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0 用另外的方式去补偿她
    ,宝贝轻轻:总裁,用力爱!!

    宫天祺的话一出,立刻惹来顾祁森一记白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未料到自家三哥竟对自己如此不客气,宫天祺假装受伤地捂住心口,哇哇大叫:“三哥,要不是小爷我传授你的招数,你能这么快成功抱得美人归吗?做人不能这么忘恩负义呀你——”

    “行了,你们这么急叫我过来,什么事?”

    顾祁森不理会他的嗷嗷叫,直接进入正题。

    “不就是好久没聚了,大家一起玩玩呗。”

    宫天祺耸耸肩,接着将手中的球杆递给他,“打不打?”

    “打!”

    既然来了,肯定是要消遣一下,于是,顾祁森优雅地挽起袖子,拿着球杆风姿款款往不远处正打球的蒋京修和崔拓走去。

    那两人见到他,不约而同将手中的球各自丢给他。

    顾祁森利索接过球,挥竿出去后才拧了拧眉,厉眸扫向他们,“三个欺负我一个,是吧?”

    “哼哼,谁让你是我们当中唯一一个有女人的呢。”

    宫天祺酸溜溜应声。

    顾祁森被他的话噎住,“敢情你每天左拥右抱的那些是人妖?”

    “哎,我那些只是玩玩而已,谁不想要拥有一个灵魂契合的另一半?我是因为还没找到,这才定不下心。”

    宫天祺忍不住反驳。

    顾祁森“哧”一声正想说些什么,蒋京修却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微微一笑调侃,“我看,能降得住你这只猴子的女孩,约莫还没出生吧!”

    “二哥,咱还能不能好好说话咯?我哪是猴子?有我这么帅的猴子咩?”

    宫天祺说完,伸手摸着精致的下巴,自恋地哼一声。

    蒋京修失笑,立马推他的肩膀,““谁让你属猴?小猴儿,快去捡球!”

    “你们三,才真正欺负我!”

    话虽这么说,宫小爷还是屁颠屁颠跑开了。

    看着他耍宝似的在辽阔的草坪上捡着球,顾祁森不自觉眯起了深邃的眼睛。

    这时,一直不吭声的崔拓总算开口了,“恭喜你了,成为真正的已婚男!不过,这钻戒真不像是你的手笔。”

    话落,他瞥了一眼顾祁森的左手,只见他无名指上那颗小小的裸钻在太阳底下散出微弱的光芒,相当的低调与平实。

    顾祁森抬起左手,右手轻轻把玩着那枚不起眼的钻戒,嘴角却是勾起一抹浅浅的笑,“老婆喜欢就好!”

    一句话,宣告了他的选择,更是清楚地表达了他对沈轻轻的深深喜爱。

    崔拓与蒋京修交换了一下眼色,随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告诫:“既然已经做决定想要这个女人,无论以后找不找得到林希雅,你都不能辜负沈轻轻,这是我们四个当初说好的!”

    “放心吧!不会毁约的!”

    顾祁森信誓旦旦保证。

    很久很久以前,他们就约定过,一旦认准某个女人,就必须坚定不移走下去,如今他认定了沈轻轻,那就不可能再变了。

    至于林希雅,男人认真想了想,对一个人好有许多种方式,若他真找到她了,会用另外的方式去补偿她,而他的妻,永远永远只有沈轻轻

    ——————

    顾氏医院。

    沈轻轻拎着东西走进苏晗的病房,就见苏晗坐在病床上,跟袁霏雨聊得不亦乐乎。

    屋里除了她们,不见其他人。

    “阿姨,圆圆——”

    沈轻轻笑着喊了她们一下,那两个女人这才应声抬头往向她,不约而同跟她打招呼——

    “轻轻,你来啦。”

    “轻轻——”

    沈轻轻将东西放在一旁的柜子上,略带歉意出声,“不好意思啊阿姨,我这几天都没能来看您。您身体好些了吗”

    “好多啦。就是佑辰和他爸爸太紧张,一直不肯让我出院。”

    苏晗一边说,一边指着旁边的位置,“快坐下吧,陪阿姨说会儿话。我刚刚跟小雨还在聊起你呢。”

    “嘿,说我啥坏话了,圆圆?”

    沈轻轻坐下后,撅起小嘴看向袁霏雨。

    袁霏雨也跟着笑:“说你以前是校花,几乎全校的男生都喜欢你,但你身边一直有佑辰这个护花使者,所以没人敢打你主意。”

    “是啊,我的桃花就是这么给他折掉的。”

    想起读书时候的那些事,沈轻轻不由得有感而发。

    “所以我觉得顾男神应该对佑辰好点,如果不是佑辰,兴许你早就被谁追走了。”

    “哈,这倒是有点道理。”

    两个女孩你一言我一语聊起读书的趣事,苏晗就在一旁看着她们,眉眼弯弯全是慈爱的笑意。

    大约半小时之后,袁霏雨有事先走了,偌大的病房,只剩苏晗和沈轻轻两个人。

    “轻轻啊,你跟阿森去香港度蜜月,玩得开心吧?”

    苏晗拉着她的手,一脸关心问道。

    沈轻轻微微愣住,反应过来时小脸不争气红了,“阿姨,您是怎么知道的?”

    “老爷子说的,看到你们感情好,他别提有多开心了。”

    苏晗如实回答,随后又继续说,“阿森这孩子受了很多苦,这么多年过得挺不容易的,如今他身边有了你,我们也就放心了。”

    讲这席话时,她的语气有些哀伤,又带着几许令人看不懂的愁绪,让沈轻轻心头莫名沉甸甸的。

    她抿了抿唇,有点想问她关于20多年前的事,然而,看到她那双蕴满关心的眼,欲说出口的话突然卡在喉咙里,愣是发不出来。

    不,她不问了,有什么好问的呢,如果问到的结果,苏阿姨确实不是小三,顾祁森又该如何自处?如果他妈妈才是第三者,他应该更加接受不了吧?

    哎!

    沈轻轻赶忙垂眸,敛去眼底氤氲的异样。

    “轻轻,小雨那丫头我看挺好的,又是袁琳的侄女,知根知底的,你说,如果撮合她和佑辰,怎么样?”

    苏晗如黄莺般的声音响起,将沈轻轻的思绪打断,她倏地抬眸看向她,喜出望外问:“阿姨,您说的是真的?嘿嘿,不瞒您说,我也觉得他们挺般配的。

    从沈轻轻的反应来看,苏晗就知道她对佑辰一点男女之情都没有,在暗地里松一口气之后,真诚地对她说:“那这事就拜托你了,可以吗?”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