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5 有点热,需要你降温
    一进屋,沈轻轻便迫不及待拿出剪刀,开始拆快递。

    由于之前顾祁森已经排除了快递的危险性,因此倒没去管她,径自回房换家居服。

    快递的盒子包装得很严实,里三层外三层的,沈轻轻费了好大的劲才总算将所有的泡沫纸拆掉,一看里边,有钥匙扣、木雕、手工皂、精油、巧克力、咖啡等等,看起来好像都是巴厘岛那边的特色伴手礼,而且,除了精油和咖啡之外,其他东西全是同样一种形状,长长的有些奇怪,还有些丑

    沈轻轻纳闷了,随后拿起一只木雕瞧了瞧,一边喃喃自语:“奇怪,是谁寄来的,为什么会寄给我这些?哎,再看看巧克力好了。”

    于是,她将木雕放下,把装巧克力的袋子拿到手里,这才发现盒子里有张小卡片,拿起一看,上面写着:“轻拂我心作者大大,希望您能从我寄给您的这些生动的情趣小玩意儿身上获取灵感,写出更扣人心弦的好文章。您的忠实粉丝,来自巴厘岛!”

    喔,原来是堂姐的读者寄来的。

    堂姐跟站签约用的是她沈轻轻的名字,所以如果外人去查轻拂我心这个作者的底细,都会以为那是她沈轻轻。

    不过堂姐也是牛逼,都有外国粉丝啦。

    嘿嘿,真不愧是她偶像呢!

    思及此,沈轻轻立马拿起手机,把所有的东西都拍照,连同卡片一起发微信给沈拂晓。

    沈拂晓立刻回信:“我怕胖,巧克力给你吃,其他玩意儿等我有空再找你拿。”

    沈轻轻一见,撅着小嘴抱怨:“什么嘛,你怕胖难道偶就不怕咩!”

    “你太瘦了,胖了有肉点,你家顾总摸起来舒服!”

    汗

    没办法继续聊了!

    放下手机,沈轻轻终究还是抵挡不住巧克力的诱惑,把包装给拆了,结果发现,那巧克力居然也是长条形的棒棒,模样儿就跟刚刚那些木雕、钥匙扣上的挂件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呀?

    她风中凌乱。

    研究了好半晌都研究不出所以然,她索性啥都不管,抽出一根巧克力棒,含在嘴里乐滋滋舔了起来。

    顾祁森换完衣服回到客厅,就见女孩窝在沙发里,拿着一根棒棒舔得无比开心。

    他长眸微微眯起,不自觉潋滟一抹柔意,可当他走到她身边,看清那根棒棒的形状时,精致的俊脸白了青、青了白,霎时间变得十分精彩纷呈。

    这丫头,她究竟知不知道她舔的是什么

    男人心头有些热,骤然觉得口干舌燥起来。

    女孩压根没发现到他的异样,樱桃小口继续吮吸着手中的巧克力,直到感觉头顶有道火辣辣的光一直盯着自己时,她才将棒棒从嘴里拿开,问他,“你怎么啦?我脸上有东西吗?这么看着我的?”

    她说完,下意识想去拿镜子,却被顾祁森阻止,“你脸上很干净,不需要照镜子。”

    顾祁森讲这话时,声音因体内某种情浴氤氲,变得异常的低哑,沙沙的,在这个静谧的空间,格外地惑人。

    沈轻轻注意到他声线的变化,然而,单纯如她,很天真地以为他身体不舒服,立马关心问他:“你是不是感冒了?”

    “没”

    顾祁森摇摇头,眸光灼灼探向她,沉声说道,“就是某个地方有些不舒服,有点热。”需要你降温

    “哪里?”

    沈轻轻一听,赶紧把手中的棒棒丢一边,小手立刻摸上他的额头,“咦,没发烧呀?”

    她不由得松一口气。

    顾祁森见状,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浅浅的笑。

    余光瞥向她放在桌子上那个快递盒,见里边的小玩意儿形状全是男人那不可描述的某个地方,额前禁不住浮现几丝黑线。

    究竟是谁,给她寄这些东西,这不是教坏小孩子吗?

    若他家的小丫头知道这形状是啥,会一会一瞬间脸红了?

    不得不说,坏心眼的男人,此时此刻特别期待看到她的反应。

    想到这儿,他轻咳一声将身子坐直,伸手随便掏出一只木雕,云淡风轻问沈轻轻:“这东西好看吗?”

    “丑死了!”

    沈轻轻想都不想直接回答,一点都没留意到男人脸色变了变,又接着问,“从巴厘岛寄来的全是这些玩意儿,你说,这该不会是巴厘岛的特色吧?”

    顾祁森:“!!!”

    这是男人的特色!!!

    见他不说话,沈轻轻摇摇头,自顾自说:“哎,反正问你你也不知道,要不我上查好了。”

    她一边说,一边拿起手机,瞧那架势足以表明,这东西已经彻彻底底挑起她的好奇心。

    顾祁森当然不可能让她去查,毕竟这万一不小心在上弹出别的男人的,岂不是太辣眼睛了?

    于是他抢先一步夺走她的手机,接着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未料到他一言不合就抱她,沈轻轻“呀呀”两声挣扎了几下,男人厚实的手掌便精准地落在她的娇臀上,她想出声抗议,他却低下头在她微微嘟起的小嘴咬一口,嗓音如魔一般地诱人:“不用上查,如果你想知道那东西是什么,我可以告诉你!”

    沈轻轻闻言,澄澈的杏眸倏地掠过一抹狐疑,“真的吗?你真的知道?”

    “当然,因为我也有!”

    男人抿着唇,极力憋着笑,一瞬不瞬盯着自己怀里那只蠢萌的小白兔,一步一步等着她掉圈。

    果真,沈轻轻毫无防备,在他的设计下落坑了,“是吗?那你告诉我,那是啥?”

    “给你看实物,要不要?

    他的声音瞬时又哑了几分。

    沈轻轻点点头,赶忙催他:“要,当然要了,快点拿出来!”

    “遵命!”

    得到应允的某只大灰狼,抱起身轻如燕的某只小兔子,心情愉悦进了卧室。

    将她放在床上后,顾祁森拍拍她的脑袋瓜,低声对她说了一句“等一下”,然后三两下就把皮带解了。

    沈轻轻总算觉得不对劲,她立马从床上跳到地毯,咽咽口水,颤声问:“你你脱裤子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