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7 顾祁森的道歉
    ,宝贝轻轻:总裁,用力爱!!

    远处,粉丝们震耳欲聋的尖叫声一波盖过一波,近处,是粉丝们激动的喊着“好帅好帅”之类的词语,只不过,对这一切,沈轻轻都无暇去顾及,因为此时此刻,她的视线傻乎乎地,全部被那个在大屏幕中与自己同框的男人占据

    他怎么来了

    又怎么出现在这?

    是来找自己的吗?

    不不不,沈轻轻,你太自作多情了

    沈轻轻呆呆坐在位子上,大脑一片混乱。

    “啊啊啊,ki、ki”

    俊男美女同框,那画面养眼得堪比浪漫偶像剧,当然亦是让粉丝们的热情益发地高涨。

    “ki、ki”

    全场齐声大喊,激动地催着他们接吻,更甚至,已经有许多人拿起手机,准备将这一幕拍下。

    沈轻轻缓过神,起身想逃,可男人的速度却比她更快,不一会,他便在万人见证之下,深情缱绻吻上她的唇。

    “唔”

    她用尽力气挣扎,无奈男人的力气是那么那么地大,她又岂是他的对手?

    双手被他禁锢,唇被他占据,她没办法,只能别过脸去,然而,无论她怎么躲,男人的唇始终如影随形,吻得更深。

    “啊啊啊,好幸福喔!”

    “好般配的一对喔!”

    “如果我也有个那么帅的男朋友就好咯!”

    粉丝们一个一个雀跃地讨论着,镜头亦被他们所吸引,迟迟都不愿转开。

    顾祁森原本只是想应景地亲一亲她,可到底还是低估了她对自己的吸引力。

    她那两片润泽的唇瓣,甜甜的,软软的,就像是对他下了蛊,一旦沾染,就染上了瘾,要松开,哪能那么容易?

    欢呼声此起彼伏,激荡人心,也渐渐拉回顾祁森的神智。

    不想他们之间的亲密被别人看了去,他只能硬生生逼着自己,恋恋不舍结束这个吻。

    松开她的唇,他抬手想去摸她的脸,谁知下一秒,沈轻轻一个巴掌就狠狠地朝着他甩过来。

    顾祁森没有躲,精致的俊脸“啪”一声,重重挨了打。

    全场因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霎时安静下来。

    沈轻轻眼眶泛红瞪着他,咬牙切齿骂了一句“混蛋”之后,扭过头,恼羞成怒跑开,可惜还没跑出几步,男人便追上来,一把将她扛在肩膀上,不顾她的反抗把她带离现场。

    好戏演完,镜头总算移走,定格在别的角落。

    大屏幕虽然切换,可绝大多数的粉丝,脑海中依然浮现他们情深接吻的那一幕,真美!

    “放我下来!”

    “救命啊,救命——”

    “抢劫啊——”

    “救命——”

    被他扛着离开场馆,沈轻轻扯开嗓子又喊又叫,不顾形象地对他又捶又打,如此明显的抗拒,让顾祁森心里的懊悔不由得越来越深

    她是个十分注重形象的淑女,平日里就算生气了,顶多也就是鼓着腮帮子发发小脾气,哪可能像今天这样歇斯底里的发怒?

    是对他有多失望,是有多恨他,她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对不起,轻轻,对不起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我不会还口,不会还手,只求你还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爱你

    他们所住的hel酒店就在场馆附近,走路大约几分钟就到了,可顾祁森依然费了好大的劲,才终于抵达酒店,当然,这一路,没少招来路人指指点点,但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如何才能让她开心一点,原谅自己

    打开房间关上门,男人大步流星往里屋走,直到走到大床边,他才将她放到床上。

    一得到自由,沈轻轻立马跳下床,看都不看他一眼便蹭蹭蹭往外边冲。

    顾祁森见状,大阔步走过去。

    大手直接拽住她的,男人低沉的声音,异常的温柔:“我们聊一聊!”

    “跟你没什么好聊的!”

    沈轻轻用力甩开他的手,眼角眉梢间尽是疏离。

    经过昨晚被他的言语刺伤之后,她已经决定彻底放开他了,尽管现在面对着他,心还是会疼,可她又不犯贱,何必丢掉自己的自尊?毕竟没有哪种爱情,需要你放弃尊严作践自己,要你去受罪吃苦。

    沈轻轻,你一定要挺住,你一定不可以再给他任何一丝伤害你的机会

    思及此,她紧紧攥住手心,逼迫自己冷漠一些,再冷漠一些。

    然而,饶是她再怎么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好不容易筑起的那一条防线,还是因他接下来的那句话,差一点点崩塌——

    “轻轻,对不起!我我是特地来向你道歉的。”

    顾祁森一瞬不瞬盯着她,语气无比真诚。

    沈轻轻心尖颤了颤,丝丝痛楚的感觉从胸腔处漫了上来,闷得慌,她下意识伸手捂住发疼的心口。

    对不起?

    呵——

    他何须跟自己说对不起?

    有些东西强求不来,比如爱情,比如信任。

    在爱情的世界里,没有谁规定付出就一定要有回报,也没有谁规定,你爱他,他就必须也爱你

    一直以来,是自己一厢情愿喜欢着他,他没有做错任何事,若非得说错了,应该是昨晚不分青红皂白冤枉她吧?

    但她不怪他,真的,不怪!

    他与她始终有一纸婚书在,东方珏在她家过夜亦是事实,所以,严格上来讲,她也有错

    想通了,沈轻轻也释然了,于是深吸一口气,认真说道:“我跟东方珏之间清清白白,所以我接受你的歉意。而我留别的男人在家过夜,这一点确实欠缺考虑,在此我也跟你道歉。不想请求你原谅我,但这场名不副实的婚姻让我很累,所以等回市,希望你能答应离婚,咱们以后路归路、桥归桥,互不相干!”

    顾祁森听着她这一席话,久久、久久都没能缓过神。

    在来香港的飞机上,他幻想过无数遍自己跟她道歉的场景,想着她会哭、会闹、会大骂他,可却万万料想不到,她竟会是这般的平静,平静到令他害怕

    她,决定不爱他了吗?

    在他终于认清自己的感情时,她,不想爱他了吗?

    不,这怎么可以?!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