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3 我整个人都给你,你要不要?
    ,宝贝轻轻:总裁,用力爱!!

    沈轻轻说完,还特意把自己整得跟个财迷一样,直接在他面前摊开右手。

    哼,他不是冤枉自己陪东方珏睡一晚,要两个亿吗?

    他当初不是也给自己两个亿羞辱自己吗?

    既然如此,她还有什么需要顾虑的?

    嗯,不要脸算了!

    沈轻轻暗暗腹诽道,然而,虽是这么想,心却隐隐泛着疼。

    原以为他会因自己的话而勃然大怒,甚至乎将自己扫地出门,谁知,他居然低声笑了。

    笑声中夹杂着一丝丝的宠溺,让沈轻轻霎时间风中凌乱。

    额,难道他是气疯了吗?

    要不然怎么可能不生气,而且还笑得有点开心?

    沈轻轻抿了抿唇,正想继续说些什么,男人却将她的手握在掌心中,精致的俊脸凑过来,薄唇勾勾,沉声说:“给你2000个亿,包睡一辈子,怎样?”

    他讲这话时,墨黑的瞳仁里像是装满了整个星空,耀眼极了。

    沈轻轻怔怔地看着他,好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顾祁森伸手掐掐她的脸,继续问:“我的全部身家都给你,我整个人都给你,你要不要?”

    轰——

    沈轻轻总算彻底回神了。

    天,他没在发烧吧?

    为什么开始胡言乱语?

    她赶忙伸出右手贴住他的额头探探温度,随后又探探自己的。

    咦,难道他们两人都烧糊涂了?

    一个神志不清乱讲话,一个出现了幻听?

    亦或是,这其实是一场梦?

    啊,她要疯了!

    沈轻轻下意识捧住自己的头,拼命摇晃了好几下。

    顾祁森见状,眸光划过一抹无奈。

    只见他更加紧地握住她柔软的小手,十指紧扣,一字一句无比清晰说:“沈轻轻,我们做真正的夫妻吧!不要去管什么契约,也不要管什么协议,我们就像其他夫妻一样,安稳地过日子,嗯?”

    “为为什么?”

    沈轻轻费了好大劲才将他的话消化完,然后,艰难挤出这三个字。

    “因为”

    因为我爱你!

    顾祁森在心里暗暗回答,可不知道为何,“我爱你”这三个字明明那么简单,他却始终说不出口

    见他迟迟不说原因,沈轻轻垂眸,悄悄掠过一抹失落的暗光。

    她心想,他或许是为了负责吧?

    毕竟昨晚没有任何药物作用,而他是主动碰自己

    其实在婚姻当中,负责任是最重要的,可她,却不想要一桩只有责任没有爱情的婚姻

    想到这,沈轻轻敛去眼底那抹落寞,抬眸,语气无比认真:“刚刚跟你拿两亿,是开玩笑的。我沈轻轻没那么值钱也没那么贱。咱们都是成年男女,昨晚你情我愿,我也没啥损失,你不需要对我负责!”

    “轻轻——”

    未料到她居然会这么说,顾祁森心痛了一下。

    “还有,之前你给的那两亿我还给爷爷了,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佑辰账户里,应该也是爷爷给的吧。佑辰跟你一样都是爷爷的亲孙子,爷爷对佑辰好一点,难道过分了吗?顾祁森,你不要太自私了!”

    沈轻轻讲着讲着,忍不住为顾浩云抱不平。

    见她对顾浩云百般维护,顾祁森虽说有些不高兴,但比起这个,他更加在意的还是自己与她的感情,于是干脆结束这个两亿的话题,“行,这事我不追究了!”

    仔细想想,其实她就算对顾浩云再好,也不可能会那么大胆去处理掉那笔钱,之前他是因为太嫉妒了,所以才会被爷爷那只老狐狸所骗

    不过,被骗就骗吧,反正他现在已经明白自己对轻轻的心意,这才是重要的!

    顾祁森越想越觉得心情澎湃,情不自禁捧起她的脸又亲了一口。

    “喂——”

    沈轻轻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一跳,没好气抡起拳头往他肩膀上砸。

    身上的被子因她大幅度的动作不小心滑落,顷刻间,她心口处美好的风景就这么一览无遗地跃入男人眼底。

    那雪白的绵柔,仅仅是看一眼,他发现自己又想做坏事了。

    被子掉了,沈轻轻尖叫一声,立马伸手往下想把它给拽起来,可惜,她到底还是晚了一步,因为他宽大的手掌已经覆了上去,轻轻地捏

    “喂,你别这样,你快放开我!”

    沈轻轻又恼又羞,手伸过去好不容易将他的魔爪扯开,却未曾想,这混蛋居然用嘴

    ————

    一场浪漫的午间运动,持续两个多小时。

    吃饱喝足的男人这才依依不舍从她身上离开,抱起她走到浴室。

    沈轻轻软绵绵的,全身无一丝力气,只能硬着头皮让他给自己清洗。

    对他如此流氓的行径,她既讨厌又恼怒,可其实最多的,还是爱

    正是因为爱,她才愿意一次又一次不求回报地给予吧?

    思想开小差之际,顾祁森已经帮她洗好澡。

    给她套上浴袍之后,他把她重新抱回床上。

    见沈轻轻一直恍恍惚惚的,他不由得揉了揉她的头发:“想吃什么?我让酒店给你做。”

    “不用了!我等下自己出去吃就行!”

    神智回笼,沈轻轻再一次用冷漠武装自己。

    顾祁森轻轻颔首:“那行,我陪你去!”

    沈轻轻想说“不用”,但转念一想,以她对他的了解,若他决定做某件事,自己拒绝是没用的,所以索性用沉默回应。

    穿着拖鞋下床,下意识想去找衣柜,她才后知后觉想起这儿是他的地盘。

    糟糕,她要怎么才能出去?

    沈轻轻郁闷地咬咬唇,顾祁森就在这时走过来:“没衣服穿?”

    “嗯!”

    她点点头,接着有些不好意思唤他,”顾祁森——“

    ”嗯?“

    “你你能帮我去拿衣服吗?”

    她想了想,貌似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心里暗暗等着他的回答,岂料,他什么话都不说,直接拽着她的肩膀,把她推到套房的隔间。

    这是一个衣帽间。

    当沈轻轻见到一排排的衣架上挂满自己的衣服时,彻底懵了。

    她急忙转过头,眨了眨澄澈的眸子,忍不住提高音调问他:“为什么我的行李全在这?”

    顾祁森幽幽看着她,气定神闲道:“因为我帮你退房了。”

    “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

    沈轻轻当场炸毛了。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