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9 头号大敌毫无预警出现
    “三嫂,反正明天星期天呢,我这边有的是房间,今晚你和三哥就在这浪漫一晚呗。”

    宫天祺笑眼弯弯,一直怂恿着沈轻轻留下过夜。

    “这个”

    面对着他的盛情邀请,沈轻轻有些为难,因为她跟堂姐已经约好明天再去看闪闪和亮亮,所以,是不打算在这边住的,虽然这儿环境幽雅,但离市区,始终还是远了点。

    不过,想起闪闪和亮亮,她自然而然就记起了今天在福利院看到的那辆法拉利,忍不住试探道:“四少,你周末一般都做些什么呀?”

    “加班、玩!”

    宫天祺摸摸好看的下巴,做出精辟的总结。

    他的话音刚落,蒋京修便来一句神补刀,“应该是百分之一的加班,百分之九十九的吃喝玩乐!”

    “哈哈”

    沈轻轻不禁被逗笑了。

    老底被人揭了,宫天祺没好气嚷嚷:“二哥,你是律师,不是精算师好吗?有必要算得那么清楚么?”

    “谨慎,本来就是法律工作者应该秉承的原则。”

    蒋京修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似笑非笑开口道。

    “三嫂,你看,他欺负我!”

    宫天祺见自己讲道理讲不过蒋京修,立马拉帮手了。

    沈轻轻“嘿嘿”笑了两声,正想继续打听他今天的行踪,余光一瞥,便见顾祁森大阔步往他们这边走来。

    “天祺,你等会送轻轻回去,我有急事,先走!”

    他拿起外套,顺手摸摸沈轻轻的头,贴着她的耳畔说,“我去n市,可能要过一两天才回来,你自己好好保重!”

    话落,他神色复杂看了她一眼,接着,未等沈轻轻出声,高大的身子已迅速离开。

    一眨眼的功夫,男人就不见了,沈轻轻心底有说不出的失落,但仍是安慰自己,他一定有紧急要紧之事,她一定要体谅他。

    然而,虽是这么想,但情绪还是或多或少受到影响,毕竟,他就这么把她抛在这儿了

    沈轻轻垂眸,敛去眼底的异样,用力攥紧微微有些发颤的手心,想让自己在他的兄弟们面前看起来不至于太孤单,可她却不知道,那几个人都是人精,岂会不懂她想掩盖的那抹黯然?

    不过,他们三个都没有拆穿她,尤其是宫天祺,更是愈发卖力地招呼她,给她讲笑话,逗她开心。

    面对大家的温情,沈轻轻心尖暖暖的,被顾祁森抛下的小郁闷,也在不知不觉中被埋藏了。

    烧烤结束后,宫天祺遵照顾祁森的吩咐,把沈轻轻送回环江公寓。

    离开之前,他难得语重心长对沈轻轻说:“三嫂,三哥肯定是不得已才丢下你,你不要因为这个不开心,他爱你,这点毋庸置疑。”

    沈轻轻闻言愣了愣,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谢谢你,四少!”

    “都说叫我天祺啦,叫四少太生疏了。”

    宫天祺又恢复之前的吊儿郎当。

    沈轻轻微微一笑:“那行,以后我就叫你天祺了。”

    “嗯,这就对了嘛。”

    宫天祺说完,很快便下车,帮她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

    目送沈轻轻进公寓后,他才转过身,重新回到车里。

    刚刚碍于沈轻轻在场,他不好打电话给三哥,这下,只剩他一个人,于是他片刻都不等,直接拿出手机就拨打顾祁森的号码。

    电话一直响,却没有人接,宫天祺不禁喃喃自语:“三哥去n市做什么呀?顾氏集团在n市最近好像也没什么项目,奇了怪了!”

    将手机丢一边,发动引擎,车子开到大马路上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他扭过头往手机屏幕望一眼,见“三哥”两个字不停地发着光闪烁着,他说一句“哎哟,总算来了”,随即接通电话。

    “三哥,你今晚走那么急,去n市干什么呀?该不会在那养了个小老婆吧?”

    宫天祺一开口就贱贱的,瞬时惹来顾祁森一顿喝斥:“以后说话注意点,尤其是在你三嫂面前,不许乱说!”

    “呀,安啦,三嫂对你那么死心塌地,就算你在外边彩旗飘飘,只要你不承认,她肯定也是相信你的。”

    “行了,没时间听你讲这些乱七八糟的,送她回家了吗?”

    顾祁森的声音从电波那头传过来,低低的,有些沙哑,隐隐约约可以听出他长途跋涉后的疲累。

    “嗯,我刚刚才从你那边开车离开。对了,三哥,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到n市了吧?去哪干嘛?”

    宫天祺知道,按照时间和路途来算,约莫三哥现在已经到n市了,向来八卦的他,当然不会放弃任何一丝打探消息的机会。

    “”

    顾祁森默,沉思片刻后才缓缓开口,“我找到林希雅了!”

    “什么?”

    未料到竟会有这样的事情,宫天祺惊讶得大声叫出来,也是因为太过惊讶,他差一点点就闯了红灯。

    不想出车祸,他立马将车靠在路边,瞪大眼睛问,“你是说你现在去n市见林希雅?”

    “是!”

    “哇塞,三哥,你也太三嫂怎么办?”

    几乎第一时间,宫天祺就想到了沈轻轻。

    哎呀妈呀,他可是森轻p的忠实粉丝呢,头号大敌毫无预警出现,他该怎么捍卫他家的森轻呢?

    嘤嘤嘤,宫小爷表示好抓狂!

    “什么怎么办?”

    顾祁森拧拧眉,反问。

    “你难道想左拥右抱?三哥,虽然我这人花了点,但你要敢这么做,我一定会鄙视你!”

    宫天祺义正言辞表明立场。

    顾祁森无语,黑着脸摇了摇头,厉声警告:“行了,这事不许透露给任何人知道,尤其是沈轻轻,更不能让她知道林希雅的存在,免得她多想,听懂没?”

    “那三哥,你的打算是”

    “b,手术室的灯灭了!”

    宫天祺的话还没问完,就听秦浩激动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紧接着,便是顾祁森的一句“回去聊”,最后是电波“嘟嘟嘟”的忙音。

    哎哟我的妈呀,这么重磅的消息,他宫小爷必须马上去告诉大哥二哥才对,但三哥又不许自己透露,这不是憋死他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