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7 夫妻之间的情趣,远远不止于此
    ,宝贝轻轻:总裁,用力爱!!

    心满意足从顾宅出来,顾祁森一上车,便给沈轻轻打电话,不一会儿,电话就接通了,电波中传来女孩带笑的声音:“下午好,顾总!不知您打电话给我,有什么吩咐呢?”

    小样的,能不要这么调皮吗?

    顾祁森眉眼含笑,语气也不自觉柔和许多:“想你了!”

    “额”

    由于开车,沈轻轻此时是按了免提,岂料她家男人居然没脸没皮就蹦出这句话,让她差点尴尬得想撞墙,因为,堂姐在呢。

    已经听到堂姐隐忍不住的低笑声,她咬咬唇,没好气说:“我在开车呢,我姐就在旁边,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顾祁森却像是逗她上瘾:“说实话也有错,嗯?正好也让你堂姐评评理,男人想念他女人,是不是天经地义的事?”

    “你——”

    没想到他明知堂姐在现场却一点都不知道要收敛,沈轻轻羞愤得快崩溃了。

    “哈哈——”

    一旁的沈拂晓终于忍不住爆笑出声。

    顾祁森听到沈拂晓的笑声,又接着说:“沈检察官,让你见笑了。其实我们夫妻之间的情趣,远远不止于此!”

    “顾”

    沈拂晓正想说话,耳畔就传来沈轻轻的河东狮吼,“少胡说八道了你,挂了!”

    话落,她气呼呼将通话切断。

    “哈哈哈——”

    难得见妹妹像一只暴怒的小狮子,沈拂晓又再次爆出银铃般的笑声。

    沈轻轻小脸通红,只能硬着头皮阻止她,“姐,你能不能不要笑了?我这开着车呢,万一被你笑得撞车了怎么办?”

    嘤嘤嘤,真是太特么丢脸了!

    死男人臭男人,他怎么可以在她堂姐面前秀恩爱?

    人家好害羞的好不好?

    看她回去怎么收拾他,哼!

    “好啦好啦,我这不是看你们小两口感情好,为你们高兴么?”

    知道她脸皮薄,沈拂晓也不再笑她,旋即就转移话题,“不过,有你们这对活生生的例子在,我的取材更容易了。”

    沈拂晓一提到,沈轻轻恍然间想起某事,不禁有些紧张:“对了姐,提到,我一直都忘记跟你说,你新文写多少字了?能不能换男主的名字?”

    “咦,为什么?”

    沈拂晓纳闷道。

    “哎,老实跟你说吧,东方珏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我当时是脑子进水了才会提及他的名字,如果你现在字数不多,读者还不多的话,赶紧换回来吧?免得到时候被他发现了,找你麻烦!”

    以前,她倒不担心,毕竟东方珏远在国,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他为了赖自己,连堂姐生过小孩这事都能查得出来,万一知道堂姐用他的名字写悲剧,喜怒无常的男人一旦发火,嘤嘤嘤,她也挺怕的!

    原以为堂姐听自己这么一说,会同意更改男主名字,结果——

    “这个没多大关系吧?他东方珏这三个字又没申请专利,也不是驰名商标,为什么别人不能用?安啦,没事的,能当我笔下的男主,是他的荣幸!”

    “可是,姐”

    沈轻轻还想继续说服她,这时,沈拂晓却眼尖发现车子刚好经过检察院附近的超市门口,急忙对她说,“喔,停车停车,我得去超市买点东西。”

    “那好吧!”

    知道她不会改变主意,沈轻轻只好打消念头,将车子靠边停。

    沈拂晓迅速解开安全带,下车后,微微弯腰朝她挥挥手,“小心开车,然后赶紧给你家那位打电话谈情说爱去吧,拜啦!”

    “嘻嘻,好的,明天见!”

    沈轻轻亦挥挥手,跟她道别。

    目送堂姐娉婷的背影款款步入超市大门,她这才转过头,发动引擎离开。

    车子一稳速上路,她便拿出手机,正准备给顾祁森拨电话,然而,像是心有灵犀那般,最后一个号码想拨出去时,屏幕上就窜出11位她倒背如流的号码。

    沈轻轻立即按下接听键。

    “哼!”

    她什么都不说,直接一个“哼”抛给他。

    顾祁森低低一笑,问:“在哪?一个人了吗?”

    “是啊,刚刚把我姐送去检察院附近的超市,现在准备回家。”

    沈轻轻说完,一脸期待问,“你今晚要不要回来吃饭?”

    “不了,在外面吃!”

    男人沉声回答。

    “喔!”

    不得不说,沈轻轻有些小失落,她还以为,他们今晚可以一起吃饭呢,她甚至还打算,等下到小区的超市,买一些他爱吃的新鲜食材,煮顿美味大餐给他,谁知,却听到这样的答案

    她舔了舔唇,有点想开口问他的行踪,可到底还是硬生生忍住了。

    而下一秒,她就听到他说:“你等下先将车开回家,我大概一个小时左右过去接你!”

    “啊?接我,做什么?”

    沈轻轻懵了,脑袋突然当机,反应不过来。

    “当然是出去吃饭了!”

    顾祁森手握着方向盘,眼角眉梢间潋滟着浓浓的宠溺。

    沈轻轻总算缓过神,却不太喜欢出门:“何必那么麻烦呢,在家吃就好了。”

    “今晚约了几个朋友烧烤,想让你见见。”

    “什么样的朋友?”

    知道他这是有聚会要带自己去,沈轻轻的心瞬间砰砰砰加速狂跳,开始紧张起来。

    “崔拓、京修、天祺他们,放心吧,都是自己人,你不需要紧张。”

    “切,我才不紧张呢。”

    “是么?我怎么好像听到了某人的颤音”

    “哪有?”

    “没有?”

    “哎不跟你说了,专心开车啦!”

    沈轻轻笑着挂掉电话,想起今晚就要去见他那些兄弟,不由得在心里哀嚎一声:但愿他们能像宫四少一样待见自己,呜呜

    ————

    为给顾祁森的那些兄弟一个好印象,沈轻轻回到家,立马就冲进衣帽间,开始翻找衣服。

    今晚的主题是烧烤,衣服肯定要以舒适休闲为主,于是她挑了一条浅蓝色的背带裤,再加一件浅粉色的圆领t恤,换好之后,又将头发挽起,扎了一个丸子头,五官精致、不施粉黛,却美得清新脱俗。

    顾祁森到家,一进屋,见她打扮得如此粉嫩,他有了几秒的呆愣,随后走过去揽住她的纤腰,一本正经说:“惨了,他们会不会笑我诱拐小学生?”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