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8 快准狠扑倒,包管三嫂对你软绵绵
    ,宝贝轻轻:总裁,用力爱!!

    房间内,此时突然安静了下来,依稀只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空气,在这一刻仿佛停止,连呼吸,都似乎有些费力。

    见他迟迟不出声,沈轻轻下意识咬了咬唇瓣,接着挺直背脊说:“祝你幸福,再见!”

    话落,她毅然转身,迈开长腿,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出去。

    看着她瘦削的背影渐行渐远,顾祁森薄唇掀动,想唤住她,想对她说“沈轻轻,我们重新开始吧”,然而,也不知为什么,这句话却硬生生卡在喉咙口,愣是发不出来。

    见她走到门边,将手搭在门把上,眼看就要离开了,顾祁森忍不住出声:“我这几天会留在香港陪你!”

    只可惜,“陪你”两个字说出来时,沈轻轻已经“砰”一声在外边将门关上,当然也听不见了。

    出了房门,隐忍许久的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她急急忙忙用手擦了擦眼睛,一路小跑奔向电梯间。

    抵达富丽堂皇的电梯间时,沈轻轻才后知后觉发现,这里是39楼,而她所住的地方在10楼,这样也好,虽说跟他同个酒店,但距离那么远,碰到的几率应该小很多了。

    可这么想,心里的失落感却是排山倒海袭来,她以为自己已经够坚强了,结果呢?他还是能轻而易举就能将自己击败

    浑浑噩噩回了房,沈轻轻鞋子都懒得脱,整个人直接倒在软绵绵的床垫上,痛苦地闭上了眼。

    另一边,顾祁森的情况也比她好不了多少。

    长这么大,他恋爱经验为零,哪里懂得哄女孩子?尤其是一个被自己伤透已经决定不爱她的女孩子

    强取豪夺?

    那样只会招来她的反感!

    单刀直入告白?

    恐怕她也不会相信!

    所以,他该怎么办?

    男人坐在沙发上冥思苦想,却始终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抬腕看看表,时间已是晚上7点半。

    也不知她吃饭了没有?

    会不会饿坏了?

    他还是给她点份餐吧?

    想到这儿,顾祁森立刻拿起酒店的座机,拨号到服务台

    吩咐酒店给沈轻轻送餐之后,男人心情总算有些好转。

    这时,放在旁边的手机震了震,接着响起悦耳的音乐。

    顾祁森瞄一眼,发现是宫天祺打来的,不作多想便接起,“喂——”

    “三哥,怎么样?把三嫂搞定了没有?”

    忍了大半天,宫天祺终于按捺不住打电话过来八卦了。

    艾玛,自己不小心点醒了三哥,等他跟沈轻轻真正和好了,他非得去顾爷爷面前邀功不可,嗯,再加一个沈拂晓,要知道,她妹妹的终身幸福,可是他宫小爷给搞定的,她怎么着都得对自己好些吧?

    嘿嘿嘿

    这么想,宫天祺更乐了。

    原以为顾祁森会回自己一句“嗯”,谁知,居然听到他茫然发问:“怎么搞定?”

    靠!

    这还是他那个智商极高的三哥吗?

    连怎么搞定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都要来问自己?

    罢了罢了,天才的反面是白痴,他原谅他!

    于是,宫天祺很快就收起对顾祁森的鄙视,洋洋得意开口:“别的不敢说,这谈恋爱啊,你问我就问对人咯。小爷我这些年交过的女朋友,啧啧啧,我敢说没上百个,也有几十个啦,你瞧哪个女人不对我百依百顺”

    “废话少说,进入正题。”

    顾祁森抬手按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没好气打断他。

    宫天祺只好收起脸上的笑,一本正经道:“睡啊!”

    “嗯?”

    “你们相爱,又是夫妻。吵架而已嘛,最好解决了。不是有句话叫什么夫妻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吗?我看啊,反正现在也是花好月圆,你直接冲到她房间,快准狠扑倒,包管三嫂对你软绵绵!哈哈哈,小爷我简直太聪明了”

    宫天祺越说越开心,就差没跳起来手舞足蹈了。

    顾祁森却摇摇头,一脸黑线:“这馊主意也就你想得出来,挂了!”

    哼,问了等于白问!

    让他强上沈轻轻,他怎么舍得?

    沈轻轻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也不知睡了多久,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她缓缓睁开眼睛,伸了伸懒腰,有气无力走过去应门:“谁啊?”

    “客房服务!”

    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礼貌,让沈轻轻稍稍卸下了心防。

    呵,她刚刚怎么会以为是顾祁森?

    也是够醉的!

    从猫眼往外看一眼,发现的确是两个穿着酒店制服的服务员,她赶紧打开门。

    见他们推着一辆餐车,沈轻轻杏眸掠过一抹讶异,随后朝他们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没有叫餐点呀,请问你们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其中一名服务生对她鞠鞠躬,面带笑容解释道:“美丽的女士,我们没有搞错。今天是我们酒店20周年店庆,凡是房间号有20的贵宾,都会有一份酒店特定的牛扒大餐。您的房间号是1020,所以中奖了。恭喜您!”

    “这样啊”

    见他说得那么诚恳,而且理由充分,沈轻轻很快就打消疑虑,侧着身子躲到门后给他们让出一条通道,“请进吧,谢谢。”

    “好的!”

    对方立刻推着餐车进屋,最后在沈轻轻指定的位置放下。

    沈轻轻从包里拿出小费给他们,两人却礼貌婉拒,说了句“祝您用餐愉快”之后,躬身离开。

    hel不愧是七星级的大酒店,就连赠送的牛扒大餐,出品亦是一流,光是看着那色香味俱全的卖相,哪怕没什么胃口吃饭的她,这会儿都食指大开了。

    洗手,挽起头发,她坐在桌前,认真享受这顿美味的晚餐。

    吃饱喝足,心情瞬间好了许多,只不过,一想到今晚的计划被顾祁森打乱,好几千块大洋就那么打水漂了,她不由得肉疼死!

    千里迢迢赶来香港,却未曾想,范迎萱的面那么难见,她该怎么办呢?

    明明就在同一间酒店,难道她就甘心这么一无所获回去吗?

    不行,半途而废不是她的风格,她必须想别的办法。

    思及此,沈轻轻托着腮帮子,骨碌碌的眸子转呀转,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某人。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