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7 以生孩子为目的,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宝贝轻轻:总裁,用力爱!!

    沈轻轻心猛地一跳,下意识眨了眨如蝶翼般好看的眸子,好奇问道:“怎么啦?这么看着我干吗?”

    她一边说,一边很自然地伸手去摸自己的脸,“没有脏东西呀!”

    顾祁森不禁莞尔,双手插袋优雅地倚着墙,眸光含笑凝着她:“我有两样东西想给你。”

    “两样啊?这么多?”

    沈轻轻讶异瞪大眼,忍不住提高音调。

    她心想,一样东西都已经足够令人惊喜了,两样岂不是让她更加期待?

    嘤嘤嘤,究竟是什么呢?

    见她嘴角的笑意掩藏不住,顾祁森抬手在她头顶上胡乱揉一通,促狭般眨了一下眼,“你要三样也行!”

    “嘿,究竟是什么嘛,那么神秘的?”

    沈轻轻被他彻底挑起了好奇心,兴许是太兴奋了,她情不自禁走前一步晃着他的胳膊,“快点给我看看!”

    她的举动十分自然,一点都没有矫揉造作的痕迹,而正是因为这种随意的烂漫,让顾祁森眼底的柔意不自觉加深。

    他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直接牵起她的手。

    沈轻轻愣一下,他已经拉着她,往沙发走去。

    很快地,两人便来到沙发边。

    “坐下!”

    顾祁森双手按住她的肩膀,让她坐下后,自己亦是坐在她旁边。

    沈轻轻抿唇正想说些什么,他却突然抓起她的右脚,搁在他大腿上。

    “呀,你干吗?”

    她条件反射般哇哇大叫,挣扎着想把自己的脚给收回来,就见他大手捏了捏她小巧的脚丫子,微微一笑,“别急,先送你第一样东西。”

    话落,顾祁森便像变戏法那般从口袋里掏出一条闪闪发光的脚链。

    沈轻轻定睛一看,第一眼就认出,这正是他之前送给自己的那条。

    脑海中不可遏制回想起过去的种种,心头莫名有些感伤。

    见他已经小心翼翼将脚链的扣子打开,看那架势似乎想给自己戴上,沈轻轻心跳瞬时漏了半拍,却是急忙抢先一步说,“给我吧。”

    虽说她不是记仇之人,但或许是曾经在戴脚链这个事情上失望过,所以,她不敢再有所期待了,索性挥剑将自己心底那抹潜藏的希冀彻底斩掉。

    她伸手想去将脚链抢回来,岂料,到底还是慢了一步,因为,他已经笨拙地把那条纤细的链子系在了她右脚上。

    轰——

    他竟真的给她戴脚链了

    难道他忘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吗?还是

    沈轻轻心里乱糟糟,舔了舔唇之后,终究还是硬着头皮问他:“顾祁森,记得我告诉过你,男人帮女人戴脚链的寓意,是不仅想要拴住她的今生,还要系住她的来世,你怎么”

    她的话还没说完,顾祁森就倾身过来,双手直接捧住她的小脸,与她四目相对。

    他灼热的视线让沈轻轻有些招架不住,伸手想去推开他,男人性感的薄唇已更快一步落在她微微开启的樱唇上,吮了两下。

    因他亲昵撩人的举动,沈轻轻一张莹白的俏脸倏地爆红,羞得连眼睛都蕴着娇媚的水波。女孩如此甜美的一面让顾祁森的呼吸不受控制变得粗重,几乎是费了好大的力气,他才将自己那萌动的欲念控制住,哑着声音对她说:“我当然记得这代表着什么,所以,既然选择了帮你系上这一条脚链,我便已经做好了将你栓在身边一辈子的准备。沈轻轻,我们以一种全新的姿态,重新开始,嗯?”

    “全新的姿态重新开始?”

    沈轻轻懵懵懂懂的,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脑细胞有点不够用了。

    重新开始这四个字,她勉勉强强还能理解,可全新的姿态,这又是什么意思?

    正当她纳闷不已时,就听顾祁森沉声开口道:“嗯,全新的姿态。以生孩子为目的,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噗——”

    未料到他竟会说出这样简单粗暴的话,沈轻轻笑喷了,弯弯的眉眼映在男人心底,恰好是那最美丽的风景。

    他也跟着勾起一抹浅浅的笑,俊脸再次凑过来,抵着她光洁的额头,深邃的眸子潋滟无边的笑意:“那我就当你同意了。”

    “切,我才没有呢!”

    她撅着小嘴反驳,可那唇角飞扬的模样,却不小心泄露她满心满眼的高兴。

    顾祁森见状,低低笑了两声,这才将身子坐直,轻咳一声,说:“好了,第一样东西已送,接下来是第二样了。”

    “真的还有?”

    沈轻轻骨碌碌的眸子尽是毫不掩饰的惊喜。

    “嗯!”

    顾祁森点点头,接着又从口袋里拿出另外一件东西。

    那是两块穿着红绳子的、质地通透的玉佩,一块上面雕着一条龙,另一块,则刻着一只凤,龙与凤都栩栩如生的,看起来十分漂亮。

    沈轻轻眼神儿瞬间一亮,小手伸过去将玉佩拿到手里把玩了一下,笑嘻嘻问:“这种东西好像传家之宝啊,该不会是你顾家的吧?”

    她说完,很快又摇头否认,“不对,你们家那么有钱,而且那么有底蕴,传家之宝不可能是这么小的玉佩,怎么着也是玉镯之类的东东。”

    “呵——”

    顾祁森闻言笑了笑,顺手将她把玩着的那块刻着凤的玉佩抢过来,直接挂在她脖子上,随后认真睨了两眼,说:“以后你就戴着这个吧。”

    虽然他不信什么神明,但也不知为何,这两块玉佩怎么看都觉得合眼缘,龙和凤天生一对,希望他和她,亦是一样吧

    男人的心思,沈轻轻并不知道,见自己戴了凤,她不禁问他:“那你是不是也要戴这条龙?我帮你?”

    “好!”

    顾祁森爽快答应,低下头,任由她将红绳绑在自己的脖子上。

    连续收了他两样意义非凡的礼物,沈轻轻心里就像喝了蜜一样甜,顷刻间,所有的委屈仿佛都烟消云散了。

    爱不释手地摸了摸刚好垂到心口上的玉佩,她嘟嘟唇,声音因幸福的氤氲带着点娇嗔,歪着脑袋问:“第三样东西呢?是什么?”

    “第三样你真想知道?”

    顾祁森半眯着狭长的眸,眼底迅速窜过一缕不怀好意。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