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4 小两口,甜蜜蜜
    “算了!”

    见她比自己还执拗,顾祁森完全没辙,只好拉开车门坐进去。

    可一坐下,他莫名就笑了,顿时觉得有种久违的轻松,或许,是因为这辆车实在是太太可爱了,让他仿佛也跟着变得简单起来。

    沈轻轻斜睨他一眼,笑得眉眼弯弯:“怎样?是不是有一种找到童真的感觉?”

    “童真?”

    顾祁森邪魅勾唇,突然凑近她,右手捏着她精致的下颌肆意摩挲了一下,眼神无比暧昧,“我的童真早给你了!”

    沈轻轻:“”

    呀呀呀,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顾家老宅。

    来到老爷子所住的如意院,顾老爷子已经坐在客厅里,泡好上等的大红袍等着他们小两口。

    “爷爷”

    “哟,我们轻轻来了!”

    “嗯啊,我还给您带了一些补品喔,祝您身体健健康康,长命百岁!”

    “喔,小丫头嘴甜,这话爷爷爱听!”

    两人一见面,便旁若无人聊了起来,彻彻底底把顾祁森给晾在了一边。

    顾祁森嘴角抽抽,默不作声在一旁泡茶,心底忍不住暗暗发誓,以后一定少把沈轻轻带回来,免得一个不小心,自家老婆心中的第一,就变成他爷爷

    吃完午餐,顾长谦将顾祁森叫到了书房。

    “坐!”

    示意顾祁森在沙发坐下后,顾长谦走到保险柜前,打开柜子拿出两个红本本,接着交还给他,“既然你已经做好了选择,那么你和轻轻的结婚证,还是由你保管吧。”

    “好!”

    顾祁森并没有推辞,将红本本接过,打开,视线定格在两人的照片上,唇角不自觉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突然间,有种神奇的感觉从胸腔处慢慢溢出来,却是无法言表。

    顾长谦将他的表情看在眼底,不由得轻咳一声,试探着问:“那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

    “什么什么打算?”

    顾祁森抬眸,有些不解。

    见他一副状况外的模样,顾长谦摸摸灰白的胡子,索性直言:“你已经28岁了,是不是该考虑一下生孩子的事情?”

    “爷爷,这事不急吧?”

    未料到爷爷居然这么快就来催生,顾祁森简直头都大了。

    “哪能不急?你瞧你都28了,爷爷像你这样的年纪,你爸爸都已经”

    顾长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祁森立马打断,“爷爷,您那会儿是什么时代,现在又是什么时代?不能相提并论的!我和轻轻还年轻,不急,这事过几年再说!”

    “你老实告诉爷爷,你不想生孩子,该不会是还想着找那个什么林希雅吧?”

    顾长谦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极高,于是,未等顾祁森回答,他随即厉声警告,“你要敢做出对不起轻轻的事,信不信我将你直接扫地出门?”

    “信!百分之一百确信!我就算对不起我自己,都不可能会对不起她的,?”

    尽管他已经认定了沈轻轻,可见爷爷把那丫头看得比自己这个孙子重要一百倍,顾祁森仍是表示十分无可奈何。

    不过,经爷爷这么一提及生孩子之事,他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梁博士曾经说过沈轻轻宫寒、不易受孕的问题,眼底悄悄掠过一缕凝重。

    爷爷现在虽然喜欢轻轻,但若有一天,确定轻轻真的无法怀孕,恐怕,他的喜欢也该大打折扣了

    从顾家老宅回环江公寓,一路上,顾祁森一边开着车,却始终沉默寡言。

    沈轻轻敏感察觉到他的异常,滴溜溜的眸子转转,忍不住关心问他:“你怎么了?见你下午在书房跟爷爷谈了好久,他批评你了吗?”

    “没有,别瞎想。”

    男人侧过脸看她一眼,给她一记宽心的笑容,“我是在想工作上的事情。”

    “喔,如果有需要我帮忙想的,你可以提出来哟,我很乐意哒。”

    沈轻轻自告奋勇道。

    顾祁森却半眯着眸,故意揶揄她,“嗯哼,让你这颗智商只有20的脑袋瓜帮忙想事情,我真有点惶恐。”

    “喂,过分了喔!”

    沈轻轻撅着小嘴,没好气抗议。

    “哪里过分了,嗯?”

    “你伤害了我弱小的心灵,人家智商135,才不是20。”

    “哦,幸好不是250!”

    “顾祁森”

    “哈哈”

    顾祁森轻笑出声,原本有些沉闷的心情,因看到她如此生机勃勃的模样瞬间烟消云散。

    红色的r,在余晖照耀下的大马路上迎风奔腾,车里不时迸出一串串悦耳的笑声,是那么地美好与幸福

    两人回到公寓,刚下车,沈轻轻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快递发来的,提醒她有包裹要签收,给她放在了小区门口的寄存点,并告知她密码。

    沈轻轻将短信看完,纳闷嘟囔一句:“咦,怎么又有我的快递?我没购呀。”

    顾祁森一下子就想到了东方珏,黑眸微眯,迸出一抹厉光。

    他很快就敛去眼底的异样,沉声对沈轻轻说:“去看看便知了。”

    “嗯啊,走吧。”

    沈轻轻点点头,挽着顾祁森的胳膊,蹦跶着往门口的寄存点走去。

    输入密码,寄存的柜子“噔”一声打开,不一会,沈轻轻便把盒子拿出来。

    瞄了一眼快递单,发现是从巴厘岛寄来的东西,沈轻轻不由得蹙起秀眉,更加讶异了。

    见她抱着盒子不说话,顾祁森不禁关心问道:“怎么了?”

    “我没有认识的朋友在巴厘岛啊,而且我更不会海购顾祁森,你说会不会有人恶作剧?”

    讲到这,沈轻轻开始有些紧张兮兮。

    顾祁森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看看!”

    话落,他顺手接过那个快递盒子敲了敲,用耳朵听一听之后,气定神闲道:“没事,这不是炸弹,也没有危险,咱们先拿回家。”

    沈轻轻旋即扑哧笑了:“你怎么那么牛,听一下就知道没危险了?”

    男人闻言,突然圈住她的腰,大手在她腰间掐一把,声音沉沉,夹杂着一缕宠溺:“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个笨蛋,嗯?”

    “那你喜欢我这个笨蛋,不是更笨吗?”

    沈轻轻不甘示弱反将他一军。

    顾祁森低低一笑:“你不知道夫妻间需要互补,嗯?”

    “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