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0 坏蛋!我哪里招你惹你了?
    “喂”

    知道是顾祁森,沈轻轻眼角眉梢间不自觉溢满了笑意。

    听到她甜美的声音,顾祁森冷峻的脸色稍稍有些缓和,但只要一想到她居然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去拍广告了,语气倏地冷了几分:“上顶楼来一趟。”

    “啊?”

    沈轻轻压根没想到近半个月不见的男人一回来,跟自己打电话竟是用这种冷冰冰的、命令的口吻,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娇唇蠕动着正想说些什么,男人已先一步挂了电话。

    汗!

    他到底怎么了?

    沈轻轻眸光闪了闪,心里突然咯噔一下,莫名掠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顾氏集团,顶层总裁办公室。

    男人站在落地窗前,右手夹着一根烟,狠狠地抽了几口,白色的烟雾缭绕下,他那双深邃的黑眸微微眯起,潋滟无边的冷意。

    周遭的空气似乎察觉到他散发出来的阴郁,顷刻间,悄悄凝固了。

    偌大的办公室里,充满着浓浓的烟草味,沈轻轻推门一进去,不小心被呛到,咳嗽了两声。

    听到她的声音,顾祁森眉头微微动一下,但仍是望向窗外,俯视整个城市的车水马龙,一点回过头看她的意思都没有。

    沈轻轻见状,小心脏猛地一跳:糟糕,他好像在生自己的气,可她究竟哪里惹他不开心了呢?

    她鼓起腮帮子认真想了想,可惜,却怎么想都想不出答案。

    哎,不纠结了,问问再说。

    小丫头骨碌碌的眸子转呀转,倏地放轻脚步走到他后边,伸手环住男人的腰。

    腰上多出一双手,顾祁森高大的身子僵了一下,他抿唇,正想伸手将她的小爪子扯开,女孩却突然将小脸贴在他背上蹭了蹭,甜糯的嗓音此时柔得可以溢出水来:“怎么啦?一回来就摆着个臭脸给我看,我惹你不开心了吗?”

    哼!

    她还敢讲?!

    当真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么?

    顾祁森暗暗腹诽,但不可否认,心里蹭蹭蹭冒出的怒火在这一刻,因她主动的投怀送抱,渐渐消退了许多。

    不过,他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于是,男人依旧没有回头,故作冷漠声都不吭。

    沈轻轻见状,不由得懵了!

    糟糕,看来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多了,而且分明是针对自己

    不行,她可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背锅了,得问清楚发生什么事才行!

    思及此,沈轻轻干脆松开他,小脑袋往前边一探,抬头,恰好见到他如深潭般迷人的眼,隔着烟雾弥漫,复杂难辨。

    “喂,你说话呀!”

    沈轻轻有些受不了他这样的冷暴力,忍不住伸手晃了晃他的胳膊。

    顾祁森这才瞥她一眼,随后,将已经吸了一半的香烟掐灭,扔进旁边的烟灰缸。

    见他终于不再吸烟肯搭理自己了,沈轻轻不自觉悄悄松一口气。

    而这时,男人突然双手伸过来,直接横过她的腋下把她给提到半空。

    “哇,快放我下来!”

    双脚离地,沈轻轻吓得哇哇叫,可他却面无表情,理都不理就这么提着她快步往大班桌的方向走。

    沈轻轻根本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见他冷着一张脸,铁定没啥好事,所以,她只能不停地挣扎。

    “顾祁森”

    “喂”

    “闭嘴!”

    饶是顾祁森体力再怎么好,也经不住这丫头如此地蹦跶,他厉声呵斥一句后,未等沈轻轻再出声便将她放在大班桌上。

    “呼,吓死宝宝了!”

    沈轻轻惊魂未定地叹一口气。

    她不安分地挪动着小pp,打算从大班桌上跳下来,下一秒,肩膀就被顾祁森按住。

    “你没什么要跟我交代的吗?”

    男人勾起她的下颌,言语间尽是咬牙切齿的冷意。

    沈轻轻小身子一个哆嗦,虽说被他这么一质问是有点小紧张,但她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因此,她很快就理直气壮反驳,“我有什么需要跟你交代的?我一没偷鸡二没摸狗,每天勤勤恳恳工作,忙得像只陀螺,你倒好,那么多天就只是发几条短信,一通电话也没有打给我,回来就莫名其妙冲我发脾气,宝宝也很委屈的好吗?”

    讲着讲着,她眼眶不自觉泛红了。

    自己是那么那么地思念他,可他

    哎,太令她失望了!

    想到这儿,沈轻轻也不知打哪来的力气,突然一把挥开他的手,身姿敏捷从办公桌直接跳下去。

    “回来!”

    见她迈开两条小细腿往门口冲,顾祁森嘴角抽了抽,大步流星走上前去,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给抱到怀里,接着,重新让她坐回桌子上。

    两个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为避免她继续不听话又跳下地,顾祁森索性将她两条不安分的长腿压住,双手捧起她的小脸,低头狠狠就在她唇上咬一口。

    咬完,松开她,迎上女孩气呼呼的眼神。

    “坏蛋!我哪里招你惹你了?”

    女孩儿埋怨的话语又带着点撒娇的韵味,撩得某人差点连跟她生气都舍不得,只想吻她一千遍一万遍,把这些天欠下的吻,全部都讨回来。

    然而,她拍广告这事,怎么说都令他十分生气,不好好教育一下,如何对得起自己?

    于是,顾祁森深吸一口气,开门见山对她说:“谁给你那么大的胆去拍广告?我顾祁森的老婆,需要抛头露面去赚钱?你是不是存心想气死我,嗯?”

    沈轻轻咬着下唇瓣,小小声辩解:“我以为你会同意的啊!”

    “你以为,嗯?”

    “你之前不是还问我要不要代言&p;p;p;p;b吗?既然&p;p;p;p;b你都答应了,为何n颜就不可以呢?而且,爷爷也是同意的!”

    “以前同意不代表现在就同意,你这傻丫头,你”

    顾祁森揉了揉她的脸,眸光触及在她那双可怜兮兮的大眼睛,想训斥她,突然间开不了口了。

    沈轻轻知道他脸色渐渐缓和下来,立马握住他厚实的大掌捏了捏,娇声说道:“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嘛好不好?这个广告只播一个月,冬天换季我们就请明星了,你就当看不见它,嗯?”

    “哼!”

    “哎呀,人家这半个多月好辛苦的呢,瞧,都忙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