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5 少夫人一大早去了香港
    ,宝贝轻轻:总裁,用力爱!!

    从z会所驱车离开,在前往沈轻轻家里的途中,顾祁森又认真将自己对林希雅和沈轻轻的感情分别整理了一遍。

    他是在赌场遇见林希雅的。

    那里是某个恐怖组织的基地,龙蛇混杂,充满着不可预估的危险,而她,是赌场的服务生。

    当时自己在执行最后一次任务,因不忍心见她被人欺负,所以出手帮她解了围。

    其实他并不是好管闲事之人,尤其在那么重要的时刻,一个不小心,分分钟都可能暴露自己丧了命,可不知为何,他还是那么做了,为了一个自甘堕落的女孩,他差一点点就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她对他千恩万谢,而他只冷冷丢下一句“不自爱的女孩,谁都救不了你!”就走了,原以为这个女孩只是自己生命中一个过客,谁知,她却在危急关头突然冒出来阻止他喝下毒酒,更甚至在他身受重伤时,为救他不惜以身犯险,引开杀手

    自此之后,他便牢牢记住了她。哪怕当时她浓妆艳抹看不清真实的容貌,哪怕情况危急,他们根本就说不上两句话,可她的勇敢、她的机敏,却在他心中留下无法抹灭的痕迹,所以他发誓,他一定要找到她,找到她之后,如果她愿意,他会好好照顾她一辈子。

    他对林希雅的感情,与其说是爱,倒不如说是欣赏、是感激、是责任,当然,还有牵挂,牵挂着她的生死。

    至于沈轻轻

    如果不爱她,怎么可能每次见到她,都情不自禁想要抱抱她亲亲她?

    如果不爱她,明知不能靠近,明知自己要娶的是林希雅,为何还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一次又一次缠上她?如果不爱她,得知她将2亿全部转给顾浩云时,他怎么可能会那般怒不可遏,只觉自己被无情背叛了?

    如果不爱她,他又何须在听到她与东方珏共度一天一夜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彻底失控,直接从机场冲到她家去?那是因为他怕,怕她真被东方珏抢走了

    沈轻轻,沈轻轻

    男人一边开车,一边疯狂地想着她。

    想起自己对她做过的那些混蛋事,想起自己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心,瞬间痛得无法呼吸

    他飚着车,一路上闯了七个红绿灯,终于来到了沈轻轻家楼下。

    将车子熄火,顾祁森猛地打开车门下车,可当走到她家门前时,想敲门,手,却始终抬不起来。

    待会儿见到她,他应该说些什么呢?

    直接说“沈轻轻,对不起?”,还是,“沈轻轻,我爱你?”

    不管哪一句,都是他的心里话,而不管哪一句,此时此刻,他都发现自己没有办法说出口

    在门口站了许久许久,直到正午的阳光火辣辣照在他头顶上,顾祁森这才总算下定了决心。

    “叩叩叩——”

    “叩叩叩——”

    连续敲了好几次门,都没有人应声,难道,她不在家?

    不可能的!

    这丫头平时很早起,可一旦到了像今天这样的节假日,绝对会睡懒觉,一般情况下,不到十一点钟是起不来的,而他从十点多就站在这儿等,都没见她的影子,所以他敢肯定她没有外出

    “沈轻轻——”

    “叩叩叩——”

    顾祁森忍不住又拍了拍门,结果依然一样,迎接他的是一片寂静。

    不会出事了吧?

    想起昨晚自己离开时她哭得泣不成声的一幕,顾祁森一张俊脸倏地变得煞白。

    这一刻,他不顾不管,索性像昨晚那样,翻墙进去。

    闯入屋里,整个房间空荡荡的,到处都找不到她的影子。

    她到底去哪里了?

    顾祁森懊恼地砸了砸自己的脑袋,接着拿起手机拨打秦瑄电话。

    秦瑄接到顾祁森电话时,心里咯噔了一下,暗叫一声不妙之后,恭敬地将电话接起:“b,请问您有何吩咐?”

    艾玛,年薪千万的工资实在是太不好拿了,好不容易才盼来一个国庆长假,原以为可以去马尔代夫玩得乐不思蜀,结果

    呜呜呜,郁闷呐!

    b自从跟少夫人闹矛盾之后,他发现自己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嘤嘤嘤,少夫人您能把b收了吗?

    顾祁森并不知道短短的几秒间,自家的心腹已经在背地里苦哈哈地吐槽了一大圈,他捏捏有些酸疼的眉心,直接下令道:“半小时内,给我查出沈轻轻的下落。”

    “是,b!”

    若说是公事,兴许秦瑄真的还有那么丁点怨言,可一旦涉及沈轻轻,他立马就来劲了!

    哎呀妈呀,b大人这是打算找人家和好的节奏吗?

    可喜可贺!

    放下电话后,秦瑄马上着手派人去找沈轻轻。

    他的工作效率极快,15分钟后,顾祁森就等来他的电话。

    “怎样?”

    男人坐在沈轻轻家的沙发上,声音有些抑制不住的焦躁。

    秦瑄小心脏抖了抖,硬着头皮汇报:“b,少夫人一早的班机去了香港,现在已经在酒店了。”

    “去香港了?去做什么?”

    未料到她居然跑香港去了,顾祁森的眉头纠成一团,但总算掌握她的行踪,提着的那颗心总算悄悄放下。秦瑄简单地将沈轻轻去香港的目的、入住的酒店房间号全部说出来,顾祁森闻言,想都不想便开口说道:“帮我订最快的航班,还有同一家酒店。”

    “是!”

    见b这架势果真要去香港追妻,秦瑄高高兴兴办事去了。

    而顾祁森,则是立刻离开沈轻轻家,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行李,出发前往机场。

    ————

    香港。

    下飞机后,沈轻轻拖着行李箱,款款走出国际机场大厅。

    第一次来到这座高度繁荣的国际大都市,她的心情是相当复杂与激动的,嘴角也不自觉微微上扬。

    坐上计程车,看着沿路的风景,一直到酒店,她都处于兴奋的状态中,毕竟严格意义上讲,这还是她第一次出游。

    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旅游,因为在旅途之中,见世界那么大,也就没多余的心思去多愁善感了。

    抵达酒店hek in,拿到房卡回预定的房间放下行李,沈轻轻便迫不及待与范迎萱的经纪人联系。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