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5 他心里的第一
    松松软软,很甜?

    沈轻轻的话,让顾祁森脑海中不自觉浮现昨晚东方珏对他说的,“她亲自制作后空运过来的小饼干本少收到了,味道很好,就跟她一样甜!”

    哼!

    死丫头,竟敢为东方珏做饼干,而且还空运过去?

    真当他死了吗?

    他都从没吃过她烤的饼干呢,就这么被东方珏捷足先登了?

    不高兴!

    非常不高兴!

    顾祁森站在原地拧着眉,臭着脸不说话。

    “喂,快过来呀,发什么呆呢?”

    沈轻轻忍不住继续催他。

    顾祁森这才大步流星往饭厅的方向走去。

    这时,沈轻轻已将热腾腾的饼干放在了餐桌上,见他过来了,马上拿一块塞到他嘴里,笑嘻嘻道,“试一试!”

    顾祁森虽然生着闷气,却不不忍心拒绝她,一口就把饼干吃掉。

    果真如她所说的,松松软软特别甜,但若与她相比,他认为,还是她更甜一些。

    思及此,男人的视线情不自禁落在她那张白皙精致的小脸上。

    “怎样?好吃吗?”

    沈轻轻一脸期待问。

    “好吃!”

    他点点头,半眯着狭长的凤眸深深睨了她几眼,转瞬间,声音突然冷了几分,“东方珏也吃过?”

    “啊?你怎么知道?”

    沈轻轻讶异极了。

    “哼!”

    顾祁森冷哼一声,拉开椅子坐下,冷冰冰的语气无比的酸溜溜,“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可真有心啊,不仅帮做,还寄到国外了,嗯?”

    “呃反正举手之劳嘛!”

    沈轻轻摸摸脑袋瓜,小小声应答。

    未料到她竟会这么回答,顾祁森气得咬牙切齿:“举手之劳?你怎么不举手之劳一下,把自己也寄过去?”

    “这个倒是可以考虑喔。”

    敏感如她,当然看得出他在吃醋,心里不禁甜甜的,愈发笑得眉眼弯弯,“反正我没去过国,去玩玩也无妨,那可是超级发达的国家呢,嘻嘻。”

    “沈轻轻”

    顾祁森觉得自己快要被她气死了,“你对别的男人献殷勤,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嗯?我才是你老公!”

    “知道啦知道啦,我下次不给他寄,行了吗?”

    沈轻轻撅着小嘴说完,趁男人还没发飙之前立马窜到他背后,双手环住他的脖子,主动在他脸上亲一口,娇声安抚他,“哎呀,刚刚是骗你的啦。我没有给他寄过东西,那些饼干是他来我家时抢走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哇,你别听他乱讲喔!”

    她心想,这事就她和东方珏知道,铁定是那家伙在顾祁森面前挑拨离间了,哼哼,讨厌鬼,怎么可以这么害她?

    听她这么说,顾祁森总算稍稍释然。

    浓眉挑了挑,他沉声问:“真的?”

    “当然,比珍珠还真!不信你去查查快递就知道啦。反正我没给他寄!”

    沈轻轻信誓旦旦保证,顾祁森这才勾唇笑了,“这次就算了,下次不许再跟他牵扯不清,听到没?”

    “听到了!”

    沈轻轻扁扁嘴,随后,禁不住好奇问,“那个,东方家族是不是真的那么神秘啊?那个东方珏究竟是做什么的,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虽然直觉告诉她,那个男人不会对自己不利,但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神秘,却复杂得令人看不透。

    沈轻轻心想,除了东方珏的叔叔是当今的国总统之外,他本人应该不止那么简单吧?

    “丫头,你的好奇心用在我身上就够了,对其他男人,还是省省吧。”

    顾祁森才不想给她多介绍东方珏,毕竟那可是世界上仅存不多的,能让他刮目相看的人,他的优秀不亚于自己,又对自家老婆虎视眈眈,而且更憋屈的是,他还是沈轻轻的救命恩人,怎么想怎么危险

    不行,以后他得把她牢牢看着,不让她跟东方珏有任何接触。

    想到这儿,顾祁森脑海中渐渐有了对策。

    沈轻轻压根不知道短短几秒,男人已经死了无数个脑细胞,见他不肯透露东方珏的底细,她只好暂时放弃追问,转移话题:“那咱们不提他啦,再吃多几块饼干好吗?等下我还得装一些去给堂姐呢。”

    下午她与沈拂晓约好一起去看闪闪和亮亮,带上这些饼干,那两小子可喜欢了。

    “你对你堂姐,怎么比我还好?”

    吃完东方珏的醋,顾祁森不禁又开始吃沈拂晓的醋了。

    幸好沈拂晓是女的,若她是男的,就算与沈轻轻有血缘关系,他还是会不舒服,他的女人,眼里心里就必须只有他,其他男人,哼,靠边站!

    “你对你妹妹,也比我还好啊!”

    沈轻轻想都不想,直接将他一军。

    顾祁森被她这话噎住,俊脸微微僵了僵,好半晌才反驳,“那不一样!”

    “哪不一样?”

    沈轻轻伶牙俐齿反问,不等他回答,她便认真往下说,“我堂姐是除了我外婆之外,跟我最亲的人了,我们自小一起长大,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她对我来说比亲姐姐还亲!你也有妹妹,你肯定能够体会的啦。”

    “”

    她的话,顾祁森没有反驳,算是默认了。

    不过,沈轻轻说完这些话,心底却莫名泛上几丝小失落。因为,他并没有否认她稍早之前所说的,在他心目中顾冉冉比她重要这句话,她终究,还是没办法成为他心里的第一

    两点钟左右,沈轻轻便开着她那辆红色的r,去了市检察院。

    姐妹俩很快就出发,前往福利院。

    四年前,年仅20岁的她几乎瞒着除沈轻轻之外的所有人,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偷偷放在福利院养着,偶尔周末才去看看孩子。

    沈拂晓极不愿意这么做,但碍于许多现实因素,她实在是迫不得已,做出这样的选择,所幸院长以前受过她的恩惠,非常尽责地帮她保守秘密。

    福利院距离检察院不算太远,半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

    沈轻轻刚停好车,却眼尖发现,前边一辆法拉利,特别的眼熟。

    她心里咯噔一下,倏地扭过头看向正解开安全带的沈拂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