”

    手受伤满满都是血,有几滴更是滴落在地上,可他却是不理不顾,痛心地挤出这句话,高大的身影如一阵飓风,迅速消失在她视线中。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沈轻轻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顷刻间被抽干,娇小的身子贴着墙缓缓下滑,最后,狼狈跌坐在地上。

    呜呜呜,心,好疼好疼,疼到她差一点点就想这样死去,疼到她生平第一次后悔认识了顾祁森

    ————

    离开沈轻轻家之后,顾祁森开着银色的帕加尼,一路飙车去了z会所。

    整整一个晚上,他将自己关在包厢里,不停地抽烟、不停地喝酒,似乎只有这样,才能麻痹自己的神经,才能让自己不去想、不那么痛

    可他错了,他怎么可能不去想,又怎么可能不痛?

    明明告诉自己要放手的,可自她从他的生活中淡出之后,她的影子却时时刻刻缠绕在自己心上,只要一闭上眼,全是她明媚动人的脸

    沈轻轻,沈轻轻

    宽大的沙发上,男人醉生梦死睡在那,嘴里不断发出呓语,仔细一听,全是“沈轻轻”

    包厢的大门被人从外边打开,宫天祺迈开长腿走进来,恰好将“沈轻轻”三个字听了去。

    目睹屋内狼藉的各种酒瓶、烟蒂,他不由得摇摇头,重重叹一口气,“哎,三哥啊三哥,没想到你也有买醉的一天!”

    印象中,他家三哥一向理智得可怕,长这么大,除了偶尔几次见他因苏晗稍稍有些失控之外,其他时间,三哥是沉稳、高深莫测的,何曾像现在这样

    双手插袋走到顾祁森隔壁的单人沙发坐下,宫天祺抬脚踢了踢他,大声叫喊:“三哥、三哥,太阳都晒屁股了,快给我起来!”

    许是他的声音太有穿透力,顾祁森终于掀掀沉重的眼皮,不过,他并没有睁眼,而是有气无力应了一声。

    宫天祺见状,顿时心生一计:“三哥,不好了,沈轻轻出车祸了!”

    轰——

    原本闭着眼睛的男人霍地坐起身,布满红血丝的眸子里尽是惊慌,“轻轻——”

    因熬夜酗酒抽烟的缘故,他的声音此时沙哑得不像话。

    见他终于醒来,宫天祺立马摆摆手:“没事没事,我骗你的!”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空酒瓶就扔过来,吓得他条件反射般从沙发上直直弹跳到地面,“哇,三哥,你谋杀亲弟啊!”

    “”

    顾祁森默,没有理他,继续垂下头。

    宫天祺却是笑嘻嘻靠过来,单手托着精致的下巴,眨眨眼,八卦问道:“该不会是为情所困吧?又是因为三嫂?“

    顾祁森捏捏酸疼的眉心,怒斥:“胡说八道!”

    宫天祺却是来了兴致,突然决定发发慈悲,充当他的爱情导师。

    于是,他故意忽略顾祁森的冷漠,单刀直入问:“三哥,承认爱上沈轻轻,有那么难吗?”

    “爱上她?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宫天祺压根不信,干脆说道,“既然你不承认,那好,我问你,如果有一天,你找到林希雅了,但那时候她身边已经有别的男人,你会怎么做?会难过吗?会伤心得彻夜买醉吗?”

    “不会!”

    顾祁森斩钉截铁回答,“只要确认她还活着,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可能难过?”

    “所以,这就是你认为的爱?”

    “我”

    “爱一个人,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只想让她成为自己的,哪容许别人多瞧一眼?所以你好好想想,你对沈轻轻是不是这样?如果她跟别人在一起了,你会不会眼睁睁看着她被别人抢走?我猜你不会,因为明眼人都看得出你爱她爱到骨子里,只有你这个当局迷啊我的三哥!”

    宫天祺一向都是痞痞的,很难得会语重心长讲出这么一大堆正经的话,而对于他这番话,顾祁森怔了怔,却是无法反驳。

    是啊,他确实是没有办法接受沈轻轻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光想象着她会与别的男人接吻拥抱甚至更进一步的画面,胸腔里蕴着的怒火就蹭蹭蹭地冒出来,只想狠狠地想她往死里弄,弄死了才罢休

    这是什么样一种感情呢?

    对她强大到无法控制住的独占欲,一见她与别人接近就嫉妒得发狂,难道如同天祺所说的,这就是爱一个人最直接的表现吗?

    轰——

    这一刻,心口一直拼命压抑着的某种情感,如火山般彻底大爆发,顾祁森霍地瞪大眼,整个人突然间像是魔障了一样,蹭一下站起身,大步流星往外走。

    不明所以的宫天祺,见他不回答问题就这么跑掉,急急忙忙在后边喊:“啊三哥,你去哪?”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