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2 吃醋
    ,宝贝轻轻:总裁,用力爱!!

    “啊?这是什么?”

    沈轻轻懵住,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大脑当机,有些反应不过来。

    顾怡珊淡淡解释:“公司给总监级别以上的管理层配了车,这是你的,红色的art。”

    “噢,谢谢。谢谢总经理。”

    沈轻轻这下总算彻底缓过神了,立马喜笑颜开。

    红色的art耶,她曾经在街边见过有人开,可爱值爆表呢。

    不过,这当然不是最重要的,毕竟若她想要有辆车子代步,顾祁森车库里那么多豪车,随便挑一辆都能秒杀整条街,拉风指数岂是一辆小小的art能比的呢?

    她之所以这么兴奋,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自己的工作得到顾怡珊的认可,于是才分配给她这辆车

    哦呵呵,好开心哇!

    从顾怡珊的办公室离开,一路上,沈轻轻始终沉浸在这辆art带给自己的成就感中,恨不得立刻找人分享。

    于是一回到办公室,她就忍不住给顾祁森打了电话。

    顾祁森此时正在办公室与几个高管开会,放在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震了震,他余光一瞥,见是沈轻轻打来的,不作多想便接起。

    “怎么了?饿了吗?”

    轰——

    未料到刚刚还阴着一张俊脸的b,居然表情转换得这么快,在场的几个高管瞬时傻眼了。

    他们你看我,我看你,忍不住暗暗猜测电话的另一头到底是谁。

    对啊,谁,谁能让一工作起来就六亲不认的老板放下开到一半的会,只为问一句“饿了吗?”

    天啊,大开眼界!

    众人的心思,顾祁森无暇顾及,此时此刻,他的注意力只在沈轻轻身上。

    上班时间这丫头给自己打电话,简直破天荒第一次,所以他当然紧张了。

    “不饿不饿,还没到点吃饭呢。”

    太过开心,沈轻轻压根没留意到自己这通电话兴许会影响顾祁森的工作,自顾自往下讲,“你知道吗?我有车了耶!”

    “你不是老早就有车了吗?”

    顾祁森微微一笑,言语间直指她那辆自行车。

    “艾玛,我是指四轮的车子呀,哈哈,今天有人送我一辆车子喔。”

    “谁?”

    相对于沈轻轻的激动,顾祁森却是拧拧眉,莫名有些吃味。

    算起来,他也送过她不少东西,怎么就没见她这么高兴呢?

    哼,不公平!

    男人暗自腹诽,决定要把这个敢送她车的人找出来,狠狠揍一顿!

    这阴暗的小心思若被沈轻轻知道,非得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不可。

    “你呀!你送的!”

    沈轻轻喜滋滋回答。

    顾祁森倒是怔住了:“我?”

    “嗯啊,顾氏集团不都是你的吗?你姑姑说公司给我配了辆车,虽然是她送的,但用的不也是顾氏的钱吗?嘿嘿,顾总,这样的解释您满意了吗?”

    “说得有道理!”

    顾祁森微微一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看到她生机勃勃的小模样。

    他的女孩那么光芒四射,能拥有她的他,该有多么地幸运

    在这一刻,他心底不自觉对爷爷当初强办婚姻的行为,多了一分感激。

    “啊,rry,我会不会打扰你上班啦?”

    沈轻轻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个问题。

    顾祁森故意吓她,一本正经道:“嗯,我在开会,已经打扰了!”

    “噢,对不起,那我挂了,拜拜!”

    她说完,压根不给他出声的时间,赶忙就将通话切断。

    听着“嘟嘟嘟”的忙音,顾祁森不禁莞尔。

    见高管们齐刷刷以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自己,顾祁森倏地敛住嘴角的笑意,板着脸掩饰尴尬呵斥道:“继续!”

    ————

    由于答应过苏晗要撮合顾浩云与袁霏雨,沈轻轻想了想,索性决定先从女方这边下手,试探一下圆圆对佑辰有没那方面的意思。

    于是,午休时间一到,她便给袁霏雨打电话,约她今晚一起聚餐。

    袁霏雨欣然答应了。

    两人定好时间地点,刚挂掉电话,沈轻轻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见来电显示上闪着爷爷两个字,沈轻轻不敢怠慢,赶紧按下接听键。

    “爷爷,您好!”

    她声音甜甜地跟顾长谦打招呼,结果顾长谦却吹胡子瞪眼睛开口道,“哼,爷爷可不好呢!”

    “啊,您怎么啦?”

    沈轻轻一听,不禁急了,“爷爷您哪里不舒服吗?”

    她知道老人家身体总是会有这个或那个的病痛,顾爷爷虽然人看起来精神抖擞,但毕竟那也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呐。

    听到她那么关心自己,顾长谦冷冰冰的神色才总算稍稍缓和一些,但话里仍是有着浓浓的抱怨:“你终于知道要关心爷爷了吗?去香港那么久,回来了也不打电话给爷爷说一声,也不来家里看看我这个老头子,你是不是有了老公之后把爷爷给忘了?”

    “”

    沈轻轻这才明白,原来老人家是吃醋了,而且吃的还是顾祁森的醋

    她好想哈哈大笑出声,可又怕爷爷待会儿可能恼羞成怒,只能努力憋着,不让自己笑出声。

    可顾长谦是何等精明之人,哪会看不穿她?

    但他才不管她会不会笑话自己,气呼呼撂下一句周末必须去顾宅看他,类似这样的话,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沈轻轻轻笑两声,旋即拿起手机,打开备忘录,将这事儿给记下来。

    忙碌的一天过去,不知不觉,六点到了。

    沈轻轻准时下班,特地去停车场开走那辆红色的art,哼着歌儿前往警局接袁霏雨。

    上下班的高峰期,车流拥堵,她足足花了三十分钟的时间,才抵达目的地。

    “哟,轻轻,换车了?哇,好q的art啊!”

    任何一个女孩见到那辆车,都会禁不住尖叫,袁霏雨当然也不例外。

    “对呀,两轮换成四轮啦,公司给配的。”

    沈轻轻云淡风轻解释,接着说,“上车吧!”

    “嗯嗯,就来。art哇,姐姐来临幸你咯。”

    “哈哈”

    小小的车子,承载着欢乐,开向江边某家中餐厅。

    入座后,在等上菜的空档,袁霏雨一脸好奇问她:“怎么今天突然想请我吃饭?是有什么喜事要告诉我吗?”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