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8 脆弱的那儿受了点伤
    他勾人的眼神恰好落在沈轻轻眼底,她小心脏不争气颤了颤,一骨碌下了沙发。

    正想拔腿就跑,谁知纤腰已被他从后边环住,不一会便被他牢牢抱着,坐在他腿上。娇臀恰好被他的雄壮抵着,脑海中禁不住闪过两人缠在一起的一幕幕,沈轻轻眸光闪了闪,俏脸因害羞倏地泛上几朵红云。

    他那么厉害,其实她脆弱的那儿受了点伤,现在还隐隐有点不舒服呢。

    可这些,她铁定不会跟他讲。

    挣扎着想离开,这时,就听他如大提琴般优雅的声音低低跃入耳畔:“跑什么跑?不是要第三样东西么,嗯?”

    “额我不要了,我觉得两样够了,嗯,够了。”

    她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心里却是暗暗腹诽,哼哼哼,瞧他那样子就没安什么好心,她才不会傻乎乎上当呢。

    顾祁森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瓜,就在沈轻轻以为他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令人羞嗒嗒的事情之际,他突然松开她的腰,伸手拍一下她的臀让她站起来,沉声道:“不早了,去洗澡睡觉。第三样东西明天再给你。”

    “那你呢?”

    沈轻轻双脚站稳后,讶异回头望他一眼。

    男人闻言低低一笑,“我?你是想邀请我一起洗澡?”

    “切,你想得美呢!”

    一不小心又被调戏,沈轻轻娇嗔地白了他一眼,立马蹦跶着跑开。

    顾祁森坐在沙发上,深深睨着她窈窕的背影,深邃的眸子微眯,不自觉潋滟一抹柔光。

    见她抱着衣服进浴室洗澡,他这才起身,走进另一个房间开始处理公事。

    虽说现在是国庆假期,但作为一个跨国集团的大总裁,顾祁森压根没有假日可言,这几天为多抽出时间陪沈轻轻,他是争分夺秒处理工作的。

    忙碌到大半夜,总算处理完手头的事务,顾祁森回到卧房,沈轻轻已经躺在床上睡得像只小猪。

    不忍心吵醒她,他特意放轻了脚步。

    拿衣服到浴室洗了个舒舒服服的冷水澡,吹干头发后,他蹑手蹑脚爬上床,在沈轻轻身旁躺下。

    耳边传来女孩均匀的呼吸声,男人唇角飞扬,手伸过来,直接把她揽到怀中。

    沈轻轻并未被吵醒,不过,兴许是已经习惯某人的拥抱,她侧过身子时,小脸很自然就贴在他胸口前,不安份地蹭了蹭,蹭够了,才找个最舒服的位置,然后,继续呼呼大睡。顾祁森原本对她没什么想法,可被她无意识这么一撩,小小森渐渐有了某种感觉。

    该死!

    他低咒一声,忍不住盯着她乌黑的头顶望一眼。

    此时此刻,他很想化身为狼把她吞进肚子里,但深知从昨晚到现在两人做了那么多次,她身子早就吃不消了,所以,他还不至于那么混蛋。

    对了,也不知道她那儿到底有没有受伤?

    今天在外边,瞧她走路的姿势奇奇怪怪的,以为是她穿高跟鞋的缘故,他当时倒没多想,现在

    要不看一看吧?

    思及此,顾祁森索性起身下床,走到储物柜前,从医药箱里找出一瓶药膏,接着款款走回来。

    小心翼翼扳过沈轻轻的肩膀,让她躺平而睡,男人单膝跪在床上,一手缓缓将她的睡裙往上拉。

    下一秒,粉色的小内就出现在他面前。

    纯棉的、保守的款式,却让男人顿时觉得性感无比。

    他屏住呼吸,三两下的功夫,便帮她把小内脱了下来。

    女孩依旧睡得香甜,完全不知道自己最神秘的地方被男人一览无遗。

    顾祁森修长的手指在上边拨了拨,借着房间暗黄的灯光仔细端详一圈,不禁摇头轻叹:“傻丫头,伤口都快发炎了,也不讲,也不擦点药?”

    他一边说,一边动手挤出药膏,温柔涂抹上去。

    费了好大的劲终于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顾祁森用手背擦擦额前冒出来的汗,旋即冲向浴室,再次洗冷水澡。

    足足洗了半个小时,他才将体内的燥热感驱除,重新躺回床上睡下。

    第二天,沈轻轻醒来时,顾祁森已不在身边。

    她伸了伸懒腰,打着呵欠起了床。

    双脚刚落地,突然觉得哪儿怪怪的,裙子清凉清凉,仿佛里边是真空一样。

    她皱皱眉,见房间内窗帘都是拉上的,干脆垂着脑袋,把自己的睡裙下摆往上提。

    轰

    她果真没穿小

    怎么回事?

    自己绝对是有穿的,可恶的顾祁森,他怎么可以趁她睡着,偷偷脱掉她的小内

    啊,他昨晚到底干了些什么?

    混蛋!

    脑补着某些不可描述的画面,沈轻轻狠狠咬着唇,小脸瞬时红得像熟透了的番茄。

    顾祁森进来时,就见她双手紧紧攥拳站在床边,也不知在发什么呆。

    他迈开长腿大步流星走过去,居高临下问她:“怎么了?”

    “哼!你还敢问?”

    沈轻轻缓过神,咬牙切齿瞪着眼前的罪魁祸首,也不知是羞还是怒,女孩气鼓鼓的模样就这么撞入男人灼热的视线中,美得不可方物。

    知道她发现自己昨晚干的事正在生气,顾祁森微微勾唇,声音霎时柔了几分:“我只是帮你擦药,没做其他坏事,你放心。”

    “你”

    沈轻轻脸红得更彻底了。

    她放心个鬼呀,擦药不也得眼睛看,用手摸么?

    嘤嘤嘤

    “我再看看伤好了没。”

    恍惚间,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而他不等她反应过来,便迅速撩起她的裙子。

    沈轻轻“呀”一声,赶忙伸手去阻止他,岂料,他高大的身子已经蹲下去

    “喂,我不需要你看”

    “顾祁森”

    “喂”

    吃完午饭,顾祁森对沈轻轻说:”走吧,带你去买第三样东西。“

    ”啊?真的有?是什么?“

    沈轻轻闻言,笑得眉眼弯弯。

    顾祁森故作神秘道:“去了便知!”

    “切!”

    沈轻轻嘟嘟唇,心里不禁益发期待。

    一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某家奢侈品牌珠宝店。

    店经理一看顾祁森,就知道他非富即贵,因此,一刻都不敢怠慢,立即将他们请到了贵宾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