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9 顾祁森终于开窍了
    对方热情地奉上两杯水,然后笑眯眯问:“两位尊贵的客人,不知我们有什么能为你们效劳的呢?”

    顾祁森用余光瞄了一眼此时正因好奇东张西望的沈轻轻,唇角不由得微微勾起,潋滟一抹淡淡的笑意,“把你们店里最贵的钻戒都拿到这来。”

    “是是是,我马上去!”

    对方一听,眼神儿刷地亮了起来,立马告退。

    未料到顾祁森竟会到这儿来买钻戒,沈轻轻的心“砰砰砰”不争气狂跳起来,下意识攥了攥有些发颤的手指。

    娇唇蠕动很想问他,第三样东西是不是钻戒,可怕自己自作多情,她到底还是硬生生忍住了。

    开小差之际,纤腰就被他揽住。

    男人用力将她的小身子往上一提,便让她稳稳妥妥地坐在高脚椅子上。

    沈轻轻正想说些什么,他便递给她一杯水。

    “谢谢!”

    不得不说,他如此贴心的行为,再次暖了她的心窝。

    “不客气!”

    顾祁森沉声应了一句,也跟着在她旁边的另外一只高脚椅子上坐下。

    大约五分钟后,店经理便带了两个员工,把保险柜给搬了过来。

    见他们如此慎重其事,沈轻轻惊讶得眼珠子都瞪大了。

    保险柜打开,店经理从里边拿了几枚闪闪发亮的钻戒递到他面前,朝顾祁森笑得无比谄媚:“您好,先生!我们店里边一共有三个系列的钻戒都是顶级的,价格差不多,您可以比对一下。”

    “好的!”

    顾祁森轻轻颔首,随后,伸手过去捏了捏沈轻轻的小蛮腰,柔声对她说:“看看哪一款喜欢,试着戴戴。”

    男人如此明显的表示,若沈轻轻还不确定他的意思,那她也太蠢了。

    按捺住心中的窃喜,她点了点头,故作镇定开始挑选自己喜欢的钻戒。

    其实女人哪有不爱珠宝的,但看着这些设计奢华、夸张的款式,特别是标签上的天价,沈轻轻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怎么了?都不喜欢?”

    顾祁森关心问道。

    “如果小姐不喜欢的话,我们店还可以订做的。”

    未等沈轻轻出声,店经理急急忙忙开口道,唯恐一个不小心,就让贵客跑了。

    “他说得对,不喜欢就订做。”

    顾祁森也认可店经理的说法。

    他本来就打算定制,现在带沈轻轻过来买,只不过是想早日让她的心稳下来,完完全全相信他的诚意。

    “不用那么麻烦啦。”

    沈轻轻笑着拒绝,接着看向一旁和颜悦色的店经理,“请问有没有比较简单的款式?不需要这么多钻的。”

    “当然有!但”

    “我想要最简单的那款就行了,请问,可不可以拿来看一下呢?”

    “那行吧,两位稍等。”

    最贵的款式卖不出去,店经理眼底悄悄掠过一抹失望,但专业的职业素养依然让他保持得体的微笑。

    两人在店里挑了大约半个小时,最终选择一款最经典、最简单的男女对戒。

    临走之前,顾祁森悄悄将店经理叫到一旁,跟他低语了几句,之后才牵着沈轻轻离开。

    “你跟他说什么了呀?”

    路上,沈轻轻好奇问他。

    顾祁森酷酷回应,“不告诉你!”

    “哼,那就算了,反正也不关我事。”

    “呵”

    在香港玩了几天,小两口终于在10月6日返程。

    既然已经和好,顾祁森岂有让她继续住在那间破房子的道理,于是一回到市,他立马开车到她家,帮她把行李收拾好,搬回自己的公寓。

    再次住进那栋产权属于自己的大房子里,沈轻轻的心境较之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这还是第一次,她深深觉得自己是一个女主人,而他,则是她心爱的男主人

    翌日上午,她提着大包小包去看沈拂晓。

    “姐,我在香港带了礼物喔,快来看看喜不喜欢。有你的,还有闪闪和亮亮的,下次我们一起去福利院,再给他们带过去。”

    沈轻轻一边说,一边哗啦啦掏出一大堆东西,有化妆品、有零食,有儿童玩具,还有不少补品。

    沈拂晓看得眼花缭乱,不由得问:“我说轻轻,敢情你去一趟香港转性了?平常都不怎么舍得花钱,怎么这次那么大手笔,还给我买这么多贵价东西?”

    “哎呀,钱不是要用在刀刃上吗?而且,我现在没以前那么穷啦,偶尔买买也是可以的。难得去一次购物天堂,我总要入乡随俗败家一下的嘛。”

    沈轻轻笑嘻嘻回答,眼角眉梢间有着掩饰不住的小幸福。

    敏感如沈拂晓,当即就猜到了某些事情,忍不住扑哧一笑,滴溜溜的眼珠子转呀转,开始八卦:“轻轻啊,该不会是你在香港的这几天,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吧?快点从实招来。”

    “呀,哪有呀?”

    沈轻轻赶忙否认,可那扑闪扑闪的眼睫毛,却将她的心事给泄露。

    沈拂晓抿唇一笑,这才发现她右手无名指竟带着一枚钻戒,立刻“哇”一声叫起来:“天,顾祁森!顾祁森开窍了,去香港找你对不对?”

    “嗯,对哒。”

    没想过要瞒堂姐,沈轻轻娇羞地点了点头,承认这件事。

    看着自家妹妹对顾祁森的爱总算得到他的回应,沈拂晓打心眼里替她高兴,但很快的,她就想起顾祁森亲口承认自己有心爱之人这个事实,黛眉不禁微微蹙起,原本兴奋的心情在这一刻,悄悄打了折扣。

    见妹妹沉浸在幸福当中,沈拂晓当然不可能对她提及这件事,她默默地将它藏在心底,暗暗祈求上苍,能眷顾她家轻轻,赐予她一段美好的姻缘。

    在沈拂晓家吃完午餐,沈轻轻打电话给顾浩云,得知苏晗还在医院,于是,她又提着从香港给苏晗他们带的礼物,兴冲冲赶去了。

    另一边,顾祁森也没闲着,一大早就被蒋京修他们几个人一通电话,喊去高尔夫球场。

    抵达目的地,刚挥出一杆的宫天祺见到他,立马迎上来,“哎哟,我家三哥终于来啦。瞧你一副沉浸在爱情中的白痴样,应该跟三嫂和好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