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4 全是自己的烙印
    ,宝贝轻轻:总裁,用力爱!!

    看着眼前这只可爱得让人很想咬一口的小狮子,顾祁森眼角眉梢间潋滟的笑意更浓,大手一伸直接把她捞到怀里,低头就在她气鼓鼓的脸颊上亲了亲,用极具诱惑的声音对她说:“咱们是夫妻,何必浪费多一间房的钱,嗯?”

    “鬼跟你才是夫妻,放开我!”

    沈轻轻被他撩得心跳加速,差一点点就想弃械投降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来到香港他突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可面对着他这样的改变,她好慌,好慌,生怕自己好不容易才稍稍有些收回来的心再一次陷进去,而最后伤得更加体无完肤。

    顾祁森将她的抗拒看在眼底,暗暗叹气。

    都怪他之前太糊涂,做那么多伤害她的事,如今,就算是他天天把“我爱你”三个字挂在嘴边,她约莫都不会相信了

    不过,不要紧,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既然说出口的爱,她不相信不接受,那他就做,做到她愿意敞开心扉,真正接受自己为止。

    思及此,他张开双臂松开她,径自走到衣架前,拿起一件全新的、带有香奈儿lg的高领连衣裙递给她,“你这次带的衣服没有高领的,遮不住脖子上的那些痕迹,我特地让人给你买了几件,你先将就着穿吧。”

    早上发现她身上几乎全是自己的烙印,男人既骄傲又有些心疼。

    “额谢谢!”

    沈轻轻微微怔了一下,心底悄悄掠过一抹温暖,为他的细心点赞。

    右手抓着他给自己挑的那件洋装,她往衣架走去,准备去拿bra,突然想起他还在。

    不想被他看到自己bra的样式,沈轻轻扭过头瞪他一眼,“你能出去吗?”

    “不能!”

    某人不要脸回答,随后迈开长腿走到她旁边,故意逗她,“需要我帮着参考你穿哪个好看吗?”

    “不需要!”

    沈轻轻咬牙切齿推开他。

    “那算了!”

    顾祁森这次倒很配合,径自走到隔壁的衣柜前,将门打开。

    沈轻轻好奇瞄他一眼,就见他从里边拿出一条黑色的裤裤,然后,竟当着她的面把身上的浴袍脱了。

    “啊,你这个暴露狂!”

    沈轻轻大声尖叫捂住眼,生怕自己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羞羞羞,羞死了

    “呵”

    顾祁森回头看她一眼,被她单纯可爱的模样给逗笑。

    两人换好衣服出门,已是下午三点。

    以顾祁森的习惯,他肯定会去高档的餐厅,但沈轻轻却认为,其实一些本土小店的食物才是最原汁原味的,所以坚持去街边小店。

    意见不合,顾祁森当然让着她,于是最后,陪着她去了一家本地比较出名的茶餐厅。

    沈轻轻应该是饿坏了,点了一大桌的东西,打算狠狠地吃一顿,而顾祁森则是宠溺般笑笑,看着她吃得津津有味,自己也感到十分开心。

    吃完招牌的下午茶,沈轻轻放在包里的手机震了震,旋即唱起悦耳的音乐。

    拉开包包拉链拿出手机,见来电显示上闪出“郁姐”两个字,她不由得用余光偷偷扫了在结账的顾祁森一眼,心情陡然变得复杂起来。

    电话一直响,她只好率先走出茶餐厅,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这才按下接听键。

    “喂,您好!”

    沈轻轻礼貌出声问候,一边猜测着对方的目的。

    原以为听到的是郁姐那冷冰冰的声音,谁知,打电话给她的,居然范迎萱——

    “您好!是yan颜的沈总监吗?我是范迎萱,听郁姐说你们品牌想找我代言,我了解了一下,是草本系列的,刚好我有点兴趣,不知你今晚几点有时间,咱们见见,聊聊?”

    范迎萱的声线很清澈,有种空灵的美,令人听了不自觉心旷神怡。

    若换做以前,能与她搭上线,沈轻轻绝对是非常高兴的,可现在

    脑海中不自觉掠过她与顾祁森说说笑笑进电梯的那一幕,心底突然蹿上一种酸酸的感觉。她娇唇颤了颤,想说什么,却发现此时此刻,自己的思绪一片混乱,不知该如何接话了。是啊,第一次面对情敌,而且又是那样光芒四射的情敌,她该说些什么呢?

    “沈总监,你在听吗?”

    见她迟迟不出声,范迎萱试探着问一句。

    沈轻轻缓过神,咽了咽口水,用微笑掩饰自己的尴尬:“不好意思,我在外边,信号有点不好。”

    “喔,没事的。我晚上都有空,明天一早的飞机离开香港,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咱们可以聊聊。”

    范迎萱的态度显得很有诚意,沈轻轻犹豫片刻之后,最终还是决定赴约:“那我八点多找你,可以吗?”

    “行,我住3309号房!”

    “好!”

    挂掉电话,沈轻轻鼓着腮帮子,不禁暗忖:其实去会一会也好,指不定,自己误会人家了

    这么想,她也慢慢释怀了。

    “跟谁打电话?”

    发愣之际,顾祁森已经走出茶餐厅来到她身边。

    沈轻轻眸光闪了闪,沉思片刻后如实开口:“跟范迎萱,她说晚上要跟我聊代言的事。”

    她说完,悄悄瞥了他一眼,试着从他眼中看出一丝丝的异样。只可惜,不知是男人掩饰得太好,还是她太笨,总之,他只是应了一声“哦”,然后便不再多话。

    而他的神情依然淡漠如初,若不是她亲眼目睹他们有说有笑的一面,沈轻轻都要认为他们压根不认识了。

    心,莫名往下沉。

    她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她是那么豁达的一个人,怎么突然间就变得如此小心眼,如此会猜疑

    如果顾祁森是她男人,那还有得一说,可偏偏他不是呐他不是

    顾祁森并不知道她的心思,但见她眉头微微蹙起,他还是忍不住伸手捧起她的脸蛋,用指腹帮她顺了顺眉。

    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的动作太过亲昵,让沈轻轻不争气红了脸。

    她别过脸,却听他沉声问:“下午想去哪里玩?我陪你!”

    “陪我做什么?”

    心情不好,沈轻轻语气不禁有些冲,话也脱口而出,“你很闲吗?不用陪范迎萱?”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