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6 我改变主意了,我不要,我不要看
    “嗯,这个问题问得好,等下你就知道了!”

    顾祁森似笑非笑回答,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不一会儿,男人笔直有劲的两条大长腿,便一览无遗落在沈轻轻眼底。

    沈轻轻眨了眨卷翘的羽睫,眸光不自觉落在他穿着小内的某处,微微怔了怔,很快地,就红着脸将视线移开了。

    “害羞了?”

    女孩娇羞的反应完全在顾祁森的预料当中,他勾勾唇,眼角眉梢间潋滟无边的魅惑。

    大长腿往她的方向跨一步,沈轻轻立马往后退,岂料,却不小心绊倒了,小身子直接往后仰,倒在床上。

    她“哎哟”一声翻翻小身子正想爬起来,谁知下一秒,男人竟欺上来,轻而易举就将她禁锢在柔软的床垫与他炙热的怀抱之间。

    他的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某个东西恰好抵在她最神秘的地方,如此亲密的举动,让沈轻轻又不可遏制地红了脸。

    “你你不要老是这样不正经啦。快点起来!”

    “不要,好舒服!”

    男人说着说着,竟开始耍流氓,伸手在她软绵绵的心口处抓一把,然后在她羞愤的瞪视中,一颗脑袋迅速枕在了上面。

    “喂”

    沈轻轻没好气抗议一声,伸手去推他的肩膀,可惜,男人稳如泰山,岂是她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能撼动的?

    于是,她用力推了几次都没效果之后,索性放弃。

    深爱的男人枕着自己的心口缓缓闭上了眼睛,这种感觉怎么想都是奇妙地,沈轻轻唇角微微勾起,情不自禁伸手摸了摸他棱角分明的下巴,眼里心里,满满的,全是幸福。

    顾祁森虽然有些舍不得她的绵软,但比起这个,他家小小森似乎更加需要她安慰,所以,他枕了一会儿就从她身上离开,站起来。

    沈轻轻见状,总算松一口气,也跟着爬下床。

    原以为他不会再逗弄自己了,然而,却万万没有想到,那只不过是开始,令她尖叫连连的事情还在后面。

    她双脚刚落地,站在她前边的男人突然转过头,眸光如炬盯着她,“想看吗?”

    “啊?”

    沈轻轻顿时有些懵,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想起他是在问巴厘岛那特色的东东,因此,她立马点了点头。

    “那我就吃亏一点,让你见识一下实物了。摸也行。”

    “摸?”

    沈轻轻越听越懵,娇唇蠕动着还没来得及出声问清楚,他已经当着她的面,将小内脱下

    “啊”

    女孩的尖叫声震耳欲聋,响彻卧室的上空,紧接着,男人不怀好意的笑声伴随而来,“宝贝,你不是要看实物吗?嗯”

    “n,我改变主意了,我不要,我不要看”

    沈轻轻猛地摇摇头,双手紧紧捂住眼睛,打死都不松开。

    嘤嘤嘤,她是有多蠢,那读者都写着情趣小玩意了,她怎么就没联想到那块地方去?

    可这也不能怪她哇,虽说她已经不是黄花闺女,但但两人做那些事情的时候,她哪来的勇气和精力去看他?

    呜呜,这下子丢脸可丢到大发了!

    可恶的顾祁森,可恶,可恶,怎么可以那么玩她?

    沈轻轻越想越觉得没脸见人,羞得连耳根儿都红成了一团。

    顾祁森欣赏着她娇羞的囧态,小狮子抓狂的样子,怎么看都是那么迷人与可爱。

    不过,他没给她多少躲避的时间,大手就伸过去,用力把她的小手扯开,声音低低的,蕴满着无边的诱惑,“宝宝,礼尚往来,我看过你那么多次了,你也不能吃亏,对不对?”

    手被他拽住,眼睛没有遮挡,沈轻轻只能紧紧闭上眼睛,一边摇头一边不停地否认:“不,我不吃亏,我”

    啊啊啊,貌似一紧张起来,话都说错了,她怎么能讲自己不吃亏?嘤嘤嘤

    见她把头摇得像只拨浪鼓,顾祁森干脆伸手掐住她的下颌,霸道吻上她的唇,用力啃咬起来。

    这小妖精太磨人,他已经没耐性继续逗她了。

    唇被攫住,沈轻轻条件反射般睁开了眼,男人盛满浓情的瞳仁,就这么直直撞进她的心中。

    这一刻,她脑袋一片空白,似乎已经彻底忘记了害羞,忘记了拒绝,只想好好地跟他在一起,好好地被他疼爱

    偌大的卧室,渐渐弥漫着令人脸红心跳的旖旎,这一晚,在男人半哄半威逼之下,沈轻轻终于真正见识了某个东东,真正变得“不单纯”

    接下来,夫妻俩的生活继续蜜里调油。

    工作日的每天中午,沈轻轻都是偷偷摸摸坐总裁专用电梯上顶楼,与他一起共进午餐。

    刚开始,沈轻轻是不愿意这么做的,但顾祁森却认真问她:“你每次来大姨妈,还疼吗?”

    “啊?我疼不疼,跟中午与你一起吃饭有啥关系?”

    沈轻轻一脸不解。

    “我请了药膳专家每天给你煲中药,吃完午饭隔半个小时必须服用,所以你到顶楼来,是最适合的选择。”

    “那不能提前煲好,我装在保温瓶里,在自己办公室喝就好了吗?”

    “专家说必须现熬!”

    “那行吧!”

    就这样,为了缓解她每个月的经痛,她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顾祁森。

    日子一天一天过,一眨眼,就到了十月中旬。

    20号那天,范迎萱回国了。

    她下飞机,一走到地下停车场,便拿起手机准备给沈轻轻打电话,与她约签合同的时间,可号码还没来得及拨出去,便见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前边等她。

    范迎萱黛眉微微蹙起,下意识就想掉头离开,但才走出两步路,对方随即叫住她:“范大明星,这人红了,连我都不想理了?”

    蒋昀儿拽着香奈儿的小挎包,单手托了托架在鼻梁上的墨镜,风姿绰约走过来。

    知道自己躲不了,范迎萱只好挺直背脊,回过头,“找我有事?”

    她与蒋昀儿虽是姐妹,但两人却一点姐妹之情都不曾有,关系只比敌人好一点点。

    “听说你要代言n颜?”

    蒋昀儿双手环胸,趾高气扬问道。

    范迎萱冷冷反问:“关你什么事?”

    “推掉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